怪卡

【朱白/龙宇】快穿之拯救BE男配(连城璧篇12)

折云的小号:

前篇看这里: 1~2    3    4   5    6   7   8   9   10   11


快穿设定,会ooc,私设预警~


——————————分割线——————————


(一)论一言不合就黑化的连城璧


(12)


    【连城璧HE完成度:30%】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白宇是懵的,不知道自家男配怎么莫名其妙的有了满足感,莫非是沈璧君和他说了什么?女主魅力原来这么大的吗?


      然后,他看到连城璧一步一步走下台阶,缓慢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白尘羽心里莫名泛起了一阵凉意,直觉告诉他要赶紧离开,有多远跑多远——连公子本来就对他抱有成见,这次又看到他和沈璧君在一起,大概误会只会更深……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发现自己双腿有如千斤重,连一寸之地都不能挪移。


      连城璧很难说清楚自己现在是抱着什么样的感情走向那个人的。这短短的几分钟里,连城璧的心情有如潮水的升降起落,他承认,自己听到门外动静的时候,确实有过不切实际的幻想:也许真的是白尘羽?他知道了自己在四处寻找他,于是就来见他了——虽然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否认着:“你当初不是还觉得他伪君子吗,你当初不是想对他拔剑吗,他怎么还会来找你?”但连城璧心里总是隐隐有着期待。


      然后,他发现是沈璧君。


      他竟然没有太多的惊喜。连城璧已经习惯于这种淡漠却和谐的感情,沈璧君的事情他从来不会过问,她离开的这一个多月去了哪里、和什么人在一起,他都不会过问。所以他躁动不安的心有那么一瞬间是沉静了下来的,对啊,怎么可能会是自己想的那个人呢,那个人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但他接着就看到了白尘羽。


     说来也奇怪,有的人生来就耀眼,就算他尝试过要隐藏自己,收敛了锋芒,想用与平时完全不同的衣着来掩饰自己的身份——都很容易吸引别人的目光,就像价值连城的璞玉,即便藏在角落,也总有人会上前拾取。


      连城璧就是那个上前的人。自己费尽心思、避开屋里那群好友,寻了一个多月的人,就这么突然地出现在了眼前,连城璧觉得恍然如梦一般。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连城璧忽然就明白了词里描述的感觉。他的笑不由自主地加深,然后缓缓走向那个把自己裹在黑衣里的人。


     “白尘羽啊……”



      院子里空气很冷,风也吹的肆意,将原本梳理整齐的长发拂得散乱,自知情况不妙的白尘羽觉得自己快要维持不了脸上那个淡然的面具了,他低下头,惶然地退后一步,却感觉手腕一紧。


     “……终于,我找到你了。”


      连城璧的声音其实很轻,他在吸气的时候说了前半句,吐气的时候说了后半句,连起来就像一声无力的叹息。白尘羽大脑里“嗡”的一声,像是被什么东西给重重撞击了一下,一时间连目光都僵硬起来。


     “连、连公子……”连城璧的手握的很紧,紧到白尘羽的手腕出现了一圈白痕,后者在原地诠释了什么叫做真正的手足无措,行礼也不是,解释也不是。他一贯周全的礼仪第一次被猝不及防地打破了,这让他真切地感到悚然,只能低下头嗫嚅着几个词:“……在下、只是偶然……抱歉……在下马上、马上离开……”


      语气里带着浓浓的惶恐意味,连城璧莫名联想到了一只被猎鹰逮住的兔子,明明知道自己跑不掉了,慌乱的要命,嘴上偏偏还要强撑着。


      “……伤怎么样了。”就在白尘羽以为连城璧要兴师问罪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与想象中完全不符的温柔语气。他惊愕地抬起头,对上了连城璧的眼睛。


      那如琉璃一般明亮的眼中没有上次的质疑,有的只是温和平静。连城璧嘴角似乎还噬着笑,仿佛之前在鹿苑的事不曾发生,他还是当初在沈家庄的时候的连公子,会守在他身边用柔和的声音问:“伤怎么样了?”


      “在、在下已经好了,劳烦连公子挂念。”感觉到手腕上一轻,白尘羽知道连城璧终于放开了自己,他赶紧深吸一口气找回了自己的仪态,“在下先行一步……”


      “既然来了,便随我们一道吧。”连城璧的声音不大,却透着不容置疑,“里面的人尘羽也是认识的,大家都是朋友,不若把这当做是聚会。”


