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all叶】不良少年▪23

慕瑾:

87


夏天不适合午睡。


裹着满身闷热痛苦地坐起身的孙哲平张口,企图呼吸下空气,却是被火热的风填了满口。


四肢都酥软无力,脑袋也昏沉得不行,这让孙哲平颇不爽快,赶紧起身来到浴室里,三两下扒掉衣服,就着冷水洗了个醒脑澡。


水压不大,水流声淅淅沥沥,可以听清外头的声响。于是孙哲平便听到了自己家的门被敲打,有气无力的,像被饿了十几二十年的乞丐上门乞讨来了。


孙哲平微微皱眉,刚开始以为是自个的好兄弟张佳乐又来找他分享泡妞心得了,仔细一听,倒是听清了有个挺年轻的声音拖着声调喊开门,我是家庭教师叶修,孙先生叫我来上课的。


孙哲平顿时关掉开关,冷笑起来,暗自思索道他爸妈还真是不死心,高一的暑假才刚放几天就找了好几个家教了,但是有用吗?哪个家教最后不是被他吓得夹紧了尾巴逃跑。


孙哲平是R中的学生,准高二,算得上是R中这么个小破学校里的传奇——打架斗殴少不了他,敢于挑战师长,逃课翘课顶撞老师就没有他不敢的,偏偏成绩又不算差,没有前五十都能进前一百,也算是奇葩一个。


他的父母一直觉得自己儿子就是心理出了点问题,可能是受了什么伤害,或者是从小和自己儿子玩的那个张佳乐受了什么情伤,带着儿子也不太正常起来了,总之他们从没有放弃自己的孩子,找了不少家庭老师企图一边提高儿子的成绩一边开导他,可每一次找来的老师都会苦着脸和孙父孙母告别,那恨不得早死早超生的表情总是震惊着这对夫妻。


孙哲平听到新家教的声音也不急,心里折磨着这次要怎么折腾这个蠢蛋,手上拿着毛巾擦身子,猛然间就想到了个顶好的主意。


“门没锁,你开门进来吧。”


孙哲平这么说了一句,叶修才终于可以打开门走进开着冷气的房子里,他差点以为自己要融化在这个无情的夏天里。


但是更可怕的还在等着他。


刚一开门,他就看到看他的教学对象,那个十六岁的少年只在下身裹了浴巾,将颇坚实的有着六块腹肌的上身显露无遗,见到叶修时表情也不带一点害臊的,爽朗地朝叶修笑了笑,说:“老师好。”


叶修不知道孙哲平打的什么主意,但他随遇而安,找了个空的沙发坐下,平静地问:“孙哲平同学是吧?”


那头的孙哲平心里还挺开心,他不像这个年纪的少年一样忌讳男男之间的不纯关系,因此在一看到叶修的脸时他就想,这个人长得真符合他的口味,嫩嫩白白的,看起来涉世未深,有种很好吃的清纯感。


一面想着,他一面起身,来到叶修面前后便将一只腿的膝盖卡进叶修的双腿间,就着半跪在沙发上的姿势,孙哲平的脸凑近叶修,呼吸交缠间他低笑着答道:“我是。”


“是就好,”叶修笑着抬头,毫不在意两个人的嘴唇近在咫尺似的,“不搞清楚我还以为是大卫成精了呢。”


孙哲平愣了愣,不出声回话,思考起这句话什么意思。


叶修却是看穿了孙哲平的疑惑,出声解释道:“《大卫》,米开朗基罗的雕塑作品,是个裸男,长得还挺俊,和你有七八分像。”


“……”孙哲平沉默了一下,像是被气乐了,抬起手捏住叶修的两颊,用自己额头抵着叶修的,轻声道,“你这个老师倒是和别的不太一样……话说你知道在你之前有十几个老师都因为教不下去逃跑了吗?”


“这个知道,你爸妈有告诉我。”叶修说,“我之前还在琢磨为什么呢,现在看来不会是因为你老是骚扰他们害的吧?”


“这倒不是。”孙哲平坦诚,“骚扰老师你可还是第一个。”叶修的脸颊软软的,可能是因为带了点婴儿肥,孙哲平捏着觉得手感挺好。


“那就好,”叶修脸上有松了一口气的放松感,“我特别怕你老是这么搞,把人直老师都搞成弯老师,到时候他们还要找你要你负责,那就很恐怖了。”他补充道,“挺多耽美文是这样写的。”


孙哲平真的沉默了,这个老师脑回路不太正常,搁别人身上现在要么恼羞成怒给他一巴掌,要么就是被吓得仓皇出逃了,这个人居然还可以一边被这样压迫着一边和他谈耽美艺术。话说耽美是什么意思啊?


叶修好像又看穿孙哲平的不解,解释道:“耽美就是男人和男人……唔。”


他话还没说完,孙哲平就捏着他的脸逼迫他抬起头来,危险的眼神刺向叶修:“老师很懂同性的事嘛……你喜欢男人?”


