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不够【下】(感谢小可爱们/佐鸣/粗暴车)

leaf帆子:

这次在看不了我就直播撞墙嘚吧哟!


改了整整4遍的车……其实二月底就写好一直在改……我真的很对不起你们!


最近一直找不到停车场,感谢一位QQ名叫干翻鸣人的小可爱,她为了让大家看文一直在帮忙找停车场! @未尽之语。


希望大家喜欢!






不够(下)
宇智波佐助最近睡眠出奇的好,甚至身体都很轻松。他也终于感叹起和平年代的好处了,不过,他个人认为,更令他觉得安心的,应该是实力同样强悍的爱人睡在身边,能让他有一个安心的晚上吧。


“佐助,你的药可以停一段时间了。”医疗队队长春野樱如是说道,“鸣人因为你的药物问题来找过我好几次了,而且你的精神状态好像也调整过来了,我认为你已经没有必要再用了。”


佐助微微皱起眉头,关注的问题根本不在重点上:“鸣人来问过?”


看他这幅根本不相信的样子,春野樱摇了摇头,眼神像是在看一只可怜的、无药可救的傻狗:“精神类药物对大脑有一定影响,鸣人本来就不希望你用。如果不是我用我的忍道发誓那些药很安全,他死都不肯让你碰那些东西。很何况,佐助,你觉得,凭他的性格,会去直接问你吗?”


佐助沉默了,他的眼睛里流过了柔情,却又很快冻了起来,成了一川幽幽的黑冰。


“小樱,我以前以为我懂他。但我现在发觉,我和鸣人,应该是真的不怎么合适吧。他可能把对食物的喜欢和对爱人的喜欢搞混了,所以才会对我表白。”


佐助淡淡的说,眼睛低垂着。她这才注意到对方其实无奈、也很抑郁,他这样极不自信的样子简直像是一把刀捅进了小樱的心里,刺的她感慨万千却又隐隐作痛。


他这幅样子,小樱自认从没见过。


她难得的见过胆怯的佐助,见过傲慢的佐助,见过疯狂的佐助,但从来没见过因为感情而这么颓唐的他。宇智波佐助是自信、高傲的,向来如此。


她喜欢过的两个男孩在记忆里永远那么光鲜,坚强又固执。后来这两个男孩变成了男人,变成了她的挚友,佐助或鸣人和她从没有过爱情,但小樱确实是爱着他们两个的,以亲人的身份。


爱情真是不可思议啊,把一个顽固、对一切仇恨都抱持着疯狂的毁灭欲的男人改变的这么彻底。


“所以?你们分手后你打算怎么办,你觉得,还能当朋友吗?你能接受他和别人在一起?”


她淡淡的问,表情虽然看上去一点都没变,但是她的气质很强势。


“啊,先别急着回答,我想想看……像是雏田,雏田可是一个好女孩,她为了鸣人一直没结婚呢。”


佐助皱了皱眉,突然不懂她为什么提起这个。


“怎么样,希望看到鸣人和别人生个孩子吗?可能是个金色头发的小男孩,有蓝色的眼睛,长相和鸣人出奇的相似。他可能会在某天牵着某个女人的手,经过你的时候热情的喊“佐助叔叔好!”,不过他只会认为你是他爸爸的挚友,事实上也和你连半点血缘关系也没有。


“你了解漩涡鸣人,他真的会这样做的。他不是一个会被生活和感情打倒的弱者,他会在原地站起来。但是,你不一样。”


她顿了一下,露出了一个讽刺的笑容。她继续说:“你太固执了,尤其是对鸣人。我了解你,虽然说,我可能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电灯泡。但我敢说,我了解你。”


小樱碧绿色的眼睛极为澄澈,似乎可以映出一切你所不想看见的丑陋,但是她不打算放过宇智波佐助,不打算放过这个懦弱的、她不认识的宇智波佐助!她攥紧了拳头,表情上没有流露什么,但是她明显已经开始生气了。


“虽然在你们两个之间,无论你们是朋友还是恋人,我都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电灯泡。不过,我还是敢说,我很了解你。其实你刚才的这番话你也只是说说,根本没在脑子里想过吧?或者说,你不敢想!”


小樱的语言犀利而直率,宇智波佐助感觉得到对方的含沙射影,以及对他的,毫无恶意的鄙弃。嗯……是对一个愚人的鄙弃。


“你明明还喜欢他吧?好歹我也是整整看了你六年呢,你的每一个表情象征着什么,我还是能看出来的。鸣人对你喜欢,但是他干的事情都是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默默地做,你认为他会像邀功一样的去对你说什么“佐助我是不是对你特别好”吗?”


佐助沉默了许久,他手中的茶杯被把玩着,白瓷的杯子里恍惚的映出他茫然而若有所失的脸。


“……或许吧。”


他说。


“我说了这么多你就给我这个答复?!漩涡鸣人喜欢你几乎是众所周知!如果他不是拯救了忍界的大英雄,那么他那么坚持的要和你在一起,只会连七代目候选人都当不了!