      连城璧说的很含蓄,他的身份和教养不允许他直接说出“我调查过你,上次是误会”这样的话,但他知道白尘羽也是聪明人,自然会懂他的意思。


       ——寻了这么久的人终于出现了,这次,不能让他再离开了。




      白宇曾经评价,含蓄点说前期连城璧是个内敛的、不论对谁都礼貌得有距离的人;若要坦白点说他就是个冷漠的AI性格。


     “我是一个杀手,莫得感情,也莫得知己。”白宇操着一口不知从哪里学来的带着奇怪口音的普通话。


      系统表示这观点十分清新脱俗。


      连城璧有最完美的外形,最完美的风度,最完美的身世,还有最完美的行为举止。不论是接待大堂群雄时的彬彬有礼,忽见沈璧君归来时的温柔淡漠,还是初闻宿敌萧十一郎消息时的泰然自若,被沈璧君揭穿心机时的柔声以待……都可以看出他是如此冷静自持之人。这样的一个男配,感情应该是平缓的,白宇甚至已经做好了迎接HE完成度每次上涨一个百分点、打持久战的准备。


      可刚才这位完成度直接翻倍了的连公子眼里分明是有与原作里不符的情感,那是久别重逢的喜悦还是别的什么东西,白宇看的不太真切,但他本能的觉得连城璧有些地方不太一样了,莫不是那如水般沉静的面容下,竟是隐藏了一个激情胜火的灵魂?


     “统兄,我家璧璧不对劲啊。”白宇往石阶上走的时候,忍不住呼唤了系统,“他怎么突然从一个莫得感情的杀手演变得肉眼可以看出感情来了?”


   【可我觉得他还是莫得感情啊(๑•ี_เ•ี๑)】系统表示自己观察能力不强,【要不是你信誓旦旦地说他已经查明了真相,看他刚才那架势,我还以为他要揍你一顿(๑•ี_เ•ี๑)。】


     “嗨,你还别说,我手还真有点疼。”白宇暗地里活动了一下被连城璧抓住的那只手腕,虽然眼睛看不见,但他肯定那层皮肉怕是还留着痕迹,“不过放心,他肯定舍不得揍我的哈哈哈哈……愧疚感就是这么有用……”


    【哦(๑•ี_เ•ี๑)。】系统表示这个演技精分的熊孩子好烦。
   



       白尘羽进了屋子,才发现围坐着的这群人大多与他相识,都是那日沈家庄的客人。这群人也自然全都认得沈璧君和白尘羽,后者的事他们大多不了解,只是相互打了个招呼算是见过,但对于沈璧君,虽然嘴上也没有说什么,心里都不免会觉得奇怪。


      自己的妻子莫名失踪了一个多个月,归来的时候还是与自己丈夫的好友在一起,可做丈夫的居然会不问她这些日子到哪里去了、做些什么事,这做妻子的居然也不说。


      他们都觉得这对夫妻实在怪得少见,但疑惑再多,也是别人家事,不好过问,一时间空气沉寂了下来。


      “……想必是遇到了十分棘手的事情,诸位才会饮酒到现在。”白尘羽在离连城璧身边一个空位上落了座,“连城璧再次把自己当做是朋友了”的这件事让他心情放松了不少,见气氛有些冷,便出来打着圆场。


      桌子上确实还摆着酒和几碟小菜,这也是让沈璧君有疑惑的地方:连城璧一向善于约束自己,很少看到他喝酒,就算喝,也是浅尝辄止,喝酒喝到半夜这种事情实在不符合常理。


       连城璧将酒杯稍稍推开,微笑着道:“你没有回来之前,我们本来在商量着一件事。”


       赵无极接着笑道:“都是男人嘛,想必也知道无论商量什么事的时候,都少不了想要喝点什么。”


       “哦?”白尘羽饶有兴趣地看了看赵无极,笑道:“什么事值得让诸位大侠商讨至深夜,可否让在下知道?”


       赵无极目光闪动,道:“白公子不在的这些日子里,怕是错过了不少大事。”


      白尘羽听出了其中的质疑意味,但他只是笑道:“在下不过是做了几天世外人,对这江湖里的事实在是知之甚少,也不知究竟错过了什么?”


      除了刚才在连城璧面前的失态,白尘羽一直是个恭敬有加、说话滴水不漏的人。赵无极便不再看他,只是说:“这地方有位孟三爷,不知道白公子可曾听说过?”


      白尘羽道:“在下初到此地,虽然认得的人很少,但也曾听说这是一位乐善好施的人。莫非是出了什么意外……”


       “白公子猜的没错。十多天以前,他的庄园被人洗劫一空,家里一百多口人俱被屠杀干净。”赵无极道,还未等白尘羽说话,一旁的沈璧君便皱起了眉,喃喃道:“不知道是谁这般狠心,竟然会下此毒手?”


      来了。白宇在心里说了一句。


     只听赵无极道:“自然是‘大盗’萧十一郎!”


     这句话显然引起了沈璧君的无措。她失声道:“你是说萧十一郎?孟家既已没有活口,又怎知下手的必定是他!?”