叶修望着他,不承认也不否认。


“那老师喜不喜欢我这款?”孙哲平露出一个痞痞的笑,另一只手抬起了,用食指指腹摩擦着叶修的嘴唇,而后带着命令的语气道,“老师,把舌头伸出来。”


叶修的眸子很黑,望着孙哲平时好似一泓清泉,没有一点杂质,却更让人想要破坏。


孙哲平的心脏突然加快,平时游刃有余的他此刻好像被叶修这样干净的眼睛盯得发慌了,说到底他也只有十六岁,平时在学校再怎么混蛋他也是没有谈过恋爱亲过人的处男,这些招数可以唬唬那些本身也有幻想的人,却不能镇住叶修这样一点不心虚的人。


叶修在想什么?


孙哲平突然有点害怕,他为什么什么反应都没有?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叶修终于有了反应——他轻轻合上眼皮,露出一张沉静的脸庞,而后微微张口,舌尖探了出来,看起来就好像在索吻。


是夏天时一声突兀的蝉鸣,或是寂静间的小针落地,再或是通古斯一声轰然巨响,总之就是突然之间,孙哲平的大脑好像炸开了一样,叶修乖巧的模样居然让他慌了手脚。


孙哲平张了张口,却说不出话,刚起床时四肢的无力感又回归了,他几乎是提着一口气把自己挪开,而后背靠茶几瘫下。


叶修听到动静睁开眼睛,看到孙哲平这副狼狈样一乐,托着腮道:“怎么,我都这么配合你都不给面子亲一个啊?”


孙哲平生平第一次被调戏,他握紧拳抵在额头上,说到底还是个纯情少年的男生感觉到了灭顶的羞耻,咬着牙道:“闭嘴。”


“闭嘴怎么行,我可是老师。”叶修一边说着,一边跟没事人似的,从包里拿出一本数学书,摊开在桌面上,脸上的表情是势在必得的得意,“来吧孙同学,我们开始上课了。”








88


叶修旧事重提,孙哲平觉得自己仿佛被羞【隔开】辱,提着手电筒就想给叶修来一下,让他看看宇宙大爆炸是个什么场景。


这会儿是9班同学演唱《小情歌》结束。9班的表演触动了很多人,他们都颇为兴奋在表演结束后帮忙收拾烂摊子,唯独路过的几个老师皱着眉一副嫌丢人的表情,心里或许已经琢磨着要怎么报告给上级了。


9班的男生合力把钢琴抬回二楼的舞蹈室。刚刚拿下来时又兴奋呀紧张,扛着这重得要死的东西也觉得没什么压力,这会儿亢奋劲已经散去了,十几个人一起搬都觉得苦,少年们哭嚎着抬棺哭丧似的把钢琴祖宗送回它的领地。


因此没什么干的叶修才会和同样没什么事干的孙哲平闲聊起来。


“其实那时候我要是真的亲了你怎么办?”孙哲平突然来一句。


“嗯?”叶修想了想,说,“来之前我已经对你做足了调查,我知道你看起来拽得跟个二百五似的其实没什么心机,也没别人说的这么戾气,我知道你不会这么出格我才敢那样的,老实说很多事没有万全的准备我是不会去做的。”


“是吗?”一边旁听的张佳乐插入,“可是你来到这个班之后不就老是干些没有准备的事吗?像给你们班那条鱼出头,像这次根本就不用脑子思考地让他们唱了歌。”


叶修点了点头,说:“你这么一说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随后他又调侃起张佳乐这醋溜溜的语气:“怎么,你不会嫉妒人家这些小屁孩吧?”


“放你的狗屁!”张佳乐当然是矢口否认,“不要以为你教过我那么几天书你就了不起了。”


“哦?”叶修抬眼笑着看他。


张佳乐被他看得一阵心虚,支吾了好一会儿,还是坦白了:“好吧,还是很了不起的,没有你我和大孙成绩哪能这么好。”


叶修一点不谦虚地点头,一转头看到他的学生们已经背好书包准备走了,正站在不远处招呼他过来。


叶修回头用眼神询问孙哲平和张佳乐要不要一起去吃点东西,二人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目送叶修走向9班的学生,而后被簇拥着往校门口走去,有说有笑的,看上去一点师生的距离也没有。


孙哲平和张佳乐突然都有些怅然若失。


这个今年暑假都还独属他们的老师现在却成为了别人的老师。很多时候虽然学生不表达出来,但是内心都会对喜欢的老师有种独占欲,倘若老师去了别的班成为了别人的老师就会让他们觉得不舒服,孙哲平张佳乐亦不例外。


叶修这个与众不同的老师,他这样幽默又贴心的人无论从事什么职业大概都会是众星捧月般的存在,更何况他还为9班付出了这么多,不喜欢他才怪。


可是道理他们都懂,但是看到叶修就这样离开了他们还是觉得难受,就像小孩子被夺走了糖果一样,钝钝的,不知道该这么发泄出来的难受。


他们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也走向校门。抬头时看到了叶修教的另一个班的学生们也笑着和叶修告别,旁边的9班学生倒是和他们俩刚刚如出一辙,露出了不爽的表情,特别是那个唱歌跑调的孙翔,看着叶修的眼神都复杂死了。


