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喻叶】心中凶兽

半捻桃吟:

喻文州的心里住着一只凶兽。


 


   所有的人都知道,蓝雨队长喻文州,优雅温和,待人友善,而从始至终又精明至极,胜不骄败不燥,从容不迫的领导着蓝雨前进。因为这样那样鲜明的个人特质和选手风格,大家都以为,喻文州确实是个不争不抢,随和稳重的好人了。


 


   可是,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不想赢的职业选手。


 


   蓝雨输过,喻文州也输过,他平静,却不代表他不在意。早在手速输人之时,心中的凶兽就已经长出了爪子。没人知道隐忍沉默的少年如何在不甘和疼痛中踽踽,只知道后来他确是惊艳的破茧,再不被任何人轻视。


 


   而那些曾经被肆意伤害过的伤口早已黯淡,成为一口吐得畅快的浊气飞走了。或许梦中重现,或许他人再提,那也只不过是属于弱小的过去的记忆。只是翻覆在心底,那股独属于少年的坚韧和倔强,却被藏得好好的,藏在处之泰然的外表下,无人察觉。


 


   今天,蓝雨输给了雷霆。喻文州反躬自省,两位战术大师的对弈,而他到底是输在了手速,还是战术?


 


   手速,这是职业选手的硬性要求,喻文州已经独树一帜,独辟蹊径,甚至于把劣势变为优势,很客观的说,这几乎已经是极限,不能再进一步了。所以蓝雨的队员们都知道,如果不是语音不开放,他们不会输,不,他们会赢。蓝雨队长喻文州,一定是走在了思维的最前线,如果手速再快点,如果打字来得及,一定能瓦解这个针对性的战术。


 


   对,是因为这样,队长并没有犯错。队员们纷纷安慰道。


 


   喻文州笑了笑,如往常一样总结,复盘,解散。黄少天走出训练室时随手递过一瓶饮料:“队长别自责,我们下次一定会赢的!”


 


   喻文州接过来,指腹贴在冰冷的易拉罐上:“嗯。谢谢。我们会赢的。”


 


   是因为手速吗?喻文州想。好像是,但隐隐约约,有些本质的东西好像不是。


 


   喻文州擅长什么,不擅长什么,没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他不擅长的是迅速精准的操作,但他相信凭借战术,可以弥补手速上的缺陷,并且他也一直是这样做的,把缺点变成特点,甚至形成了独属于喻文州的战斗风格。可是今天却全盘皆输,因为手速,因为他曾经忿忿,而后释然,最后骄傲的手速。


 


   也许是这样吧。


 


   人无完人,这个道理喻文州也比别人更早的领悟了。可即使是这样,失败的滋味却是真的不好受。那头关押已久,咬牙切齿的凶兽终于又窸窸窣窣的动了,辗转反侧,搔首弄姿,叫人忐忑之余,又意味深长的滋长了心虚。


 


   或许它有名字,胜负欲,自尊心,迷惘,遗憾,止步于此的恐惧……很多很多。它全身缠绕着冷漠的冰和愤怒的火,轻易挣断囚笼,然后又是一副翻天倒海的样子。而没有人能杀死它,因为它藏在暗黑而柔软的深处,藏在一个情绪内敛的喻文州心底,无法宣之于口,也无法杀之后快。


 


   没有人懂它,也没有人懂他。


 


   喻文州一步步向自己的房间走去。他觉得脚步有点沉重又有点虚浮,好像踏在一团不真实的幻觉上,只有手上冰凉凉的饮料苟延残喘的链接着现实。


 


   失败是正常的,没有谁没尝过失败的滋味。


 


   可不甘心,不服气,不自信的情绪当然也是正常的。喻文州表面再平静,内心也必然会有激烈的起伏和波澜。甚至外表越平静,思维越清晰,这种情绪的漩涡就会越深。成熟理性的人当然会想得更多,虽然他们不常有这种波动,但却会在罕见的一两次波动中难以拔足,不再是一顿大闸蟹,一顿火锅,一顿发泄似的虐杀能平息的了。


