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贱虫】在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你(大贱小虫/总裁虫)

猪摇摇:

(七)


【设定】


1.如果Deadpool在枪杀了Peter Parker之后没有前往地狱复活他的能力


2.如果Deadpool的灵魂穿越到了Peter小时候,看着他从萌萌的小包子长成一个富有责任感的青年,最后成为他最爱的模样


——如果第一条和第二条结合在一起,会发生什么有趣的化学反应呢(x)


【前文】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正文】


15.阳光洒满那条街


广阔无际的碧蓝天空如同世间最美的宝石,纯净澄澈,没有丝毫瑕疵。丝丝流云不由驻足,为之流连,为之沉醉。


在这样一个明媚的日子里,Peter的心情也如天空一般晴朗。


举起手放在眼前,看着一束束细小的阳光从指缝泄下,明亮却不刺眼,温暖却不灼热,澄澈如金色的泉水,带着宜人的温度在掌间流淌。


他弯着眼睛,眼底流露出真实的笑意。


发自内心的笑容真切而又美好,带着三分天真的稚气,不染丝毫世间的尘埃。


阳光下,Peter的眸色似乎比平时更浅,在手掌投下的阴影中显得更加明亮。


细碎光点在他眼中跃动,万里青空在他眸中流淌。


若是被这样一双眼看着,估计会难以拒绝他的任何请求吧。


Deadpool知道被那双眼注视着的感觉。


Peter看着Deadpool的时候,总会带上些不自觉的认真与专注。


Deadpool知道,Peter其实是看不到自己的。但每次被他“注视”时,却依旧能从那双琥珀般的眼睛里找到“自己的影子”,能够真切地感受到——自己是被“看着”的。


这种感觉对旁人来说,或许算不了什么。但对于此时此刻的Deadpool来说,却显得弥足珍贵。


莫名其妙地被卷入这个陌生的时代,没有熟悉的朋友,没有并肩作战的伙伴。甚至于除了Peter以外,没人能意识到他的存在。


Peter是他与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Deadpool纵使十分不满,却也不得不承认,在这种情况下,Peter已经成了对他而言十分特殊而又重要的存在。


至少在这个时空,Deadpool需要Peter,需要他成为自己存在着的唯一证明。


Peter能暂时成为他的【锁】,锁住他内心的绝望与疯狂,让他能够至少在表面上维持平静。


Deadpool一贯随心所欲。


独来独往惯了,他早已习惯了孤身一人、刀尖舔血的生活。


可这并不意味着他能习惯现在这种状态——毕竟以前的他还能在闲暇时不甘寂寞地跑去酒吧夜店,在疯狂糜烂的快圝感中尽情享受放纵的快乐,在虚假的热情中暂时忘却那种如影随形的空虚。