      赵无极道:“萧十一郎不但心黑手辣,而且目中无人,每次做案后,都故意留下自己的姓名——”


     “——不可能!下这毒手的绝不可能是萧十一郎!你们都冤枉了他,他绝不是你们想象中那样的人!”


     沈璧君像是控制不住一般地大声说,座中有几个人稍微变了脸色,白尘羽心情复杂地缓缓摇着不离身的折扇,一言不发。


      赵无极脸色变了变,勉强笑道:“嫂夫人心地善良,难免会将坏人也当做好人。”


     而厉刚的关注点不同,他盯着沈璧君,忽然道:“但嫂夫人又怎知下这毒手的绝不是他呢?”


    【不是来了,是完了。】系统用看好戏的语气说,【宿主自求多福吧(ˉ﹃ˉ)】


     沈璧君身子在颤抖着,几乎忍不住要冲出去,逃得远远的,再也不要听这些话,见到这些人。


      但她知道她绝不能走,她一定要说出真相,她欠萧十一朗的已太多,现在正是她还债的时候。


      于是白尘羽看到她咬着嘴唇,一字字道:“我知道他绝不可能在这里杀人,因为这一个多月来,我从未离开过他!”


     这句话说出,每个人都怔住了,包括知道内情的白尘羽。


      他没想到这位沈姑娘会如此突然的、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这些话。


       白宇移开了视线,低下头专心致志地盯着自己的衣角。他不用看就知道这些人面上是什么表情,也知道他们心里在想着什么。这个场景他在原作里看过,当时便对连城璧生起了同情之感,但亲眼见到这场景的时候,心里竟然会感到丝丝疼痛。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他自己都在疑惑。


      “这只是嫂夫人的一家之言……可有其他人可以证明?”厉刚先回过神来,又问。


      白尘羽闭上了眼睛。他几乎已经可以预料到接下来那句再次引发震动的话。


     果然,沈璧君脸色白了白,最终还是说出了口:“……白公子也与我们一道……他可以证明……”


   
   【药丸】/“药丸”。白宇和系统同时说出了这句话。



       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白尘羽闭上了的眼睛没有看到连城璧蓦然握紧的手指。


      原来……是萧十一郎。


      虽然白尘羽只是坐在那里,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但连城璧知道,沈璧君说的是真的。是啊,也只有这个人,能逃离他的搜寻,把白尘羽彻底地藏起来,也只有他能做到了……


      连城璧心里泛起了戾气,但表面上依然是平淡的。许久,才缓缓道:“这件事只怕是我们误会了,我相信内人说的话绝不会假。”


      他声音仍是那么平静,那么温柔,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


      屠啸天慢慢地点着头,喃喃道:“—定是误会了,那就,再议吧。”


      赵无极见连城璧表了态,也忽然起身笑道:“嫂夫人旅途劳顿,在下等先告辞,明日再为夫人接风。”


       只有白尘羽和司徒中平还是安坐不动,前者的眼睛甚至没有睁开,眉目之间满是疲惫,司徒中平却依旧是专注于案情的模样,缓缓说道:“这件事若不是萧十一郎做的,别的事也就可能都不是他做的,这次我们冤枉了他,别的也可能冤了他。”


       屋子里剩余的人不多,但没有人反驳。于是司徒中平说:“你我既然自命为侠义之辈,做的事就不能违背了这‘侠义’二字,宁可放过一千个恶徒,也绝不能冤枉了一个好人。”


      连城璧知道司徒中平想做什么,但他没有阻止,他甚至目光还在白尘羽身上。


       “……既然嫂夫人认定他不是恶人,我们也该想法子替他辩白,洗刷他的污名……”


      白宇心里一片薄凉。他知道司徒中平这个货真价实的伪君子在打什么主意:他想伪装出替萧十一郎平反的善意,然后,借着见面之名,找机会杀掉他。


      这件事当然不会对姓萧的有什么影响,那家伙鬼精着呢,不可能上这个当。但是会引发出自家男配和女主的矛盾——这个矛盾,难保不会对HE完成度造成负面影响。


      白宇在心里盘算着如何化解这个矛盾,而另一边,司徒中平还在絮絮叨叨:“……依我之见,嫂夫人最好能将他请到这里来,让我们看看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对他多了解一些……”


      这是个显而易见的阴谋,是不应该出现在这些“君子”、“侠士”口中的,可是……


      已经到了下半夜,但连城璧觉得,自己从未那么清醒过。




tbc.


系统(毫无眼力见):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
白宇(疯狂捶地):滚啊我原本以为沈璧君对姓萧的感情没有这么深啊啊啊啊啊啊啊……
连城璧(拔剑):萧十一郎你竟然敢把他藏起来……
萧十一郎(毫无知觉):阿嚏……谁在说我坏话?


一点碎碎念:北宇哥哥终于心疼璧璧啦~_(:3」∠)_

评论

热度(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