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巍澜衍生 何开心/韩沉】犬系男友

东坡肘子_终于会换头像了:

*想写一个会在爱人面前柔软下来的韩神


*有一句话樊牧


这事可能有些难以启齿,何开心也不好意思宣之于口,可事实就是,他很想上韩沉。


韩沉真正意义上成为他男朋友已经有一周了,可何开心愣是连对方的腰都没摸到。真要说起来可能是因为韩沉本人实在是太高岭之花了,往墙边一靠,都是个禁欲风封面男模的模样。何开心要是真冲上去动手动脚,那就是赤裸裸的亵渎。再加上韩沉身手不凡,何开心担心自己到时候前菜都没开吃,后脚就被自家男朋友撂倒了,想必会贼丢面子。所以一直到现在为止,韩沉在他眼里都跟男神似的,自己每天只能跟个迷弟一样小心翼翼在心里欺负他。


奈何韩沉实在性感。平日里出门穿深色衬衫,下摆深深扎进腰带里,箍出一段劲瘦的腰身。那细腰,只脑补一下用双臂慢慢施力缓缓圈紧、直到腰腹线条都紧紧卡死在手臂上的感觉,就能让何开心颅内爆炸好久。更别说他的大长腿,笔直的裤装线条拉下来,隔三米远都能一眼看见的一双腿。直叫何开心想就着裤子把他的腿捏在手里把玩。他会掀起点裤脚,看着黑裤子衬着雪白的皮肤。韩沉的腿也细,但不是那种细骨伶仃的细,是一种清隽干净的纤细,没有一丝累赘,绷紧时有种从皮层底下涌上来的力量感,正对应了韩沉这个人,一种精致的杀伤力。这样一个人,在何开心面前活动,做啥都像是在勾引,光是走路就能让他看直了眼睛。何开心几乎要唾弃自己无敌的痴汉力了。


何开心自诩犬系男友。好不容易泡来了这冰山美人,他是愿意像条金毛一样腻在对方身上的。可韩沉是个猫系,还是条格外骄矜的黑猫,每天昂着猫下巴一步两步优雅行走暗巷的那种。何开心要是在他身上巴久了,就会被他浅笑着下逐客令。何开心连被他赶都是打心眼里愉悦的,他还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个抖m。主要韩沉催他一边玩去时的声音真的让人耳根舒服,如一盏刚泡好的温茶,明明不是酒,谁喝谁也醉。


何开心默默做了好久的心理斗争,终于决定在情人节这一天跟韩沉挑明了,要睡他。然而他腹稿打得蛮好,真站在韩沉面前的时候还是不负众望地失语了。他进门时韩沉站在阳台口,听见动静就回头来看他。男神穿了件黑衬衫,领口敞开,露出漂亮的喉结和锁骨,搭黑西裤,照例把腰收得叫人眼直,浑身上下都是松散又凌厉的诱惑力。他单手托着酒杯,有一下没一下地抿着红酒,带着股子玩味的笑意盯着何开心,何开心陡然生出种在和对方眉来眼去的感受来。


“饿了吗。”韩沉摇摇头,嘴角还是含着笑。何开心把高档餐厅打包的牛排放在桌子上,又把占据他整个手臂的一大捧玫瑰花放在边上。他知道韩沉不喜欢这种东西,也不好意思让人真来接这个花。不过毕竟是他们第一个情人节,仪式要做足。


韩沉似乎已经看出来他想要什么了,可他偏偏不说出来,专等着何开心招供。


那么按这个假设他有大概百分之五十的成功几率。何开心做了下心理建设,咬咬牙,非常充满正能量地开口,“韩神,我也不饿,那我们去做点餐前活动呗?”他特意挑高了一点眉眼,眼神控制在一个无辜又不至于弱势的范围内,眼角微微下挂,完美的小奶狗模版。


他是第一次觉得韩沉是在憋着笑向他问话,“什么活动?”


“就是…床上活动。有意思的。”


“好。”


卧槽。


何开心震惊了。韩沉慢悠悠晃着他那杯还剩了一半的红酒踱回来,轻轻把酒杯搁在餐桌上。他现在站在何开心触手可及的位置,何开心甚至能闻到他身上木质调衣柜香的味道。


韩神这么好嫖的吗?!


“愣着干嘛,带我去你房间啊。”韩沉终于笑了出来,恨铁不成钢一般摇了摇头。


何开心说想在上面,韩沉只是皱了皱眉头,便点头答应了。实际上他并不介意在这种事情上迁就何开心。而且他自己没有经验,比起伤害到对方,他倒更愿意把自己交出去,至少他不那么容易被折腾坏了。所以那天晚上何开心一点没有客气,光明正大地把自己脑子里这么长时间以来的废料悉数实践了一遍。韩沉一直好声好气地任他摆布,只有在他实在过分的时候才会想伸脚踹他,又怕一个没控制住,以自己黑盾组组长的武力值真把他踹出内伤,最后还是悄悄收了力气,只算在他胸前点了一下。何开心就顺杆爬,握住韩沉白皙匀称的一只脚,一脸纯良无害地说骚话,“韩神怎么连脚都长得这么好看。”


他坏心眼地在韩沉脚心挠了一下,韩沉十根奶糖一样的脚趾就蜷了起来,身上也禁不住一抖,何开心见状笑得更开心了。


算了,随他便吧。


韩沉在心里叹了口气,头偏到一旁,颈项拉出要命好看的线条,倒像是一道送到何开心嘴边的美味佳肴。他凑上去吻韩沉的脖子,亲吻到他皮肤下急促的脉搏鼓动,忍不住露出一个坏笑。今晚才刚刚开始呢。


第二天何开心醒过来的时候其实是很忐忑的。昨夜他确实是有些过分,虽然到最后韩沉都没有失态,但他保证有那么一会儿他看见他眼睛湿了。韩神不会谋杀亲夫吧。他抱着这样恐怖的猜想,还是踩着拖鞋走下了床。不得不佩服韩沉,昨天都被为难成那样了,今天照样起得比何开心早。


“早。”


意料之外的,没有兴师问罪,只有一个半窝在沙发上,借着阳光安安静静看书的韩沉。他穿着一件V领针织衫,一点洁白的胸膛暴露在空气里,构成一块妙不可言的绝对领域。而他轮廓分明的脸庞经过阳光的洗浴,看上去温柔得一塌糊涂。他还光着脚踩在沙发扶手上,居家得不得了。


何开心又狠狠心动了一下,并且诚挚地感叹起来:这不是高冷猫系,这分明就是暖心犬系啊!这究竟是什么美丽大型犬!


后来何开心接到他哥哥的电话,说为了庆祝他千辛万苦把牧歌追回来了,要请何开心出来吃一顿。两个有老婆的人十分敏锐地避开了一切灯红酒绿的场所,无比养生地坐在咖啡馆里吃鸡肉卷。樊伟听说了何开心的对象,不嫌事大地调侃他,“你究竟攻不攻得下人家啊,你平时大概没少挨打吧。”


“啊?”何开心一边嚼鸡肉卷一般漫不经心地回应,“没有啊他可好了,我想搞什么play他都会陪我玩。”


樊伟:??这怎么跟说好的不一样?

评论

热度(2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