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安利】AO3上的俄语银英同人

Mark

Matjes:

AO3上有许多俄国太太写的银英同人,其中不乏佳作。趁着爬墙间隙,来安利下个人比较喜爱的一些文。


我没点过俄语这个技能,看文时用的是谷歌俄译英,译文读起来相当顺畅,基本没啥障碍(赞一下谷歌翻译)。有时译文词句与正常英语稍有差别,比如挂着-skoy、-skaya、-skogo之类萌萌的俄语后缀,但不影响理解。偶尔碰到难懂的地方,结合上下文脑补一下也就ok了。总之,阅读难度不比一般英语同人高多少,当然要是能看原文就更好啦。


这里列出的文偏同盟侧,也有一些涉及帝国侧人物,多数是我大半年前看的,如果什么地方记岔了,欢迎指正。


1. 长篇


另一分支 作者:AnnetCat【个人最喜欢的俄语同人作者,杨粉+尚书粉,为很多人物写过文】


群像长文,标题指的是800年4月,奥贝斯坦遇刺身亡后衍生的AU。相较原作,银河政局有所变动,然而万变不离BE,该死(x)的主要人物基本还是都死了,只不过换个死法……全文结构为ABAB交错,A部分展开波澜壮阔的银河新史,B部分穿插安妮罗杰十多年的心路历程,到作品中后部双线合一,推向结局,感染力惊人。莱、杨、罗、米、菲、尤、希、爱等人物都塑造得很棒,姐姐大人因为获得了独立视角,也是满满的存在感。


伊谢尔伦岁月 作者:AnnetCat


同一作者的另一长文。与前一篇不同,此文是基于原创女主的个人视角,描绘796-800年间,她亲身经历的那个伊谢尔伦黄金时代。女主干脆就叫玛丽苏,但文中其实并没有多少玛丽苏元素。女主出身普通才能普通际遇普通,凭努力从机械师做到飞行员,唯一的苏点大概是和布鲁姆哈尔特谈恋爱,然而鉴于原作剧情线,这段感情难逃BE。比克古夫人出场虽短,却令人印象深刻。尾声部分的一些情节略显突兀,有点遗憾。


 


2. 中篇


……青年时代&你比想象的更强大 作者:Aucella【个人最喜欢的帝国侧俄语作者】


这两篇是一个系列,讲述法伦海特弃文从武的经历及早期军旅生涯。作者长于细节刻画,无论写乱世里小贵族的没落,写军营生活,写小规模舰队战,都颇具真实感和代入感。法与梅尔卡兹的情谊也得到深入挖掘,第二篇的标题就取自梅对法的鼓励。梅还告诫他切莫善攻不善守、顾首不顾尾,或许可以看作对他结局的悲哀预示。以及人文学科果然一穷穷千年噗,经管和工程则一路热门到宇宙时代……以法伦海特为主角的文我看得不多,最中意的就是这两篇。


另一条道路 作者:Aucella


AU,某早期战役(作者设定的列古尼札可能有误,看文中描述,更像是第六次伊谢尔伦会战)中,莱和吉因座舰被毁漂流到同盟方军舰上,此后隐瞒身份,从俘虏营开始步步奋斗。事实证明大佬到哪都是大佬,这俩进入军校并迅速崭露头角,还大受众女生欢迎(……)。莱打算把见过一面的杨招过来一起打回老家去,结尾他跟吉一起加入十三舰队准备攻取伊谢尔伦——所以算是计划通吧。可惜写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我还想看后文呢喂……


艾尔法西尔,788年 作者:AnnetCat


菲列特列加视角,回忆艾尔法西尔事件始末。“记忆”作为全文关键词,连接着当下和过去两个时空,二者交替出现。当下的菲不时对杨的照片说话,而在回忆部分,作者把艾尔法西尔围城中的乱局描述得异常细致,就像菲的照相机记忆一样,充斥着种种她“宁愿忘掉却无论如何忘不掉”的可怕细节。杨直到回忆末尾才短暂出场,却如同黑暗中亮起一点烛光。最后两个时空交叠成菲的一声呼唤,唯一一次说出杨的名字,效果相当震撼。


