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巍澜衍生】【鬼面×曹光】曹光的爱情美梦

我怎么就这么喜欢这一对儿。

贝贝大巫:

文前预警


背景设定见前文《三魂六魄》


非典型ABO设定,可百度


因为是梦所以鬼面有OOC,见谅


其实构思比较多的是鬼面的梦,这篇算是铺垫


老梗,无剧情(单纯想写写信息素)


关于面面的信息素感激好姬友 @千杉映雪 的脑洞


0.


麝香,一味名贵中草药,也多用于香料,与玫瑰、茉莉花精油驰名于世。


不同于玫瑰、茉莉等植物香料,麝香具有优雅而柔和的香气同时,还具有强烈的扩散性和诱发力,是调香中必不可少的动态元素。


可以说,一味香中少了麝香,就少了情。


不是人类高雅的情调,而是所有动物都刻在骨子里的,那份情欲。


1.


其实曹光并不喜欢这种冠冕堂皇的演讲,奈何班长大人手里捏着自己的“黑历史”,不得已被赶鸭子上架。


三年前发的校服穿在身上有些紧,曹光不自在地松了松领结:“这种破事以后别找我,真不像个alpha。”


班长接过曹光手里的手机:“你像,你像行了吧,当初为了贝微微跟肖奈在篮球场硬刚,却差点把情敌勾发了情,就没见过你这样的omega。”


“怎么,omega就不能跟alpha抢人了?再说是他自己先放出信息素的,快发情期自己不注意活该。”曹光现在想起这段“黑历史”还是觉得憋屈。


“谁TM知道你是omega啊,alpha间互相用信息素压制很正常,哪能想到碰见你这样......哎,算了,快去候场吧大才子。”


“嗯。”曹光点了点头,刚迈出一步就又转过头来叮嘱,“要是我家那位小少爷打电话过来,千万别接。”


“放心,我还想多活几年。”班长想到曹光的那位alpha男友,不禁背后一寒,虽说他们alpha是有领地意识的天性,可那强烈到变态的独占欲还是有些吓人。


也不知道曹光是怎么保持那么镇定自若的。


2.


曹光觉得自己一点也不镇定。


五十六通未接电话,二十八条短信,加起来超过十分钟的语音......


这些全来自于一个人——他的现男友,鬼面。


在他离开手机的一个半小时之内。


更糟糕的是,鬼面并不是普通的无理取闹,而是发情期到了,身边没有抑制剂。


鬼面不喜欢发情期,所以一直靠服用抑制剂度过,哪怕是有了曹光也一样。长期服用抑制剂导致鬼面的发情期一直不稳定。


到了发情期的alpha,如果没有抑制剂或omega安抚会变得不能控制自己的信息素,暴躁、易怒、敏感,这个时期的alpha既危险又脆弱,就算是有omega在场也很有可能因为经验不足伤害或激怒对方,甚至起到反效果。


曹光没有经验,不过拥有丰富的理论知识,他为了这一天准备了很久。但每个alpha的情况都不同,更何况他要面对的是喜怒无常的鬼面。


他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曹光租的公寓离龙大很近。曹光骑着小电驴狂飙加上买抑制剂跑楼梯的时间也不过十分钟。


可鬼知道这十分钟会发生什么。从理论上讲,陷入发情期的alpha什么都干得出来。


曹光深吸了一口气,打开房门。一股浓烈的麝香信息素席卷而来,让曹光腿脚发软,扶着墙边才没跪下去。


麝香的味道非常奇特,浅淡时像是优雅多情的绅士,甚至有些甜腻,浓烈时却会有一种辛辣感,像是狂野嗜血的野兽,极具压迫性。


而且能让人联想到各种不可描述的画面。


所以没有人会用纯粹的麝香,除非是作为催情药。


而鬼面,现在就是一剂活着的催情药。


客厅像狂风过境一样惨烈,茶盘连壶带杯都摔了个稀碎,新买的沙发罩成了破抹布,各种零碎物件天女散花般扔得到处都是,而且多半缺胳膊少腿,猫粮和牛奶撒了一地,搅成一滩干巴巴的糊状物。


幸好没看见猫毛。


自从咖啡学会听话,曹光再也没见过这种场面。


不过比起苦恼这些,曹光现在更担心鬼面。


越来越浓烈的麝香气息让人发热发晕,曹光小心地释放自己的薄荷信息素,推开卧室的门。


始作俑者在被子里缩成一团,连头发都没露出一根。


清凉的薄荷信息素像是一股清泉缓解了这片让人躁动到窒息的浓郁香气,曹光俯身半趴在床边,轻抚着那弯曲的背脊:“我回来了。”


“滚。”沙哑的声音从被子下传来。


说好的会极度依赖omega呢?