 


   任何语言都只是浮光掠影——加油,努力,尽力了。这种不痛不痒的通用安慰语言不再能撼动心中那只狡猾的凶兽,只能咬紧牙,等它癫狂的肆虐过后,重得一片宁静的沉寂。


 


   喻文州想,其实我或许也需要能打倒怪兽的勇士。


 


   他慢慢踱到电脑前坐下。喻文州看到QQ在桌面右下角跳动,鼠标移过去,一长串的头像分别发出不同的信息。


 


   郑轩 21:35 队长这不怪你!我们继续努力!


 


——嗯,谢谢你,早点睡。


 


   春易老 20:18 大神他们太卑鄙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怒]下次我们一定能杀他们个十比零!!!蓝雨必胜!!!!


 


 


——一起加油。


 


   黄少天 21:36 队长我刚刚看到G市开了一家新的海鲜自助!!!周末和小卢他们一块去吧?别太自责了要开心一点[微笑][微笑][微笑]


 


 


——那我们抓紧完成这周的训练任务吧[奋斗]


 


   叶修 19:59 看我的吧!


 


 


——嗯,加油,看你的……嗯?!


 


   喻文州打字的手顿住,这谁?发的什么?


 


   他突然警惕,紧张,惊觉。


 


   他连忙删掉打了一半的字,斟酌了片刻,又打:看你干嘛?


 


   喻文州一回味,觉得这四个字有种生硬的顶撞,虽然他真的是诚心诚意的想知道叶修要他看什么。于是又删,又打:看你的什么?


 


   再一回味,这句子本本分分老老实实,颇有一种愚钝之感。喻文州从不想在这样的交流中处于智商的下风,只好再删,换上一个粗粗的“?”。


 


   那边嬉皮笑脸的发来一个笑脸,说:记得看我比赛。有机会的话,帮你报仇!


 


   喻文州在屏幕前失笑,这人太可爱了吧,帮我报仇是指要打败雷霆吗?可再怎么说,叶修是属于兴欣的,就算是打败了雷霆,又如何能记在蓝雨的头上呢?再说了,战场上这种胜胜负负,根本不能上升为仇啊恨啊,顶多算一次暗不服输的意难平,作为职业选手,这种情绪很快就要处理掉,否则早就干不下去了!


 


   好!等你报仇!喻文州发。


 


   叶修不再回复了,喻文州也没再等。他啪嗒一下开了饮料,还没凑到嘴边就闻到了沁人的香甜味。G市人嗜甜,这种气味让他很舒心。喻文州喝了一口,那饮料的温度竟然刚刚好,既不是刚从冰柜里拿出来时锥人的寒,也不是放得太久以后变得浓稠甜腻的温。他在心底小小的雀跃了一番,慢慢浏览着一些不紧不慢、不痛不痒的新闻,然后慢慢的把它喝完了。


 


 


 


 


   第十六轮,兴欣对雷霆。


 


   蓝雨一众早早完成了训练任务,一个个游手好闲。黄少天更是兴高采烈,买来瓜果零食,邀请众人围观兴欣和雷霆的比赛。


 


   “快快快,准备开始了!”黄少天有些激动的招呼着。“我去叫队长!”他疾步向喻文州的房间走去。然而身后幽然冒出一个声音:“少天,我在这。”


 


   黄少天扭头,赫然看见喻文州早就抱着本子坐在了沙发边上。


 


   “哇!你什么时候来的!”黄少天愕然。


 


   “看了十五分钟广告。”喻文州笑着说。


 


   “骗人的吧队长!什么时候这么无聊了!”卢瀚文叹道。


 


   “正好没事做。准备开始了,注意看吧。”喻文州继续笑。


 


   于是大家又认认真真转向了电视屏幕。两队人马冲锋,交手,战至火热。众人看得津津有味,时而拍桌狂笑,时而长吁长叹,气氛轻松又活泼。唯有喻文州轻锁个眉,聚精会神的看着。


 


   兴欣采取的是BOX-1战术,目标很明显,雷霆战队的战斗核心兼总指挥,肖时钦。无数火力支持,无数技能掩护,那君莫笑蹿到生灵灭前面,刺、挑、戳、斩,炮击、盾击、矛伤、枪伤……暴风骤雨的打击下,叶修竟然还扯出空来问道:


 


   “怎么样?还有没有时间打字啊?”