小猫 作者:AnnetCat


尤里安的童年,前半部分是温馨的敏兹父子日常,后半部分从尤父阵亡写到尤去杨家前夕。标题中的“小猫”既指尤收养的宠物,也可能喻指他自己。文中孤儿院院长对小尤的早熟表示担忧,并指出这孩子之所以恪守秩序与纪律(姆莱:???),把一切收拾得井井有条,是因为潜意识里渴望在动荡的人生中谋求稳定,以为稳定之物不会像双亲那样凭空消失。这个心理分析蛮有意思,卡介伦一听,就把小尤丢给毫无秩序感的杨了……


 


3. 短篇(正剧向)


平民 作者:AnnetCat


AU,杨存活到战后,为某历史系教授代上一堂课,听众是大一新生且并不知晓其身份。教授要他上古代文化史,谁知学生表示文化史忒无聊我们要听战争史!杨虽然无语但还是服(正)从(中)民(下)主(怀),从汉尼拔恺撒一路讲到二战再讲到莱皇,发挥极佳,大概比他讲文化史好多了。下课后学生A:这牛人谁啊我没听清他叫啥……学生B:看xx教材yy页。学生A:不可能啊一点也不像。这人完全不像个军人。这篇文很短,却写出了杨这个人物的矛盾性。


面对面 作者:AnnetCat


承接原作剧情线,略带灵异色彩。801年8月,希尔德与尤里安正式会谈,会议室内,两人同时看到了逝者的身影——希尔德看见莱因哈特,尤里安看见杨。他们都以为那是会议室里挂的画像,在逝者无言的注目和鼓励下顺利完成会谈。然后一问才发现哪有什么画像啊!呃这事还是你知我知保密好了……但他俩的确延续了逝者未尽的使命,何况两位鬼魂先生见到对方似乎很高兴呢。


魔法学徒 作者:Alfhild【兼跨帝国同盟两方的作者】


原作剧情线,分四部分叙述尤里安在伯伦希尔上及其后的经历,小标题分别取自塔罗牌的“愚者”、“皇帝”、“皇后”和“世界”,对应的人物也跟银英塔罗牌相同。伯伦希尔上的这段,原作中只是匆匆带过,所以这篇文是个不错的补充。作品前段插入对布鲁姆哈尔特及蔷薇骑士团的回忆,顺便表达了俄国观众の困惑:为啥红茶+伏特加叫作“俄国茶”(那条雷神之锤密码)?也许只有高尼夫知道吧……(明明是你看的字幕错了啦)


民主女神 作者:Greykite


抒情风格的洁西卡小传,描述她的志向和事业,她与杨的共同理想与矛盾分歧,以及两人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头尾两部分是冷酷得近乎绝望的现实情形,中间插进一段缥缈的幻梦:洁作为政府首脑,造访担任顾问的杨的居所,两人保持着精神伴侣关系。在现实的映照下,梦境显得既美好又脆弱,破灭后徒留一句“诸神善妒”的喟叹。


回家 作者:AnnetCat


AU,巴米利恩一役,高尼夫并未战死,不过座机遭到破坏,他困在机舱里动不了,也没法跟外界联系,氧气储备眼看就要见底……然后各种峰回路转。作品前半部分把那种绝境中的绝望写得真真切切,高尼夫留的“绝笔”也特别高尼夫式;相比之下,后半部分的辗转经历写得有点草率,结尾也稍显乏力。


同名者 作者:AnnetCat


奇霍伊萨战役中,两位肯拉特的相遇片段。补给舰队糊里糊涂被自己人捅了一刀,在十三岁的小肯拉特眼里,战场一角简直与地狱无异,这孩子的心理变化基本就是:???→!!!→…… 从整个儿懵掉到强作镇定救治伤员的过程写得挺到位。


