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all叶】不良少年▪22

慕瑾:

82


张新杰在一班的队列中间,闻言愣了愣。


身后的班主任惊喜地叫了一声,推推他的肩膀,示意他赶紧上去,给1班长长脸。


“不是我。”张新杰不动,皱着眉盯着台上,愤怒的情绪悄悄被点燃。


台上的副校长念完还浑然不觉有什么错,扭过头看着站在舞台边一看就准备就绪地王杰希,友好地笑了笑,低声喊:“你就是张新杰吧,快上台。”


耳边是班主任恨铁不成钢的怂恿,说有什么关系啊,让你主持是给你机会,眼前却是王杰希那张比自己还要茫然的脸,对着副校长摇摇头,示意自己并不是张新杰。


副校长愣了一下,随后尴尬点了点头,又举起话筒,说:“张新杰同学呢?请上台主持,大家都等着你呢。”


张新杰在高二级也算得上有名,不少人闻言都看向他,有些疑惑地催促他上台。


叶修也望了过去,在看到张新杰岿然不动时就了然这个莫名其妙替换主持人的事和张新杰完全没有关系,他就是被扣锅的。


判断出来后叶修是马上就往晋老师的方向看去,9班的学生自然也是同样的反应。可出乎他们的意料,晋老师看起来没什么异样,甚至也有些茫然。


虽然不能马上认定这件事就和他没有关系了,但是叶修却是马上又联想到了其他的可能性。


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就替换正常人是一件非常损人不利己的事,尤其是对校方来说——将舞台交给一个没有台本穿着也不郑重且完全没有准备的人来主持他们主办的合唱比赛,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因此叶修认为这件事与校方无关。


而主持人的选票是又学生会成员来统计的,计算出来后直接上报校方,除了被选人基本都不知情,那么应该也不至于是老师或者什么看不惯王杰希或者张新杰的学生搞事。


“唔……”脑海里一下闪过了初见张新杰时的场景,便也想起了张新杰给人的映像——“严谨律己,成绩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死活也不愿意加入学生会”。


“怎么了?”叶修身边的苏沐橙问。


“我记得张新杰有个很迷的点,是不愿意加入学生会。”叶修说。


“对呀,”苏沐橙点头,“那时候我还邀请了他几次,他什么理由也没说,总之就是不加入。”


说完她自己也察觉到了什么,略为惊讶地看着叶修,说:“……不会吧,难道是学生会里有人和他有什么仇吗?”


叶修摇头,表示猜测不出来,又望向了张新杰。


张新杰被周围的人推嚷着鼓励他上台,他竟然也不再坚持,过了一会儿就径直走上台,对着副校长说了句话,大抵是告诉副校长自己才是张新杰,而后副校长松了口气,赶紧把话筒递给张新杰,自己转身就想下台了。


“我是高二1班的张新杰。”张新杰拿着话筒,没有怯场,说话语气清清冷冷,“我不是本次比赛的主持人,按流程,主持人应该是来自高二9班的王杰希同学,想必是出了什么差错。现在我将主持人的位置归还。”


老师学生们都懵了,不知道闹的哪一出,王杰希表情复杂,叶修倒是给了张新杰一个赞赏的眼神。脊背挺直的少年总让人大有好感。


张新杰又道:“对主持人选拔负责的学生会的成员们,我希望你们可以做到公平公正,连提交个名字都出错实在不应该。”


这话说得够委婉了,但是大家还是听出了张新杰对学生会的diss之狠毒,不仅暗指学生会搞黑幕,还让大家大致能猜到学生会里有人可能和张新杰有什么私仇,所以搞了一出大戏来戏弄张新杰。


叶修瞧着张新杰坦荡荡地走下台,王杰希又云淡风轻好像无事发生一样自然地上台开始致敬,简直要乐死了。


“你收敛一点。”苏沐橙拿手肘捅捅他。


“有的时候真的觉得这些孩子很了不起啊。”叶修笑着说,“不畏【隔开】强【隔开】权,也能对什么情况都淡然处之,老实说比很多成年人都优秀,回头我得叫苏沐秋那混账好好学一学。”


亲哥哥被这样嘲讽苏沐橙竟然也一点意见也没有,还点头表示认可,随后又露出点忧愁的表情,说:“我哥最近可能是叛逆期到了,老是想搞事,我怕等一下可能我们就能看到新闻说人气偶像秋木苏宣布退出演艺圈去街边卖鱼什么的了。”


叶修沉默了一下,说:“别的偶像卖衣服帽子当周边,他卖鱼倒显得别具一格,有种带着乡土气息的英俊。”


苏沐橙黑线:“这位粉丝你的滤镜有三千米了。”






83


合唱比赛说实话没什么看头,一群青少年在台上唱着并不整齐的励志歌曲实在让人找不到亮点,非要说的话艺术班的表演还算得上惊艳,尤其是害惨了9班的13班,唱的是《平凡之路》,前奏却全班高昂悲伤地唱着poi,将励志与他国文化相融合,对歌曲也进行了改编,是全场最瞩目的一个表演。