“宇智波佐助,你以为你们在一起的过程真的有你想象中那么顺利?鸣人当初为了和你在一起连火影都不当了!”


小樱几乎是吼出来的,她漂亮的碧色眼睛睁的很大,像是一团火在里面燃烧似的,眉毛紧紧的蹙在一起——“我看你真是傻了!”


佐助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我说,鸣人当初为了你连火影都不当了!”小樱大声的重复了一遍,她咬着牙关,手上查克拉凝聚起来——毫不怀疑,如果佐助多说一句“废话”,她的拳头就会砸在他的脸上。


其实是的,漩涡鸣人就是一个大笨蛋。


他从来不会把对别人的好表达的多明显,但是他总会在暗地里把好事做尽,让你什么都不知道,然后,你就总会被一个看尽了你们之间关系的外人指着鼻子骂,言语千篇一律都是:“你知不知道他是怎么对你的?!”


因为他们都是男人,所以彼此从来没什么好说的,比如压力、苦恼……他们真的没觉得这些有必要去向对方抱怨,不但解决不了问题还会把对方弄得和自己一样心烦意乱。


就因为这种自以为是,宇智波佐助一言不发的踏上了流浪忍者的旅途,而漩涡鸣人沉默着走着这条他根本没有想到,需要选拔与学习的“火影之路”。


听说为了自己连多年来的梦想都不要了的鸣人,佐助是真的很震撼。


“鸣人他……”小樱几乎呜咽了起来:“他真的很喜欢你……他说,‘因为一个名号而放弃爱人的火影,他宁愿不当’。他把伙伴当成最珍贵的,但是我们轮番劝了他一遍,有的甚至因为对他的行为不理解都用上了暴力……但是他都面不改色的坚持下来了。牙当初因为难以接受而把他打了一顿,质问他为什么放弃自己的梦想,他的回答从来没有变过。他说他最喜欢你了,佐助。”


漩涡鸣人竭尽全力保护他所热爱的木叶、他所热爱的世界,但是他也最最喜欢宇智波佐助这个人了。


漩涡鸣人为了宇智波佐助这个世界上的个体而坚持着固执的、难走的爱情道路,而宇智波佐助又因为漩涡鸣人这个人,而在终结之谷的那天晚上选择了不抛弃这个对他不公的世界,安安分分的留下来帮他。


宇智波记得自己第一次动心的时候,是在鸣人宣誓,会陪他背负着憎恨的那一次。他终于切身感受到了,我是被在乎着的。


但是他很快就因为复仇而把这件事情抛在脑后,独断的认为这些温情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根本不会存在。不过,漩涡鸣人又一次挡在了他面前,告诉他,我不会对这样的你置之不理,因为我是你的唯一。


这些话简直肉麻到诗情画意,完完全全不像了那个性格直爽,直来直去的漩涡鸣人。那一番话,说得总像是在告白。


“我知道了,小樱。”


气氛终于轻松下来,小樱也收敛了一身戾气,带上了微笑。


“不过他现在……躲着我。”宇智波佐助靠回了椅子上,面无表情的发着愁。


“佐助,你真的很笨啊。没和你在一起简直是我的万幸。”


小樱半开玩笑的说,她无比豪爽的将手肘支上了窗户边,指了指外面的火影岩,道:“喏,那就是鸣人一直以来的梦想啊。你忘了他是怎么追逐着,怎么努力实现的吗?”


佐助一愣,突然像是被什么打了一棒似的,整个人都呆住了。


吊车尾可不是一个聪明的、会绕弯路的人,更不是一个会撒娇的小姑娘。而是一个,立志要成为火影,货真价实、别扭的大男人。一个从来不会干些聪明的事,迷迷糊糊的白痴。不然,他在十四岁就放弃宇智波佐助,努力修行,实现他的梦想去了。


那个笨蛋……一定是在某个方面会错意了。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小樱。”他释怀的笑了起来,如同薄冰融化般好看。


“谢什么谢,快点回家!你和鸣人两个人简直烦死了,都蠢得要命。快点回家给你的男朋友做饭去吧。给你这个不称职的男朋友提醒一下,鸣人最近喜欢上蛋包饭了。”


春野樱一边嚷嚷着,嘴唇忍不住溢起笑容。佐助被她往外推着,一边听她的告诫——“还有,记得晚上早点睡,这样你的失眠应该会好很多。”


宇智波佐助抱着一整袋蔬菜,里面装着几根长面包作为明天一早的早餐。


他向来不知道怎么去讨别人的喜欢,而且也不会说什么情话。亲吻或者拥抱对他而言几乎是无意义的事情,他一直认为,比起闲下来做这些事情,还不如好好调理漩涡鸣人岌岌可危的身体,尽量多煮几道对方喜欢的菜。


