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贱虫】疼

Murphy:

容我再丧一篇😄。


哎呀,一写贱虫就想骗你们是糖,啊哈哈哈哈。是糖啦是糖啦~


————————


蜘蛛侠以为死侍是不会疼的。




死侍会疼,疼到受不了就不停说话大声笑,笑的时候眼角还会流眼泪。


蜘蛛侠和死侍见面时总是戴着面罩,所以蜘蛛侠一直都不知道。




也因为如此,Peter在发现Wade还有另外一处公寓,并且下决心潜进去试图……他也不知道想找什么……结果发现空荡荡的房间只有堆满地板的酒和各种止痛药瓶之后,被这背后预示的事实刺的几乎跪在地上干呕。




这给他们的行动造成了阻碍。


蜘蛛侠会毫不犹豫的把死侍当盾牌或者诱饵,有时候甚至当成武器丢向敌人。他们这样合作很多年,颇有默契。


Peter的新认知破坏了这默契。




在应该闪到Wade背后躲避铺天盖地爆速飞行的玻璃碎片的瞬间,蜘蛛侠站在死侍身前呆住了。


Wade已经闪开了位置好让Peter退到自己身后,可他的小宝贝儿背对着他一动不动。




“Spidey!”


Wade伸手用力把Peter猛往后扯,同时转身挡在Peter身前。手臂上被抓的疼痛唤醒了蜘蛛侠,向后倒去的同时射出蛛丝在Wade身后形成屏障。




蛛网屏障太薄,也太慢,死侍照例被扎成了刺猬,而蜘蛛侠也受了伤。


死侍暴怒,划开蛛网一头冲了回去。Peter想跟上,一条腿上扎着玻璃的伤口被扯动,疼的他踉跄跪倒。


低头看看身上因为那个傻瓜没来得及挡住而受的几处伤,血渗出来慢慢让制服小范围变成更深的红色。抬头看死侍插满玻璃的后背大腿……随着打斗零星不断玻璃落地的脆响不停传到Peter耳朵里。死侍的制服依然红的很匀称……Peter第一次意识到那是因为血已经浸满了它。


拔掉碎玻璃,用蛛丝裹住伤口,蜘蛛侠咬着牙再次投入战斗。




//////




死侍的自愈能力并没有他自己吹嘘的那么好。


他不能像金刚狼一样站在那等两秒钟,伤口就平复如新。于是就学会了支离破碎满身伤口的战斗到最后。疼到了极点不是麻木,而是疯狂。反正他也不可能被疼晕,反正他早就疯了。


受伤瞬间的猛烈剧痛会让大多数人,包括金刚狼,面目狰狞的停顿下来。可一点也减缓不了死侍的动作。遇到蜘蛛侠前,死侍只是觉得这样很酷,认识小蜘蛛后,Wade下意识的更加注意不要叫的那么真切,疼的时候说话也不要抖,实在抖的止不住就笑。




他甚至藏起了自己的止痛药。


死侍总是花很多钱买止痛药。很多很多钱。很多很多药。用处不大,药效无比短暂,就像放下杯子就会失去提神效果的咖啡。死侍曾经整把整把不停的吃药,直到跌入地狱……又被灭霸的诅咒拖回现世。




不是什么美好回忆。


那时候没有什么东西牵扯他的精力,疼的太过专注,也就特别特别的疼。




现在他有了Peter。


而Peter以为他不会疼。


于是他决定自己不疼。




//////




Wade一脸困惑的趴在床上,已经处理好伤口的Peter跪在一边一点点帮他挑出还在皮肉里的玻璃渣。


“Peter,伤口长好的时候就会把玻璃挤出来了,你用不着弄脏手。”


Wade看地上被撕成一片片的制服,继续说:“我的衣服……”


“这样好的快一点。”Peter手很稳,声音很干。


“算上补制服的时间可就不一定了。”Wade哼起小调。


“医院都是这样处理伤口的,你知道,把衣服剪开,避免二次伤害什么的……”Peter真的只是按照自己看过的电影那样顺手把伤口处的衣服撕了,现在仔细想起来,有点不好意思。


“我们这是在玩医生游戏?哇哦,小蜘蛛你终于开窍了!”Wade从床上弹起来把身上还剩下的破布也扯掉了,又弯腰伸手指挑起Peter下巴,压低嗓音,“医生,我没有钱付给您怎么办呢,不如……”


又跳起来自顾自摆了几个玛丽莲梦露的经典姿势,冲着小蜘蛛狂甩飞吻。




Peter心情很复杂。


慢慢干掉的血渍绷的指尖发紧,手里的玻璃碎片滑脱,落在地板上一声脆响,响声不大,却震的Peter一哆嗦。


“小宝贝儿,你脸上的肌肉为什么不停的颤?”Wade贴近Peter的脸仔细看,两只手比划着继续说,“亲爱的你怎么做到让它们向不同方向动的?”




Peter伸出手指,摸了摸Wade的眼角。


指尖的凝固的血,化开了。红色的血液被眼角残留的泪水晕开,扩散出去,很是好看。


Wade不知道自己疼的时候会流眼泪。泪滴划过的触感太过微弱,凭他伤痕累累的皮肤无法感知。




“疼……”Peter只发出一个气声就哽住了。


“在这别动,我去搞点止痛药。”Wade以为Peter的伤口疼。


“我从你自己的公寓拿了一点……”


Wade定住了。


“我可以吃一点吗。”


Peter瘸着腿,从背包里翻出一瓶药,倒了一颗放进嘴里,拿着剩下的走到Wade面前,说:“你需要多少?必须要用酒吗?一瓶够吗?我拿的时候,忘,忘了,忘了……”




Wade没能听清后面的话,无所不能的神奇蜘蛛侠就站在他面前,咧开嘴哭的像个委屈至极无法自控的孩子。




Peter过了很久才冷静下来,Wade拿来一罐可乐给他冰哭肿的眼睛。




“我没有故意骗你。”Wade抓了一把止痛药,一颗颗丢进嘴里,像在吃爆米花。


“你有!”Peter接过可乐,顺手打开,递给Wade送药。


“你没有问过啊。”Wade又去拿了一罐,继续给Peter冰眼睛。“而且也没有你的小脑袋想的那么疼。”


“是,因为不疼你才买空了药店的止痛药。”Peter瞪了他一眼。


“购物习惯罢了,很难改。真的不疼,从有了你之后就不疼了。”Wade扯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给你最后一个说实话的机会。”Peter挥可乐。


“……”


Wade捂住了自己的嘴。


Peter嘴一瘪又哭了。


Wade心疼的把他的小宝贝儿搂在怀里,咧开嘴对着墙壁无声的不停笑。




“小蜘蛛,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昨天。”


“那今天没能躲开攻击就是因为……”


“我想躲的,可忽然想到……我们得换个作战方式,Wade。”


“是啊,我们得拆伙了。”


Peter一脸震惊的抬头。


“我早就想过,如果你发现,我们就只能单独行动了,想杀我的人可比想对你动手的人多。”Wade低头亲一下Peter额头,解释着,“如果你还要顾及到我的安全,我们怎么保证你的安全呢。”


“可是……”


“没有商量余地,我坚持!”


“可是这也只是让你在我看不到的地方……”


“Peter!看着我!”


Peter安静下来。


Wade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我坚持!”


——————END——————




另:此篇又名——为什么在《骄傲》一文中贱贱和小虫不再联合行动。




我怎么又把小蜘蛛弄哭了。

评论

热度(343)

  1. 快来削我啊Murph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