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小郭视角/楚郭/巍澜】岁岁年年

大概赵处自己也不知道,最后的选择,到底是殉职,还是殉情吧。

honey:

剧版设定,接40集大战后快乐星球前
重度OOC预警!!平淡文风预警!!第一人称叙述预警!!
完完全全的剧版设定,彻底的
我就特别喜欢这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全文3000+,完结


――――――――正文――――――――――


“前辈,这里又有个案子需要我们接手”
小孩儿从电脑屏幕前探出头,冲着我扬了扬手里的听筒:“这次能不能派我去现场啊?”
急切的询问,略带兴奋的语气,我忍不住揉了揉眉头,然后看见他隔壁的青年冷冷地瞥他一眼。
小孩儿是今年刚刚进入我们特调处的新人,年纪和我刚来那会差不多,但和我当年的胆小懦弱不一样,倒颇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而他邻桌的青年小杨则是楚哥一手带大的接班人,活脱脱一个翻版楚恕之,有时候眉眼一厉连我都觉得害怕。
自从最后一战过后,地星与海星就此彻底隔离,特调处虽保留了名号,职责却划归到了刑侦一区,专门负责凶杀案,而小孩就是今年刚刚从警校毕业的大学生。
我无奈的挥挥手:“那今天你和小杨去现场吧,小杨你带好他,别让他一个人乱跑”
“知道了”
黑色衣服的青年不耐烦地回答,转身就走,小孩儿就蹦蹦跳跳地跟在他后面,嘴里还在叨叨个不停。
每次看到这画面,我都想笑,然后想起很久以前,我跟在大冰棍后面唯唯诺诺的样子。
不过大冰棍变成了老冰棍,我也不再是小孩儿了。


——————
从我误打误撞入职特调处到现在,已经过去了20多年,我觉得赵处长死都不会想到将来有一天接替他班的人会是我。如果他知道以后他的心血要交到一个他当初并不看好的年轻人手里,会不会诈尸而起?
我到希望他能诈尸而起,我们的缘分只有短短两年,我还想再在他手下多跟几年班。
尽管,我在他心中好像不是个多么称职的警官。
大家都以为赵云澜回来了,但我们处里的每个人都知道那个人已经不再是他,那个占据了他皮囊的人接替他干了几年,处理好了大战后的烂摊子,就寻了借口告退了,临走时,他把特调处交给了我。
我看着他,明明是一模一样的相貌,我却又控制不住自己的红了眼圈。
时间过的太快了,一年一年下来,有时候被老楚拔下白头发,才惊觉岁月不饶人,我是的的确确老了。
我和老楚,我们俩在大战结束大概三四年左右在一起了。听起来荒唐,但我意识到我不能没有他,我可以忍受和赵处长沈教授分开,但我不想和他分开。
也许就是顺其自然吧,当时的我已经习惯去楚哥家蹭饭蹭床美其名曰搭伙过日子。一次喝酒后,我趁着酒劲凑上去亲他的嘴角,然后看到他沉沉的眸子里映着我自己的影子。
“你可别后悔”,他任由我的手环上他的后背,声音低哑:“纠缠了我就不会放手”
“没人会放手”,我把头搁在他的肩膀上,视线突兀地落到墙壁上挂着的曾经的特调处合影上,突然就失了言语
“我们不会分开的”,楚哥意识到了什么,叹口气,伸手扣住我的脑袋。


——————
没有什么事情是一帆风顺的,更何况是违背人伦的情爱,我跪了舅舅舅妈一天,又时不时拉着楚哥就回家献殷勤,最后他们才不那么反对。
我们又轮番被同事们谈心聊天,红姐看我的时候声音都哽咽了:“你们为什么非要选择这么艰难的路?一个两个的还不够吗?”
在我们面前的木架子上,两张摆放在一起的相框对着我们,我有些烦躁的摇头,不再去看相片里一个人温柔的眉眼,和另一个人郎爽的笑容。
我和楚哥收养了一个孩子,是个出生就被父母遗弃的小女孩儿,我就是觉得能给她一个家,值得,带给我们彼此一个家人,也值得。
楚哥要给她取名叫“楚遇”,我大呼:“为什么不叫郭遇?”继而愣住:“为什么要叫遇?”
楚哥抱着小小遇,偏头看我:“楚遇,初遇,我想谢谢命运让咱俩相遇”
楚遇渐渐长大,她是个不安分的小丫头,皮地像个猴儿。平日里满脸写着“我不高兴”和“生人勿近”的楚哥对着她却全然没了脾气,简直要宠到天上去,我只好做那个扮黑脸的人,板着脸一次次告诉她,不许没洗手就咬手指,不许动带插头的东西,不许……
我突然有点体会到了当年凶巴巴的沈教授的心情,只不过我的楚遇没有赵处长那么明目张胆的“我错了下次还敢”
有时候带她来特调处,她总是喜欢在赵处长的办公桌上爬上爬下,翻他的棒棒糖,摆弄他的枪,然后又哼哧哼哧跑到木架子下面,费力地垫脚看那并排的两个相片,说:叔叔好看。
红姐笑弯了腰,抱起小小遇贴近看相片里的人:“哪个叔叔好看?”
“这个叔叔好看”,小姑娘用手指去戳一身青绿色风衣的沈教授。
“那这个叔叔呢?”,林静拿起赵处的照片问她
“不要,不要胡子”,她认真的摇头。
我们忍不住笑起来,红姐用软布再次擦拭相框的玻璃片:“老赵啊老赵,到了那边把胡子刮了呗,连楚遇都嫌弃你了,啊,别,还是算了,万一你要是和沈教授再见,他认不出来你咋办啊?”