 


   喻文州顿感心肝一颤。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心跳漏了一拍。有什么东西纷乱的从缺口里迸发出来,偏偏他盯着比赛,没有心思好好把它们理顺。


   “要命还是要指挥?”叶修问。


 


   肖时钦自然是无暇回答这个问题,他的队友却急急帮他决定了。“必须要救队长!”戴妍琦在频道里喊道。奈何君莫笑的攻势实在是太猛烈,任何的犹豫和疏忽,都可能立刻把生灵灭送出战场。


 


   肖时钦心里何尝不是在泛苦,此时此刻,他拼了命想要挤出一点机会指挥。可是一旦指挥,就必然要停下手上对生灵灭的操作。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雷霆完美的攻势垮散。


 


   那一次喻文州心中的无奈和苦楚,他完整的感受到了!


 


   比赛最终还是以兴欣的胜利结束,众人皆道这是给蓝雨上了一课。喻文州在喧闹之中抬手捂住了胸口,他似乎听到它在躁动的嘶鸣。


 


   原来叶修说的“帮你报仇”,根本就不是指打败雷霆!打败雷霆有很多种方式,喻文州坚信,就算是与肖时钦比手速,比战术多变,叶修也绝不会输。可他偏偏是采用了这种方式,凌厉,逼人,以牙还牙。


 


   打败雷霆是叶修固有的目标,而用这种办法打败雷霆,则是为了喻文州的另一个目标了。


 


   原来是这样吗?喻文州想。他觉得自己有点喘不上气,胸口好像长出了某种带刺的艳丽的花,正在趾高气昂的抢夺空气。而他不仅不会把它恶狠狠拔了,甚至要小心翼翼的把它捧在怀里,不让它被碰掉一片叶子。


 


   这简直是世界上最有效的安慰了。心里那头作怪的野兽几乎遭受重创,萎靡不振,再也闹腾不起来了。它有限的空间甚至还要遭到一丛玫瑰的削减,只听得它日夜呜咽,日夜消沉的哀鸣。


 


   再见了,庙队。我要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了。喻文州欢呼道。


 


 


 


 


 


   “……额。”黄少天望天。


 


   “……队长。”郑轩无奈。


   


   “……加油啊队长!”宋晓呐喊。


 


   说是要寻找自己的幸福,但是还是让整个蓝雨都知道了。整个蓝雨陪着喻文州追叶修追了半年,翻遍无数恋爱秘籍,苦思无数甜蜜情话,最后,喻文州一条都没有发出去。


 


    于是半年来,谈恋爱变成谈战术,整个庙队的努力全是原地踏步。太保守了,黄少天评价道,怂成这个样子,我觉得老叶可能已经忍不住回家结婚了。


 


   这话他只敢私下说,让喻文州听见了,可能要买凶杀人。


 


    在众人愤怒的催促下,喻文州同志终于选了个9月9日准备告白。本来都准备好了,QQ上直抒胸臆,一旦同意立马奔现,不带一丁点犹豫的,然后从此私奔到天涯海角。结果关键时刻,喻文州敲了半小时,被无数队友更正修改提出建议的告白辞被他删了个干净。


 


   黄少天眼睛都要鼓起来:“啊!!!看不下去了!!!”


