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s水仙】兄弟三十题(16-30)

蘑浆渣裂风虫R:

1-15




*四只s是四兄弟的设定,其他角色都只有一人


*年龄顺序:电影s比tvs大三岁,tvs比机械s大两岁,机械s比大电影s大四岁


*称呼私设:电影s-Schiffer,tvs-Skipper,机械s-Mechanical,大电影s-Skippah


*背景简介:四人是孤儿。电影s十六岁时加入雇佣兵集团,但一直骗弟弟们自己是正规军人(因为不想被唠叨),二十三岁时脱离集团和Kowalski(电影k)组成了二人自由佣兵团去闯天下;tvs暗地里很羡慕大哥,十八岁时以优秀的成绩考入军校,成为了一名特工,在经历了丹麦的事情后辗转八年投奔纽约中央,期间认识了爆破手Rico(tvr);机械s在哥哥弟弟都离家后去了霍博肯当黑老大,副手是Hans;大电影s自幼憧憬大哥,二十岁那年也说着要去闯天下而离家出走了,路上顺手救了一个孤儿青少年Private(大电影p)


 


电影s:混乱邪恶的疯子大哥


tvs:中立派恪守己责为家操碎了心的二哥


机械s:守序邪恶经常跟坏孩子们待一块的洁癖三哥


大电影s:守序善良有一个英雄的梦却没有英雄的能力的末弟








16.交女朋友要经过我同意


Skipper很不想承认Schiffer是他的哥哥,那家伙根本没有身为兄长的自觉,也没有尽到兄长的义务,但他却总在莫名其妙地时候摆出兄长架子来。 
那天Skipper罕见地接到了大哥的来电。 
“Skipper,mein schatz.”熟悉的磁性感,带着兄弟中最浓的德国口音和最纯正的德语。 
“别他妈的这么叫我,找我有事?” 
“你在跟Kitka女士交往?” 
“你怎么知道!?” 
“别废话,回答我。” 
“是,并且这跟你无关。” 
“别跟她交往。” 
“我和谁约会不需要你来同意。” 
“她是个危险人物,我只是给你提个醒。” 
“哦?危险到连你都来关心我了吗?我差点溺死在大西洋都不觉得那算什么危险。难道Kitka是甩过你吗?” 
对面传来几声咯咯的轻笑。 
“噢亲爱的,希望你不会被她‘生吞活剥’才好,她就是空中的血腥玫瑰。你会后悔的,等着瞧吧。” 
 
17.可以教我这个吗 
小小的Skippah扯着大哥的衣摆,指着被Schiffer高举的手枪央求道。 
而Schiffer也能看到,装作不在乎、视线却时不时瞄过来的二弟三弟眼中的期待。 
 
18.骗骗小孩而已 
“Schiffer!你他妈的给我坦白!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别再用骗小孩的那一套糊弄我……军方没有任何资料证明你是正规特工,他妈的老子找不到任!何!资!料!现在,你要么拿出证据来,要么——” 
Schiffer朝他开了枪。 
 
19.傻子,别哭了! 
“——哭也没法让Daddy和Mommy活过来。”Schiffer拍着弟弟的背说。 
“为什么!”Skipper哭红了的双眼恶狠狠地瞪着大哥,“你为什么还能那么冷静!?你什么、都不在乎、是不是!!” 
“生活还要继续……” 
“去你妈的生活!”Skipper将脸埋进双臂间啜泣。 
Schiffer没再说什么,因为他觉得他下一次开口就会忍不住要流泪了。 
 
20.不听话的惩罚 
这么说吧,被Skipper抓到,打一顿骂一顿,虽然肉痛,但过去了就过去了。 
这算好的了。 
要是做了什么触怒Schiffer的事……那家伙可是个恶魔,天知道他的“一时兴起”又会做出什么事来。 
 
21.半夜偷袭(某方) 
他成功地潜行到目标的床边,猎物呼吸平稳,看来还沉浸在美梦中。利刃顺着床沿靠近低频起伏的胸膛—— 
“唔——” 
“……S-ki-ppah—” 
Schiffer撑起身来,揉揉眼睛,嘴里迷糊地念叨,趴到床边看着被自己反摔在地上的末弟。 
“……你要知道,对一个不被束缚的目标,割喉总比刺胸有效。” 
Skippah嘟着嘴瞪了Schiffer一眼,抓过玩具刀窜出了大哥的房间。 
顺便一提,Skippah去偷袭Skipper时,Skipper甚至都没醒来就把Skippah摔翻了。 
Schiffer差点就得手了,那晚过后Skipper的脖子上留下了浅浅的一道疤痕。 
 
