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巍澜衍生】【鬼面×曹光】三魂六魄

贝贝大巫:

文前预警


巍澜衍生,鬼面*曹光


设定为书版剧版混杂,有二设


人物属于原作者,ooc属于我


(只是想写个rou文却越写越沙雕,逻辑不通只为合理开车)


0.


人的精神可以称之为魂魄。


其魂有三:一为天魂,二为地魂,三为命魂。


其魄有七:一魄天冲,二魄灵慧,三魄为气,四魄为力,五魄中枢,六魄为精,七魄为英。


天冲灵慧主思想,气力二魄主行动,精英二魄主肉身。唯中枢一魄,乃为七魄中心,与命魂紧连。


1.


曹光觉得,这个世界对他太不友好了。


想揭发校园不良风气,结果被打脸重塑世界观。


以为遇到命中注定,然后被对方的命中注定碾压个彻底。


心情烦闷去玩个游戏,硬生生把自己掰弯成蚊香,拉都拉不回来。


然后就开始了给小少爷当牛做马的苦难生涯。


其实曹光有点大男子主义,他不介意把爱人放在家里养着宠着,只是小少爷脾气实在怪异,就算他是外文系才子,外交官世家也猜不到他家小少爷下一秒是想要毁灭世界还是想喝旺仔牛奶。


不过看到男友微微开合的薄唇,略带苍白的面颊,无辜懵懂的鹿眼,再被冰凉的手指那么一拉,曹光嘴里再怎么嫌弃也无法拒绝对方的要求。


人生嘛,不就是痛并快乐着。


但当快乐的时长只有三秒,痛的时长是三天的时候,是个人就想骂街了。


曹光怎么也没想到那个看起来病弱娇气的小少爷力气那么大,体力那么好,床上那么......凶残。要不是自己暗戳戳给对方准备的那些东西用在了自己身上,估计他那天得死在床上。


如果只是这样曹光也只想给小少爷好好普及一下生理卫生知识,并且自己好好锻炼身体。但第二天对方就不见了踪影,电话不通,qq不回,游戏也不在线,人间蒸发一样。


曹光趴在床上,感觉喉咙吞了碳一般又干又疼又堵,身上只要稍微动一下,肌肉就像拉伤似的抽痛,骨头里泛着冷,浑身上下几乎没一块好皮肉,愁得曹光恨不得用红花油洗澡,肩膀上被咬了个血肉模糊,用点劲儿绷带就渗血。


曹光第一反应想报警,但自己一个大男人,又是自找的,顶多算对方一个骗吃骗喝。而且就小少爷那张脸,只要勾勾手指自有无数男男女女倒贴,图他一个学生什么呢?


瘫了三天,曹光终于可以爬起来出门了,他拿着让计算机系的朋友找出的ip地址,狠狠磨着后槽牙。


这个仇不报,他曹光跟对方姓。


2.


鬼面觉得,自己有时候还挺幸运的。


出生于大不敬之地,三千尺黄泉之下,永不见日月星辰,山河昼夜,春潮冬雪。


但至少自己活得肆意,不像幽畜那般浑浑噩噩,被欲望支配。


向来都是他支配欲望。


当然,对于他那个便宜哥哥被昆仑君垂青,成仙成圣这件事,他还是有三分嫉妒,两份不甘。不过他也清楚,他永远也不可能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真心,去压抑自己本性苦守五千年,他也不理解为什么沈巍拥有睥睨天下的力量还要活得如此小心翼翼。


所以他把赵云澜送到沈巍嘴边,想看沈巍能压抑到什么程度,想看那层虚伪的皮囊被欲望和暴戾挤爆,想看那五千年的努力与心血毁于一旦。


不过他还是低估了他的这位便宜哥哥,鬼王的魔性和昆仑的神性塑造了一个复杂又纯粹的沈巍,就算是他鬼面也不得不输得服气。


但也不能让对方好过。


他可不想再被大封关上几千年。


自爆之后,鬼面本来是绝无存活可能,只是紧接着沈巍鬼王成圣,鬼族入轮回,大封不复存在。许是受镇魂灯一点灵光庇佑,鬼面也生了魂魄,拖着残躯活了下来。


任何生命都有对存活的渴望,鬼面不是圣人,他自然希望能长长久久地活着,最好还能再闹它个天翻地覆。


但首先,他得活下去。


大概是自爆时执念够深,鬼面不但力量十不存一,连三魂七魄都缺了一魄。若是其他还好说,顶多不能发挥全力,但好死不死缺的是最重要的中枢一魄,导致他命魂与其他六魄之间连接不稳,随时有魂飞魄散的危险。


鬼族弱肉强食,就算入了轮回也改不了同族相食强大自身的习性,鬼王的名头不但不能震慑他们,反而引来更多的贪婪目光。


沈巍成圣,谁吃了鬼面,就是新的鬼王!