——————
我刚刚和楚哥在一起的时候,有一次他问我:“小郭,你觉得同性恋是罪吗?”
我摇了摇头,我没谈过恋爱,不懂太多情感的事情,我知道同性恋不合法,但我觉得这也不算罪过。我只是恰好喜欢他而已。
楚遇长大的过程中,我们只是和她讲,她和其他孩子没有不同,她只不过有两个爸爸,但爸爸们彼此相爱也爱她,和别人的爸爸妈妈一样。
那时候小学的楚遇还不是很能理解,她只是睁着大眼睛问我:“那为什么只有你们喜欢男人?”
楚哥伸手摸了摸女儿的头:“不只是我们,还有赵叔叔和沈叔叔,但他们没有爸爸们勇敢”
“相片里的叔叔,他们也喜欢对方吗?”
“是的,不然,怎么能这么从容赴死呢?”
楚遇喜欢听大庆讲那些曾经的故事,也喜欢去翻我落了灰的日记本,她已经开始明白,叔叔们是死了,而不是走去了什么地方。但她一直在坚信就像《寻梦环游记》里一样,亡灵的世界也真实的存在。
“那他们在那个世界还可以相遇吧”楚遇举高了双手:“爸爸说,楚遇就是初遇的意思,在那个世界再相见,也是初遇”
“嗯”
“我们留着照片,他们就可以每年回来看我们一次,踏着花瓣铺成的桥,对不对?”
“对,他们会相遇的,我们也会再见的”
那个世界里,没有了这里的约束,如果他们能再见,必定可以好好走一辈子了,再也不会分开了


——————
这些年来,我无数次回忆起那些过往,还有我不曾注意到的细节。离大战结束越来越久远,我却觉得内心的情绪越来越不能平复。原先的自己只是以一个小透明的身份去仰望两位大神,但现在的我却觉得自己越来越能感同身受,我心疼又遗憾,却又不知道为谁更多一点。
他们共同度过的时光也很苦吧,爱而不可说,求而不能得,死而不能共赴黄泉。
我无数次想起沈教授那双藏着万千情愫的眼眸,想起赵处面对沈教授时的不像他自己,我觉得若是让我时时刻刻陪在我爱的人身边却什么感情都不能说出口,我大约会疯掉。
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明明一起经历过的时光,什么都还在,唯独他们不在了。这种感觉压得我心里喘不过气来。
好在楚遇在一天天的长大,她喜欢读书,喜欢写作,喜欢吃棒棒糖,喜欢戴无框眼镜,她说,她要去龙城大学读书,然后将来写好看的故事给大家看。
在楚遇大概初中时,心血来潮的要去整理我们当年的资料。我本是无意再去碰那些过往,但经不住楚遇的撒娇。有段时间,她就赖在电脑前,一点点把我的日记,赵处潦草的笔记本,案件的卷宗,还有各种乱七八糟的零碎资料整理成电子版。
我不明白这是怎么了,楚哥耸耸肩:“还能怎么?看《神探夏洛克》入迷了呗”。
她开始在博客上发表一些文章来讲述那些故事,大多是第三人称的叙述,吸引了不少读者。我和楚哥偶尔也会去看看,翻翻留言,或者评论一二。
只有一次,她以赵处长的视角写了一段故事,我看了很久,然后觉得有水从眼睛里滑下来。
她在最后写说:我不知道我化身镇魂灯芯,是为了天下苍生,还是,我只是想死罢了。
我觉得自己好像一下子明白了什么,大概赵处自己也不知道,最后的选择,到底是殉职,还是殉情吧。


—————
最后的最后,楚遇放下了她的一时兴起,过上了忙碌的高中生活,每天恨不得把自己埋在书里。不知怎的她又喜欢上了学生物,现在开始嚷嚷着要去读龙城大学的生物科学。
我看着和楚哥打打闹闹的女儿,觉得日子过成这样也算舒舒服服了,计划着再过几年等楚遇离家读大学,就交接出我这个处长的位置,然后退休和楚哥过我们的二人世界。
生活还在继续啊
不过岁岁年年。
END


――――――――
昨天补了大结局后私心觉得在小郭被叫前辈这里结局就挺好
我的文里赵处和沈教授都确实死了,但新的生活还在继续,希望还在继续,也许在某个我们不知道的时空,曾经的故事也还在继续~
不过岁岁年年人不同

评论

热度(91)

  1. 怪卡honey 转载了此文字
    大概赵处自己也不知道,最后的选择,到底是殉职,还是殉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