曹光有些头疼,一哭二闹三上吊,霸道总裁监禁play,他想过千千万万种可能也没想到鬼面是现在这种情况。


久居深渊会拒绝一道光吗?


不过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长期陷在发情期对身心都有损害,更何况鬼面本来因为长期服用抑制剂发情期就有问题。


“我刚才在演讲,不是故意不接你电话的。”曹光一边轻声解释一边用力一点一点拽起被子,“看到你信息我就赶回来了,跑得全身是汗。”


用尽了吃奶的劲,曹光总算把鬼面从被子里扒了出来,汗湿的刘海贴在额头上,眉头紧皱眼睛紧闭,四肢蜷在宽大的家居服里,显得可怜极了。


强烈的内疚和自责充斥了曹光的内心。


让alpha在发情期煎熬近两个小时,无论怎么说,自己都不是个合格的omega。


“鬼面……”曹光凑过去索吻,却被避开,只能吻了吻泛着潮红面颊,“亲爱的,对不起。”


鬼面依然保持不动不睁眼,但信息素已经稍微平静了一些。曹光忍耐着高密度信息素的影响,逐步释放、融入自己的薄荷信息素,让两股信息素交融合一。


一颗颗解开家居服的口子,从脖颈到胸口,从胸口到小腹,细密的舔吻留下浅淡又暧昧的痕迹,一路向下。


曹光顿了顿,身后难耐地流出液体,透过内裤,打湿了黑色的劣质布料。面前宽松的家居裤早就顶起了帐篷,显得异常紧绷。


凡事总要有第一次,曹光看了眼自家小少爷依然一脸难受的脸,叹了口气。


(自行车,见链接)


结慢慢消退,从内腔滑出,鬼面却没有都拿出来的意思,只是在曹光身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紫红色的印记。


曹光知道alpha的发情期可能长达三天,也就由着他纠缠温存。


就在新一轮情潮将起未起之时,曹光的电话响了起来。


曹光本不想接,却被鬼面接起,并开了免提。


“曹光,晚上的聚餐来不来?你的女神贝微微也在哦。”班长欢快的声音此时显得十分欠揍,曹光只感觉后背发凉。


“贝微微是谁?”曹光感觉他所有的机智都用在了这一刻,不管对面满头雾水的班长,按掉电话,回头十分淡定地笑道,“估计又喝多了。”


鬼面舌头在嘴里转了一圈,笑着扬起眉:“哦?”


......被标记之后还能后悔吗?急,在线等。


3.


曹光只感觉脚下一轻,突然从睡梦中清醒过来,摸了摸后颈发现并不存在所谓腺体才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在梦里自己还是被压的那个?而且还是这种奇葩的设定?曹光咬着后槽牙,都怪自己表妹前几天给自己科普这种奇怪的知识。


“别动。”身后的人迷迷糊糊地又把手臂紧了紧,曹光转过身去,看着鬼面近乎完美的睡颜,想起梦中对自己赌气又依赖的小男友......


似乎,也不算亏?


只是这酒以后可不能乱喝了。


0.


梦魇,俗称鬼压床。是一种对噩梦现象的统称。


实际上,梦魇是一种似魂非魂,似妖非妖的生物。它们在梦境世界中穿梭,在虚幻与现实的交界处生存,与各族无甚交集。


梦魇擅长以梦酿酒,传说最厉害的伽罗酿能让人醉上千年,在梦中历经百世轮回。


不过梦魇大多数肯拿出来的酒只能让人小梦一场,并无大碍。


每三年的妖市,都会有梦魇一族带着来见市面的小辈来拿新酿的酒来做些交易。


今年的新酒有两种。一曰梦缠,能梦到与心爱之人水乳交融,心想事成。二曰梦回,乃与梦缠同根同源,若他人饮下梦缠,饮下梦回者即可入梦。前提是对方心甘情愿,且梦中有你,才可在梦中显形。

评论

热度(7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