鬼面再强,也抵不过千军万马,更何况他还要小心着自己刚成型的三魂六魄。好在那条通往地上的隐秘小路还在,鬼面在黄泉水中缓慢挣动着,诡异地感受到一股快意。


追兵不会善罢甘休,鬼面也没在地府停留,径直去了人间,好歹之前为了寻圣器熟悉过一番,而且那些鬼族也轻易不敢触碰斩魂使大人的规矩。


冬日的深夜,一场细碎小雪刚停,整个龙城都显得格外纯然静谧。鬼面仰坐在街边的长椅上,没有丝毫伪装遮掩,素色的长袍几乎要与雪景融为一体。


命轮缺了中枢魄这个轴心几乎要散架,鬼面只能耐着性子一点点拼接,如同搭积木般小心翼翼。也许是过分专注,鬼面没有意识到有人靠近,直到那人出声鬼面才发觉自己失了警惕。


“同学,你还好吗?”


只是个普通人类,鬼面瞥了一眼就没再注意,算这个人类运气好,他暂时不想惹事。


但这个普通人类并没有领情的意思。


3.


曹光想,爱多管闲事也许就是他悲剧的源头,可他从来不知悔改。


那天晚上,他为了赶一份翻译稿不得不通宵,家里咖啡没了,只能到对面街的便利店买,顺便清醒一下头脑。


他的运气一如既往地差,加热机里只剩几罐红色的旺仔,想到那甜腻的奶味他就感觉头疼,可为了自己冰冷的胃还是拿了两罐。


曹光租的房子离学校很近,所以当他看到长椅上那个奇装异服的人时,第一时间就想到是学校cosplay社团的成员。


这么冷的天,穿这么单薄,也是敬业。但这个时间,总不能还有活动吧。


半夜醉倒街头,第二天发现尸体的新闻可是不少见,零下二十几度不是闹着玩的。


于是曹光走过去打了个招呼。


那人没动静,曹光怕这人确实是意识不清醒了,伸手想推一下,却被一手挥开。


力气不大,却冰冷刺骨,像是在雪水里泡过,又让北风吹了一夜。


“同学,我没有恶意。”曹光皱眉,“你在这里太危险了,快回宿舍吧。”他真的怀疑这个人已经被冻得神志不清了。


“危险?哪种危险?”那人的声音说不上悦耳,低沉却带着旖旎的尾音,像是羽毛轻轻骚弄着耳蜗,加上其中明显的暗示意味让曹光一下子脸红了个彻底。


“有人来接我了。”


直到那人再次出声,曹光才回过神来,远了几步的昏黄路灯只能勾勒出那人的轮廓。


远处似乎是有人影过来,曹光胡乱点点头,递了罐旺仔过去:“拿着暖暖手吧。”


然后几乎是落荒而逃。


现在想想,大概是一时接受不了被一个男人撩到的事实,而且仅仅是靠声音。


一边胡思乱想着,曹光总算找到了目的地——大学路9号,离龙城大学只有一个红绿灯,比自己家还方便,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整个小院阁楼都散发着一股万恶资本主义的腐败味道,门外却挂着正经的政府牌子。


“特别调查处?”曹光觉得这个名词有点耳熟,却又一时想不起来。


算了,先找到那个混蛋要紧。曹光敲了敲门,根本没想到他的世界观会产生多么大的颠覆。


4.


鬼面觉得这个人类挺有意思,本想尝尝人血的味道。但那二人气息的出现让他只能暂时放弃。


鬼面抛接着手中热烫的铁罐,懒散地摆了摆手:“昆仑君好久不见,气色不错,是被斩魂使大人滋润的吗?”


他知道这两人都是护短至极的,就算自己是被算计的那个,估计也是死不足惜,毕竟那一冰锥下去,他自己都觉得疼。所以生前调笑一下昆仑君和鬼王新圣,也算不枉生了这三魂六魄。


没想到两人把他扔到了特调处的地下二层,跟藏书为伴。


“看来我不是丢了一魄而是少生了一魄,有意思。”


鬼面被封了能力,但魂魄也稳固了不少,这让他难得清闲下来。只可惜自他进来所有鬼魂就不再踏进地下二层一步,天天对着书和灰尘多少有点无聊。


直到有一天,郭长城下来拿资料,战战兢兢的样子让鬼面很难相信对方就是那个功德堪比女娲的镇魂灯芯。


“小朋友,帮个忙。”鬼面指了指藏书管理员还没来得及用的电脑,“教教我怎么玩,不然我要无聊到撕书了。”


于是,两个月后,终于打算和鬼面谈判的巍澜夫夫,发现鬼面的画风变得诡异起来——


“奶妈奶住主t!不用管我!”