春天将会到来 作者:AnnetCat


先寇布与卡琳之母罗莎琳的冬日爱情故事,标题取自卡琳唱过的那首歌。露水情缘中暗藏忧伤,战场的恐怖和人生的无常有如寒流,始终在温柔缱绻的表面下涌动。“严冬终有尽头,战争却未必如此。”两人的相遇、离别都写得很淡很克制,仿佛那是再正常不过的小事;读者心头却留下说不出的压抑与悲凉。


 


4. 短篇(轻松向)


猫咪有权利》 作者:AnnetCat


略带喜剧色彩的AU,奥贝斯坦存活,与伊谢尔伦方就巴拉特事务展开谈判,双方在公文表述上争执不下,尤里安要求用“有权利……”,奥则坚持用“被准许……”,谈判陷入僵局。结果到了晚上,这俩分别给自家猫狗买鸡肉,在肉铺碰上了。两人就宠物的“权利”和“准许”问题展开了(还算)亲切友好的讨论,于是接下来的谈判大概会轻松一点……?


智商 作者:CatiZza【这位作者写过一系列杨舰队相关短篇】


杨舰队成员玩智商测试,发现波布兰的智商高得出乎意料,位居全舰队第二。众人:诶这家伙当真是啥啥星球的高等生物么,那你干嘛不去指挥舰队,非要开小飞机?一连串问答都挺有趣的,果然是高智商人群(x)。最后大家商议要不要黑进帝国军系统,看看毕典菲尔特智商几何,可怜的老毕怒中一枪。


 作者:AnnetCat


亚斯提战役前夕,洁西卡邀拉普和杨去溜冰,后者内心是拒绝的,但还是给拐去了。冰场上,杨同学的表现果真不负众望(?),啪叽一声带着另两人摔作汉堡状。拉普压在最底下,悲催地断了腿,因此无法参加亚斯提会战(银河版塞翁失马)。第六舰队一战覆灭,杨声名大噪,拉普叹息:我腿要是没断,没准就能说服慕亚提督了……看过剧透的人表示大哥你想多了,还不快谢谢作者把你救出田中魔掌~


四目相对 作者:AnnetCat


罗严塔尔进攻伊谢尔伦期间,通讯屏幕上每每出现一只神秘的肥猫(其实就是杨家那只),对他报以优雅的鄙视。罗表面不动声色,心里暗暗发毛,觉得这猫仿佛能看穿他内心深处的阴影。旗舰上的围观群众悄悄表示这俩太像了!(看来俄国粉丝也get了“罗喵”这个梗。)最后罗进占要塞,肥猫噩梦似乎总算消失了,然而副官:啊啊啊阁下您袖子上粘了猫毛……


给貘喝的白兰地》 作者:AnnetCat


一只爱喝白兰地的神奇生物闯入伊谢尔伦,鸡飞狗跳,各人各反应。杨家肥猫仍有精彩表现——数数这作者都写了多少回猫了,连名字里都带猫,八成是我大拜猫教教徒,写起猫来那叫一个活灵活现。


************


呃,都快写成AnnetCat独家推文了,捂脸……所以这是一份纯粹基于个人主观偏好的列表,AO3上还有很多其他面向的银英文。目前俄语文共有两百多篇,是英语文三倍之多,简直丧病。俄国人民有时候脑洞清奇,我见过缪拉爱上菲列特利加、卡琳爱上亚典波罗、秃鹰之城爱上伊谢尔伦等等CP,写得还都像模像样,耽美向也是五花八门,有兴趣可以自行发掘。


附记:一堆文看下来,我终于学会了俄语……的两个词,那就是杨的名字:Ян Вэньли。赞美AO3,名副其实的外语学习小帮手!(你够了

评论

热度(163)

  1. 树楠Matje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