22.关於对方的某个糗事 
他们其实在一定程度上忌惮着自己的兄弟,说不定防备心还高于某些危险的敌人。 
因为他们都是一抓到时机就有可能毫不犹豫地说出自家兄弟童年糗事的人,而他们四个都是自尊心爆棚的存在。 
 
23.盖同一条被子 
冬天很冷的时候他们会一起睡,年幼的Mechanical和Skippah会往哥哥的怀里钻,最终Skipper被挤出被子外。 
 
24.才不是兄(弟)控 
别人偶尔会这么调侃他,而Schiffer只会笑着摇摇头,但并没有进一步否认。 
不过他确实不是什么弟控,那三个生命体于他而言更像是玩具,只不过每一个都独一无二,是他最重要的宝物。 
 
25.不管怎样你都是我哥(弟) 
Schiffer本来以为弟弟们知道真相后会再也不想见到他,但在和Skipper和咖啡时二弟却让他记得向Skippah保密; 
Skipper本来以为Schiffer是个冷血无情的疯子,但他还是不断收到大哥从各地寄给他的明信片; 
Mechanical本来以为Skipper会干脆除掉他和他的帮派,结果二哥只是让他骨折了一段时间; 
Skippah本来以为哥哥们都离他而去了,但是他在北风被入侵的影像里分别捕捉到了Schiffer和Mechanical的身影。 
 
26.在他人面前互相吐槽 
Schiffer偶尔会来中央探望Skipper,每一次都会闹得鸡飞狗跳,气氛上。 
比如有一次Julien闯进了低气压的兄弟会面中,而Skipper惊讶地得知Schiffer竟然认识Julien。 
并且,Schiffer就是把Julien空运到纽约的人。 
“你他妈的知不知道这家伙给我惹了多少麻烦!” 
“你既然觉得他麻烦为什么不干脆彻、底摆脱他呢?” 
“闭嘴!你以为任性妄为的自己很不可一世?亏本马戏团老板!” 
 
27.相似不相同 
亮蓝色,海蓝色,红色,冰蓝色。这是四人瞳孔的颜色。 
一样的黑发,成年后相近的体型,差异细微的德国口音。 
他们身上都带着一股危险的气息,但那给人的感觉是不同的。Schiffer是一头慵懒的雄狮,栖息在自己的领地里,看上去是那么的悠闲,一旦靠近却会被毫不留情地捕获、玩弄最后撕碎;Skipper是一只骄傲的鹰,不允许任何人挑战自己的尊严,发现猎物的瞬间俯冲而下,锐利的钩爪狠狠地嵌入猎物的头骨;Mechanical是一条潜伏的毒蛇,盘旋在黑暗的洞窟中,静静地等待落网却不自知的可怜鬼,瞧准时机直接窜出,将牙中的毒液注入甚至还来不及惨叫的猎物的血管中;Skippah是一只好动的鳄鱼,尚且年轻,但清楚自己所处的境况,比他弱小的存在会被直接碾碎,而比他强大的则会被拖入沼泽中窒息而死。 
 
28.私底下炫耀自己的哥哥(弟弟) 
中学时期的Skipper,面对大哥从来不表露一丝好感,但他还是会忍不住在同学面前吹嘘Schiffer又从什么危险地方给自己带了什么纪念品。 
 
29.一起拥有的秘密 
无论Schiffer、Skipper和Mechanical再怎么针锋相对,他们也始终没让Skippah察觉。 
一方面,Skipper在想要不要忍痛灭掉似乎随时会一时兴起而把事情全曝出来的Schiffer;另一方面,Skipper觉得Skippah的情报能力真是弱得不行。 
 
30.因为我们是兄弟嘛 
这是唯一一个他们四个还共存在世上的理由。 




End


作者的话:我全都要!!

评论

热度(24)

  1. 怪卡蘑浆渣裂风虫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