“boss要红血了,注意躲避!”


“今天圣主帮下战书了,晚上八点开帮战,能来的都来。”


“我们的口号是什么?”


赵云澜呆了半晌回过神来,搭在沈巍的肩膀上笑道:“沈教授,人家可比你会玩多了。”


“……”


“当然了,我家宝贝儿那是不跟这帮小孩同流合污,玩游戏多幼稚啊,是吧亲爱的。”


虽然沉迷游戏但依旧觉得这口狗粮噎得慌,鬼面想着是不是该把游戏里的情缘拽过来噎回去。


不知是为了研究鬼面的特殊情况还是看在当年无意间当了红娘的份儿上,鬼面以临时工身份留在了特调处,只要不突破沈巍的封印就随他在龙城乱晃。


当然鬼面的活动范围主要是从这台电脑到另一台电脑。


直到他的情缘约他面基。


5.


曹光作为一名根正苗红的shzy新青年,向来对牛鬼蛇神封建迷信之类的嗤之以鼻。


但世界观就是用来摧毁的,就像他前二十年的直男生涯就是用来掰弯的一样。


鬼面是真名不是假名。


夜尊才是假名。


他家身娇体弱的小少爷是鬼王。


龙大瑰宝沈教授也是鬼王。


世界上不但有猫妖蛇妖鬼魂,还有僵尸。


学校对面一直住着一个跟他长得很像的人,居然没人认错也没人发现。


不知道回去翻翻家谱是不是还要叫对方二表舅。


这个世界疯球了。


“喝点水吧。”整个特调处唯一看起来像正常人的郭长城递给曹光一杯热水,同情地摇了摇头。


没有晕过去,比自己当初勇敢多了。


曹光表示这都是鬼面的功劳,被那个疯子折腾一夜还没死,曹光觉得自己再也不会有什么让自己害怕的了。


“乍一看完全联系不到一起,仔细对比简直一模一样。”祝红捏了捏曹光的脸,“还真只是个普通人。”


“如果不是网恋,我都要怀疑鬼面……”大庆看到沈巍逐渐变黑的脸,硬生生把“恋嫂”二字吞了回去。


林静看曹光的肢体越来越僵硬,一脸怜悯地拍了拍对方的右肩:“阿弥陀佛,小伙子别怕,我们都不是什么好人,不,我们大部分不是人。”


曹光被拍到伤口,疼得倒吸一口凉气,这才想起来今天来这里的目的。


“鬼面呢?”


“关在地下二层。”赵云澜叼着根棒棒糖说话有些含混不清,最近沈巍逼他戒烟害得他只能吃这些小孩子的玩意儿,“你身上的伤,他弄的吧。”


曹光只感觉整个特调处成员的目光都齐刷刷转到自己身上,其中以祝红的眼神最为热切,甚至有显出原型的趋势。


总有一天我会咬回去的,曹光咬牙扶了下眼镜:“他怎么回事?”总不能是出于愧疚离家出走,他可不信鬼面这么有良心。


赵云澜转头看了一眼沈巍,沈巍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开始向曹光科普一些“封建”知识以及鬼面现在的状态。


“那天晚上,我察觉到鬼面的封印有异动,发现他的中枢魄正在凝聚。然后就在你家门外看到了他。”


“门外?”


“估计是不忍心伤了你。”赵云澜一脸揶揄插嘴道。


曹光抽动嘴角:“那我真是谢谢他了。”


6.


鬼面自然不满足于只在游戏里传播教义,他的目标是让鬼王的光辉撒向整个人间。不过,他得先学会跟人类相处才行。


正巧他游戏里的情缘想要面基,他也就顺水推舟暂时中断了自己的宅男生活。


都说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不得不说,鬼面看到曹光那一头卷毛还是很惊讶的,这让他回忆起那罐旺仔牛奶,腥热甜腻,有点像几年前婴儿血的滋味。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鬼面没出声,看着对方被自己的笑容迷红了脸,觉得很有意思。


“哦,对了,你跟论坛上那个中文系的沈教授有点像!”