宇智波末裔本来连菜都不怎么会做,完成品顶多是个能熟。小时候他勉强学会,也只是为了养活自己罢了。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佐助的厨艺在一开始绝对算不上高超。


他虽然很少回家,不过,家里的三餐一直都是他来管的。虽然他的厨艺现在也没有到出神入化的境界,但这几年,他至少琢磨出了漩涡鸣人的口味。


他很喜欢漩涡鸣人给他的一切,像是他们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每天早晨醒来,鸣人都会揽着他的脖子给他一个热情的早安吻。又好比每次漩涡鸣人躺在床上可怜巴巴的求他帮忙按摩的样子,或者是更色情一些——鸣人在床上被他干着,光裸的大腿紧紧夹着他的腰,线条好看的小腿抵在他的背上,看上去被干的又爽又疼,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虽然有的时候,这个坚强的火影候选人是真的会哭出来。


他感到男人其实都很不喜欢这种被操控的感觉,尤其是在床上。男性肾上腺素分泌的那几天总是会很兴奋,佐助也不例外。但是他的爱人是个男人,本来就不适合承受这种异样的欢爱。鸣人不喜欢和他做,这是他最后的结论。


漩涡鸣人本来就是承受的一方,但是每每让他放下男性尊严的那一刻,佐助的心就像是被谁揪起来了一个小角一样的疼。


因此,他尽管再贪恋鸣人的身体,也不会主动去提出做爱的话。


宇智波佐助一本正经的窝在厨房里学着做蛋包饭,他甚至把自己的手都烫肿了。不过,看到形状漂亮的晚饭,他冷漠的脸上也流露了一丝笑意。


他小心翼翼的握起电话,输下那串数字,心脏微微的加速了跳动——裹着期待。


“喂?”


“鸣人……是我。你什么时候回……”


“啊,抱歉!佐助,我爱罗来了……我今晚回不去啦,你的晚饭自己解决!就这样,挂啦。”


电话的忙音响了起来,失望和空乏侵蚀着宇智波佐助脸颊上的温柔。他面无表情的挂上了电话,走到餐桌前拉开了凳子,一口一口的吞下那些应该还不错的食物。


他感觉如同嚼蜡。现在真的是连食物都没味道了。


宇智波佐助真的觉得力不从心。事实上,他想和漩涡鸣人增进感情,但是这些突如其来的东西却是的确让人没法应付。鸣人小心翼翼的接近他的时候他没怎么去注意,然后对方似乎就开始对他不冷不淡的了。


这也怪他。传说中实力强悍,连公认的、最有实力七代目候选人漩涡鸣人都搞不定的宇智波佐助,偏偏是个感情白痴。


宇智波末裔的高兴可能是笑笑,也可能是面无表情的凝视着你。


他的愤怒也可能是笑笑,或者又是面无表情的盯着你。


漩涡鸣人怎么判断别人的情绪?全靠语言。


宇智波佐助呢?面部表情,心理状态,语言。


所以,他们在一起真的很辛苦。


佐助挤了点洗洁精在盘子里,油污混着水被冲进了下水道,漩涡带着泡沫一圈一圈的,在碗池里浮动着中间的小黑窝像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不知道装着什么。他麻木的刷着碗具,黑色的好看眼睛深沉的低垂着。


剩下的蛋包饭被他裹着保鲜膜丢进了冰箱里,他想,鸣人如果还愿意吃就吃吧。洗澡、刷牙、读书,最后是睡觉。宇智波早都不知道这样单曲循环的生活有什么实质了,但是可笑的是他已经习惯了。


到底怎么样才能让漩涡鸣人再也离不开自己,安安分分的留着呢……他不知道。宇智波佐助一直以来都很聪明的脑袋一点都想不透这个问题。


鸣人……佐助睡着前低低地喃喃着。我们两个之间……可能真的……出了很大的问题啊。


其实他真的是个喜欢心血来潮做些什么的人。


门嘎吱一声响了,清脆的声音轻而易举的吵醒了本来睡眠就轻的佐助,他听到了窸窸窣窣换鞋的、衣料摩擦的声音,接着就是某人走进了卫生间。宇智波佐助没有想过,漩涡鸣人洗澡也可以洗的这么久。


水声延绵不绝,他感觉漩涡鸣人其实不是在洗澡,而是在准备着什么。


很久之后,门终于被拉开了。


“佐助?”拖鞋啪嗒啪嗒的声音响了一会儿,他感觉鸣人站在了自己的背后。对方轻轻的拉开了被子躺进去,呼吸轻轻的打在佐助的背上。


车在这里!https://m.weibo.cn/6501798721/4219054594620693

评论

热度(101)

  1. 生长之暮leaf帆子 转载了此文字
  2. uuleaf帆子 转载了此文字
  3. 怪卡leaf帆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