他俩总算有了点安慰,心想着其实所有人都是一样的嘛。


短信来时挺有的震动让口袋里的手机显得格外有份量,孙哲平和张佳乐同时拿出手机,疑惑地打开来看是谁发来了信息。


是叶修,叶修同时给他们俩发了短信:“你们俩明年的五月被我包了,我们彻夜补习,不考到B大或者Q大就不要来见我了,作为补偿,改天得请我吃火锅,我吃火锅,你们吃火锅底料。”


两个人都愣了愣,抬头看时叶修一群人已经走到了几十米前的红绿灯旁了,叶修还是和学生们说说笑笑,黄色的灯光下他的笑容似乎没有平时看着那么嘲讽。


孙哲平和张佳乐互相看了看,最后都没忍住笑了出来,心里那份芥蒂又马上灰飞烟灭。


叶修实在是太狡猾了,温柔得这么狡猾,谁都可以照顾到,谁都不会轻易抛下。怎么会有这样犯规的人。









89


9班一伙人来到一家韩料店,每个人叫了份紫菜包饭,再叫了几分招牌的泡菜,而后就各自捧着手机玩了起来。


叶修托着腮,表情懒散:“要是冯级现在在就好了,一人没收一台,他很快就能升官发财。”


9班人毛骨悚然。R中的噩梦之一就是冯宪君没收手机的残忍手段,此人虽然看起来和和气气,没收了手机也只要完成惩罚就可以在一个星期内归还,权当买个教训,听起来似乎不痛不痒,可是他罚人确实是真真切切的肉疼。


“都走开让我爆料!”方锐一副小报告的丑恶嘴脸,“有次黄少天被收了手机,冯宪君知道他英语不好,叫他罚抄了两千个单词,那是黄少天话最少的一个星期哈哈哈哈,可以列为青春最美好时光之一了!


黄少天一拳砸到方锐头上,怀着损人不利己的堕落思想,黄少天爆起了周泽楷的料:“周泽楷更惨好不好!上次被没收手机,冯宪君居然叫他去演讲,那是R中的灵异事件之一,取名为无声的演讲,或者周泽楷的眼神到底为我们传递了什么思想。”


“哈哈哈,”叶修毫不客气地捶桌笑,“老冯厉害啊,因材施教,不愧是当级长的人。”


随后他好像想起了什么,掏出那把冯宪君忍痛给他的钥匙,抚摸着它,深情地说:“对不起,差点忘记了,说不定下个星期回来你就不是级长。”


大家鄙视,说叶修落井下石,搞得好像把三角钢琴搬下来的人不是他们似的。


说说闹闹间菜上来了,一个看起来年纪和9班学生差不多大的服务生举着餐盘上来,不太熟练地将饭菜摆放在桌上。


“欸,”楚云秀突然出声了,她用手肘捅捅旁边的孙翔,说,“那不是以前咱们班的XX吗?”


孙翔和楚云秀以前都是文科次重点班5班的学生,不过他们俩交集不多,也没什么人知道就是了。


孙翔闻言身子僵硬了一下,猛地抬头一看,瞧见了那个服务生也正巧看向他,表情亦是有些呆滞,却很快换上了嘲讽的嘴脸:“哟,这不是翔哥吗。”


“你们俩果然是好朋友啊,之前就看你们俩和其他几个男的一起玩了,”楚云秀说,声音没有刻意压低,把叶修的目光吸引过来了,“不过后来好像你们就不一起了?我以为男生间的友情会比较稳定一点呢。”


那个服务生听后一笑,自嘲道:“别乱说了,我们怎么高攀得起孙翔,听说这次考试也挺好的嘛,刚刚是不是还大出风头来着?”


他冷哼着,捏着嗓子说:“早就说了啊,如果是孙翔的话就可以做得到的嘛,孙翔这么牛逼……”


话音未落,孙翔的拳头就狠狠招呼了他的脸,巨大的冲击力把他撞得直接后脑勺磕到墙上,嘴角也流了血。


“住手!”一直关注着这边的叶修马上站起身,一把拉着还想上前打人的孙翔,质问道,“你想干什么?”


孙翔不知道为什么气得手上的青筋凸起,他像是不过脑般的,冲着叶修喊了一句极伤人的话,说完以后他自己的呼吸都一滞,悔意铺天盖地地袭来:


“你他妈算谁啊,凭什么管我。”










🌸🌸🌸


本章bgm:gai爷的《火锅底料》。(根本不搭好吗


顺便想问问大家有没有看过类似学生×家教老师的原耽啊,好几把想吃哦,不然给推荐几篇你们喜欢的原耽好啵,这个瑾已经书荒了,明天以双更回赠大家(如果没有双更,大家就当无事发生

评论

热度(75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