……


要不还是把这人吃了吧。


总的来说,鬼面对曹光的伺候还算满意,虽然有时候吵了点,不过自己想要什么,曹光基本上都会尽力去做。


就是曹光宁可相信自己叫夜尊,也不肯相信自己真名叫鬼面。这种不信任让鬼面几天都没好好搭理曹光。直到有一天他躺在沙发上假寐,曹光以为他睡着了给他盖被子,一边给他捂手一边小声嘟囔。


“长这么好看怎么能叫鬼面呢?手还这么凉……干脆叫睡美人得了。”


鬼族的手可是捂不热的,鬼面心里暗骂人类愚蠢。不过名字……名字不过是用来区分的代号,曹光想怎么叫,就随他去。


对于曹光的亲热,鬼面从来不闪不避,但也从未主动回应,偶尔来了兴致会刻意用皮囊优势引诱一番,看对方情难自抑落荒而逃的样子,鬼面能感受到身心的愉悦。


性欲这种东西,鬼面不是没有过,只是好感相当有限,看那些低等鬼族交媾,不如让它们厮杀来的有意思。和人类也一样,比起性欲,鬼面对他们的食欲更大一些。


鬼面不理解,但不妨碍他利用,作为天生鬼王,他对他的皮相还是相当自信,就算他那个便宜哥哥也比不过他——毕竟是有家室的人,还内敛压抑放不开。


“听说今天帮战的那个帮主是个颜控,如果我把照片放到游戏论坛上,是不是对方就投降了?”鬼面躺在曹光腿上一边撸趴在肚子上的猫一边看曹光给他拍的照片。


“何止,整个服务器都是你的。”曹光怨念地看着他,“连我的猫都倒戈了。”


“你有我啊。”鬼面笑着舔了舔唇角,“喵~”


曹光浑身一颤,深深喘了两口粗气,迅速推开了鬼面的头还不忘垫个抱枕。见了鬼一样跑向浴室,“嘭”地一声摔上门。


鬼面当然知道曹光去干什么,不过他今天突然来了兴致,想看看曹光染上性欲是什么样子。


于是一发不可收拾。


6.5


(独轮破车,见链接)


7.


当曹光看到鬼面一头银发披散,衣袍几乎被冷汗浸湿,唯一艳丽的唇都失了颜色时,心脏像是被人狠狠攥了一把。


听沈巍说,凭空生三魂七魄,就像把身体揉碎了再重新捏造一样。鬼王成圣时,有镇魂灯庇佑,不过短短一瞬,疼也就疼了。但鬼面现在是要凭空再生一魄,就像硬生生从胸口再伸出一只手臂一样,骨血筋肉都拉扯延伸出来,还得拼命维持着精神,不让其长歪。


这可是他被树叶划了都要呲着牙含泪撒娇喊疼的小少爷。


本就瘦削的手伸出了半寸尖锐的指甲,深深地扣进隐约可见的锁链中,指节泛着青白,显得可怜极了。曹光想像以前那样握住鬼面的手,又怕影响对方,只得收了回来。


曹光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他的理想对象一直是温柔善良贤淑大方的女子,跟鬼面这种重度中二病,喜怒无常,傲娇磨人的小少爷一点重合度都没有。


但他就是喜欢,也许那天晚上就喜欢上了。


有时候,曹光觉得自己怎么那么贱呢,对方连个正经名字都不告诉他,他还那么任劳任怨,甚至在床上对方折腾他的时候,他还抽空想这样也好,不用操心对方疼不疼的问题。


但大部分时候,曹光都觉得自己是幸运的,甚至可以说是幸福的。曹光其实并不善于交际,而且性格很容易得罪人。这也是他改了志愿,选择外文系的原因之一。他有轻度洁癖加强迫症,加上愤世嫉俗与普通年轻人有些脱节,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无趣。


可鬼面总说他有意思,仿佛他是什么无限刷新的宝箱一样,总要打开来看两下。


还有什么比自己喜欢的人对自己感兴趣更令人感到幸福的呢?


“哭什么。”带着体温的身体从背后环抱住了他,冰凉的唇落在眼侧,带着一股阴柔的风吹进耳朵,“不是说好只能被我草哭,嗯?”


“你可真会破坏气氛。”曹光哑着嗓子满脸嫌弃,却是握上了身前的手。


十指交缠,小少爷的手总算被他捂热了。


7.1


(自行车,见链接)


0.


三魂七魄之说,从古至今,各有纷纭。


一说七魄为人身的血,第一就是眼睛的血,第二就是耳朵的血,第三就是鼻子的血,第四就是舌头的血,第五就是身体的血,五根以外就是脏腑内脏之血。


另有一说七魄即为七情,一魄为喜,二魄为怒,三魄为哀,四魄为惧,五魄为爱,六魄为恶,七魄为欲。

评论

热度(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