是的,【空虚】。


这才是Deadpool最为厌恶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摆脱的存在。


Deadpool孤身一人走了太久,经历了太多,也见识了太多。


他走过风雨,走出荆棘,但除了满身伤痕,除了对这世界的厌倦与疲惫,除了深入灵魂的疯狂与绝望、孤寂与空虚以外,他什么也没得到,什么也没剩下。


游走于生死之间,流连于声色犬马,放浪形骸、强大神秘的雇佣兵,实际上不过是个空壳。只有在刻骨的疼痛与快圝感中,他才能短暂地体会到活着的感觉。


何其不幸,让他每每想起都要咬牙切齿地咒骂这不长眼睛的狗屁命运。


又是何其幸运,让他在走过万水千山之后,筋疲力尽之时,还能遇到这样一个人。


煜煜煌煌,光华璀璨。


那是真正活在阳光下的存在。


纵使看起来与他有很多相似之处,实际上却是和他完全相反的一个人。


最初不过是心血来潮,却在一次次的接触中不知不觉地被吸引,最终泥足深陷。


无法自拔,却也甘愿沉沦。


光明之下,阴影中的污秽便无处遁形。


但黑暗却并没有被驱逐,而是在不断的敌对与试探中,被光明所接纳。


纵使无法被完全照亮,他也依旧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干涸的灵魂仿佛瞬间被填满。


他找到了生存的实感,甚至隐约触碰到了活着的意义。


在遇到那个人之前,Deadpool在杀戮与放纵中寻找实感,短暂的快意过后依旧是肆虐的空虚。


在遇到那个人之后,Deadpool找到了对常人来说理所当然、对他却难能可贵的平静与充实,体会到了作为一个“人”,一个“活着的人”所应有的感觉。


Deadpool永远记得,那人站在大厦顶端,迎着万缕晨曦,向他伸出手来的模样。


在那一刻,他仿佛透过面罩,看到了那人的眼睛。


比最好的酒液更华美,比最美的阳光更温暖,比最暖的火焰更璀璨。


盛着天空,洒满曦光。


含着对这个世界真挚的热爱与祈愿,对世间一切美好的期待与向往。


“看着”那双眼,就仿佛能看到被他坚定相信着的、充满无限美好与希望的未来。


连Deadpool都忍不住去相信——相信他眼中的童话能够实现,相信那个能够被照亮的未来。


Spider-Man伸出手,接纳了他,成为了他的“伙伴”。


给了他方向,给了他希望,甚至给了他可以去期盼的未来。


Deadpool不知道这是怎样一种感情。


阅尽千帆,他已经分不清什么是“爱情”。


但若有一个人能给他活着的实感,能成为他前进的方向和生存的意义,这份感情便早已超脱了所谓的“爱情”,成为他生命中的唯一。


如今,Deadpool不小心迷了路,失去了为他指引方向的那束光,甚至几乎失去了和过去的全部联系。


Peter是他的锁,是他存在于世的证明,也是他回到原本时空最大的线索和希望。


——这才是他对Peter特殊对待的原因。


也是唯一的原因。


他知道,“Deadpool”对于Peter而言,也是极为重要和特别的。


当Peter“看着”他时,总是十分专注,满心满眼都是他,仿佛他就是自己的全世界。


实际上自然没有这么夸张,但Peter的确对他存有一股执念。


原因是多方面的。


最初大概只是好奇。


虽然初见时,Deadpool表现得有些喜怒无常。


但Peter却从未在Deadpool身上感受到真正的危险和恶意,顶多只是莫名的排斥与冷漠。


神秘的存在往往会带来恐惧与吸引。


当恐惧散去,对一个年幼的孩子来说,这份神秘就充满了致命的吸引力,吸引着他去亲近,去探索。


Deadpool那莫名其妙的排斥也让小小的Peter有点委屈,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就被讨厌了,却也因此对他更加在意,想要尝试着去接近他,努力改变他对自己的态度。


后来,在长时间的相处中,感情逐渐加深,由好奇与执拗变成了真正的接纳,最后变为似伙伴又似家人的重要存在。


不管原因如何,Deadpool在这里,陪着他,护着他,对他好,Peter感受得到,珍惜并且由衷地感激着。


最后一条原因,便是Deadpool来到Peter身边的时机。


Peter是个安静乖巧、敏感脆弱的孩子。


由于工作的原因,父亲陪他玩耍的时间很少。


又因为性格害羞内向,Peter的朋友也不是很多。


更多的时候,他都是一个人静静地看书,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可这并不代表他不在乎父母和朋友。恰恰相反,正是因为缺乏,他才更加地渴望着亲情与友情,非常地害怕寂寞。


原本,他拥有的不多,但至少还拥有着。


Peter很懂事,也很容易满足。小小的心里怀揣着从不言说的、希望能和父母更加亲近的幻想,希望并且相信这样平静而又幸福的日子能够地久天长。


可是,上天却要他从小经受磨难和痛苦,让他最害怕的事情以最残酷的方式展现在他眼前。


突如其来,却又不容改变。


在那个雨夜,Peter以毫无防备的姿态,遭受了出生以来最大的打击。


一夜之间,他的世界全然崩塌。


他的家,他的父母,他的朋友,在那一刻,便如同冰冷的雨滴,再怎么想要抓圝住,再怎么想要挽留,却也只能选择无声地接受现实,静静地看着这些最珍贵的东西从指间一点点溜走,直到最后不剩分毫。


——除了那个人。


新的环境,新的家人,可至少还有一个存在,能代表着他与过去的联系。


唯有Deadpool不曾离去。


就像一根长长的线,联系着他的家、他的父母,联系着他过去曾拥有过的最重要的一切。


在那个特殊的时点,Deadpool的存在也极为特殊——是联系,是证明,也是慰藉与希望。


在那个冰冷的雨夜,没人知道,Deadpool的陪伴与拥抱给了这个小小的孩子多大的力量,给了他多少温暖,有着多大的意义。


没人知道,Peter抱着怎样的心情,满怀着期待与恐惧地问他:“你知道我爸爸去哪儿了吗?”没有残忍地夺走他紧抓着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也没有不负责任地留给他不切实际的希望,一句“不知道”,其实是对他来说最好的回答,让他还能自欺欺人地相信着,父母有朝一日还会回来。


只要Deadpool还在,那么,在遭到绝对的打击之前,这微小的希望之火就不会熄灭,就能在无数个冰冷孤寂、难过得想哭的夜晚,给他足以安睡的温暖。


在Deadpool的陪伴中,他走出了那夜的阴影,感受到May姨一家带给他的亲情。


在Deadpool的帮助下,他融入了新的环境,还获得了Flash的友情。


Peter重新获得了他最为珍视的东西,而这一切,似乎都与Deadpool有关。


在感激着他的同时,Peter心中那颗执念的种子也不断生根发芽。


不愿他离开,甚至害怕去想这个可能。


明明知道这些,Deadpool却从未给过他任何保证。


——也就是说,你还是会走,对吗?