 


   喻文州却是自有自己的思量:“他就爱荣耀,在荣耀里告白不是更好?答应了,我立刻燃放1899的烟花,让全荣耀都知道我们在一起了。”


 


   “加油啊队长!”宋晓呐喊。


 


   于是喻文州约了叶修上线,地点鸳鸯湖,两人各持一个小号。喻文州依然玩的是术士,叶修却拿了个神枪,两人并肩站在一起,对着蒸汽氤氲的鸳鸯湖欣赏了半天。


 


   “文州,叫我来不会是看风景的吧?”叶修说。


 


   “不全是。”喻文州回。


 


   “我有话想要和你说。”喻文州打字。


 


   “那你说呀。”叶修无聊的向着湖水开了几枪,溅起几簇带着热气的水花。


 


   “……”结果喻文州那边却是长久的沉默了,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叶修看不到,蓝雨内部正在进行一场粗暴的抢键盘战争,喻文州死死抱着键盘,所有的队友都在拼命的抢夺它。


 


   “拿来!我他妈看不下去了!”黄少天崩溃道。


 


   “我他妈也是!”卢瀚文学着他的腔调大喊。


 


   “这是什么烂剧!靠!我不想追了!”郑轩哭诉,更新了半年,男女主角的关系原地打圈,甚至一个爱字都没说过。刚刚准备要说了,又被喻文州犹豫的删掉了。


 


   “不…我只是在思考更完美的措辞!”喻文州挣扎道。


 


   “别思考了!叶神发来了一个pk请求!”李远说。


 


   喻文州连忙抬起头,颤抖着移动鼠标过去点击同意。他还没问好端端的干嘛pk,叶修就兀自发来了消息:“小喻选手想好没?我也有话要说,你不说,我可就说了啊!”


 


   “你说。”喻文州道。


 


   “先陪我打一盘,打完你就知道了。”叶修回。神枪一个弹射飞过来,嗖的一下,一枚子弹擦过术士身侧,狠狠轰击在他身后的灰色掩体上。


 


   喻文州立刻移动身形,躲避神枪手的攻击。叶修的攻击频率很快,攻势凶狠,好像一种怒极了的宣泄。


 


   喻文州本就无心pk,在这种状况下更是束手无策。很快,术士血条清空,叶修操纵着神枪手走过来,头上冒着一个文字泡——“保存录像。”


 


   喻文州立刻点了保存,正想问他要说什么,就看到角色被强制退出了竞技场。原来叶修立即下线了,毫不拖泥带水,绝情无比。


 


   郑轩打了个冷颤:“这是——”


 


   喻文州垂了垂眼睛,笑容消失了。


   


   被人吊着打了一顿,打完以后对方毫不犹豫的下线了,这还能是什么?被拒绝了呗。看来鸳鸯湖这个地点太带有感情色彩,一下就被叶修猜出来了。


 


   李远问道:“那干嘛非得保存录像呢?”


 


   喻文州充耳不闻,自顾自的点开那个刚刚保存的战斗视频。众人噤若寒蝉,安静的陪着他又看了一遍。内容很简单,神枪手虐打术士,整个战斗过程不到三分钟。


 


   喻文州面无表情的看完,静默了一会,正准备退出游戏。突然有人大叫一声:“队长等等!”


 


   说话的是徐景熙:“你看后面那块儿石墙!快看上面的弹孔!”


 


   喻文州迅速转换视角,众人一齐向那被血和弹药染成黑红的石墙看去。只见一片凌乱、一片凹坑之中,那些清晰洞黑的弹孔赫然排列出一颗歪歪扭扭的桃心,不知道作者练过多少次,才能保证万无一失的画完它。


 


 


 


 


 


 


   喻文州看见那只凶兽温驯的跪下来,低眉顺眼,俯首帖耳,然后赫然变作一头长着角的小鹿。不用猜就知道,它马上就要开始它热烈而幸福的撞击。


 


 


 


END


 


啊啊啊啊啊我火速赶来报名!!!!!!!


 


 


 


 


 


   


 


 


END


 

评论

热度(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