——也就是说,我无论如何挽留,都没有用,对吗?


——也就是说,依旧和那晚一样,我还是会失去,并且毫无办法,对吗?


这就是造成Peter内心不安的最大源头。


Deadpool知道,却不曾尝试着改变这一点。


无论如何,他总归是那个杀伐果断的Deadpool,是那个手中沾满鲜血、令敌人谈之色变的强大雇佣兵。


没有人能动摇他回去的决心——连Peter都不行。


Peter作为一个长大后令他无比厌恶的人,却能一次又一次地让他心软,做出很多连他自己都不理解的事情。


他不知道原因为何,只将这些归因于Peter的特殊。


——因为他是唯一一个能够感受到自己存在的人,是返回原本时代的重要线索。


原因仅此而已,他对自己的影响也仅此而已。


他可以在剩下的时间里尽量去弥补,陪着他,对他更好,却绝不会为他留下。


他一定要回去,一定要再次见到那个人。


为此,他将不惜一切,绝不动摇。


……本该是这样的。


本该……是这样的。


可是……


“Deadpool先生,你看。”Peter转过身,笑盈盈地说。


背后是万里无垠的青空流云,身旁仿佛萦绕着细密的光点。


Peter向他伸出手,眼神专注,笑容明亮。


Deadpool有了片刻的失神。


有一瞬间,Peter的身形迅速拉长,和他记忆中的某个身影形成了完美的重叠。


印象中,那人也像现在这样,仿佛站在一片流动的金色里,整个人就像是天地间的一道光,明亮得连轮廓都显得模糊而又柔和。


但在那个身影彻底明晰的前一秒,Deadpool猛然移开了视线。


不能再想下去了。


绝不可能的事情,本就无需去想,不是吗?


眼中的风暴只酝酿了几秒,又尽数被压入海底,消散不见。


可那看似风平浪静的眼神中,深不可见之处究竟蕴含了怎样的不平静,除了Deadpool本人,没有人知道。


平复了心情,Deadpool再度将视线投到Peter身上,“看什么?”


Peter疑惑道:“Deadpool先生还没看到吗?”


Deadpool没出声。


Peter眨眨眼,循着之前的声音走到Deadpool身前,试探地伸出手。


Deadpool下意识地伸手拉住了他。当小而柔软的触感透过手套传入心中时,Deadpool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不等他后悔,Peter已然兴致勃勃地拽住他的手。


“很暖吧?”他的眼睛亮晶晶的,“感受到了吗,Deadpool先生?”


“今天的阳光真的好暖啊。”Peter笑着说,“是个好天气呢。”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仿佛有万千光点在他眼中跃动。


Deadpool循着他的目光看去,终于看到了他想让自己看到的东西。


在这条阳光洒满的街道上,一切的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地美好。


——这就是你想要守护的东西吗?


Deadpool脑中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是啊。


——不过不是“我”,是“我们”。


——这样的未来,不觉得很棒吗?


过了许久,Deadpool露出一个真实的笑容。


“今天的确是个好天气。”最后,他这样说。


TBC.


------------------------------------------------------


很抱歉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拖了这么久,这次的更新本来还是日常的。想了想,最后还是写成了这样。感觉通篇都是OOC,请见谅…如果哪里特别不喜欢还请提出来,我会尽量改的> <


这一章大多是感情分析,解释了贱贱对小虫和对Peter的感情,以及Peter对贱贱的感情。


总而言之,贱贱最重要的人还是小虫,因此,他可以对除了小虫以外的任何人狠下心来。


他自己以为是为了利用和弥补才对Peter这么好,但其实这么多次的心软,早就不是那些能够解释的了的。但他不愿再多想,宁愿保持这样糊里糊涂的状态。


【【贱贱爱的是小虫!也只是小虫!】】对Peter特殊的原因有二,一是因为他隐隐发觉了两人的联系(但不愿承认),二是因为他的心并非铁石,对于Peter对自己的信任与依赖无法无动于衷。这种感情很复杂,但绝对不是lian童!贱贱对现在的Peter没有任何类似男女之情的感情!(怕有人误解,特地解释一下)


Peter对贱贱则是……emmm有点类似于对父亲的依赖吧(x)


Peter害怕贱贱离开,但贱贱不论愿或不愿,最后肯定都是要走的……


下章回归日常,开虐之前大概还有几段日常(大概)


(PS.我对自己文里的贱贱真的是特别好了,原本的时空里有小虫陪着,回到过去还能被小Peter治愈,我果然是亲妈xxx)


(这次更新依旧感谢 @小懒小辣椒 太太的催更敲打,爱您)

评论

热度(116)

  1. 怪卡猪摇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