叶修看着这些表演也是兴致缺缺,便加入了学生们吐槽R中的大队伍。


合唱比赛是在操场上举行的,和运动会时一样,升旗台前放个四层的木台阶,上头铺个艳【隔开】俗的大红毯,然后安排学生们拿自己的椅子安顺序在操场上做好就算了事了。


“真的很简陋。”黄少天诚恳道,“隔壁Y中可是在体育馆里装了聚光灯和大屏幕给他们开文艺晚会的啊,没有对比就没有受伤……”


叶修拍拍他的肩膀安抚道:“一个叫苏打绿的乐团里的鼓手说过一句话我很喜欢——既然上了贼船那就当一个快乐的海盗,同理,既然你们都进了这个这么……的学校,你们就只能乖乖臣服了。”


黄少天也“……”,说:“我他妈一点也不觉得欣慰。”


叶修冷酷地对楚云秀说:“纪律委员,这个黄毛说脏话,扣他分。”


孙翔凑了过来,眨眨眼睛,说:“你也喜欢苏打绿啊?”


叶修闻言露出个狡黠的笑,意有所指:“某些小朋友喜欢我就去了解了一下呗。”


“咳。”孙翔知道这个人是听到他说要唱《小情歌》之后猜到了自己喜欢哪个乐团,于是就去了解了一下。一般来说老师不会过分关注学生的课余喜好是什么的,被叶修这样对待孙翔真有点不好意思,轻咳了一声,岔开话题,“对了,我们可是最后一个出场。”


叶修还没说什么,方锐就蹦了起来,大声说:“咱们班压轴!”


叶修看着语文老师韩文清差点没忍住一巴掌磕方锐脑门上,连忙开口阻止方锐丢人:“兄弟,压轴是倒数第二,我们这得叫做压台。”


“哦哦。”方锐赶紧点头,然后又笑嘻嘻地说,“欸老师你语文也不错嘛。”


“那当然,我很全能的。”叶修一点也不谦虚。


大家不屑,有人冷哼说书呆子是很多,多才多艺的可不多。


叶修望着那人笑道:“我可连钢琴都会弹,还不够多才吗?”


大家呆愣了半响,不知道是接受不了这么一个懒懒散散的家伙会弹钢琴这个事实,还是根本就不相信叶修的话。


闲聊瞎扯间节目已经过得差不多了,时间快到6点,距离放学还有十几分钟,9班的学生已经开始为即将回家而欢欣雀跃了。


“还有一个班……”叶修望着正在台上准备表演的高二3班,他们班有人要用吉他伴奏,这会儿正在找插【隔开】电【隔开】口,找完还要调弦,折腾来折腾去好没开始表演就已经花费了快十分钟了,等得大家都有点不耐烦。


这头叶修又见陈果穿着一身白裙跑来,脸上还化了妆,看起来比平时又好看了不少,一点也不像三十岁的人。


“叶修!”她急匆匆地来到,皱着眉问道,“教师合唱的事是不是根本没有人来通知过你?”


“啊?”叶修微愣,“有这件事吗?”


“我靠……”陈果抓紧了裙摆,眼睛里都燃着怒火,“他们又和我说已经叫了你和韩文清老师了,说你们都推掉了,叫我不要打扰你!我就不该相信他们!”


韩文清就在叶修旁边,自然也听到了陈果的话,便过来解释了一下:“有叫我,我推了。他们也和我说告诉叶修了,所以我没有再多和叶修说。”


“被告知”了的叶修却最茫然,教师们也能一起合唱他不知道,但是这些老师们排挤他他倒了然了。


陈果声音没有刻意压低,本来现在大家就都无聊,变极其八卦地偷听起来,没想到不听还不要紧,一听就火大,几个学生都站了起来。


“我那天在饭堂听到其他班的几个废物说咱们班成绩突飞猛进不知道是不是用了什么手段,妈的,说到底就是嫉妒我们!”黄少天气冲冲地说,“废物本废,学生废老师更废。”


叶修皱紧了眉,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冲动:“一班唱完了,准备上台了。”


黄少天这才勉强忍住怒气,招呼着同学起身,但就在这个过程中,王杰希苦涩的声音从广播里传来:“由于时间不够,所以提前有请教师们进行合唱,剩下还没有表演的班级留待下次……六点后所有同学请安全有序地离开学校,学校的所有设备也将关闭……”


正走向舞台的9班学生身形一顿,他们僵硬在原地,看着那些老师们带着满脸笑容端庄地走上舞台,扩音设备里传来了他们演唱歌曲的伴奏,悠扬婉转的音乐此时却是法【隔开】庭上定音的一锤,震荡在他们心头,宣告着他们迄今为止做过的所有努力都作废。


叶修少有地失了态,嘴巴微微张开,眼神都散乱,脑子一片混沌,直到接触到了站在台上的晋老师的得逞的笑容才清醒。


难怪他老觉得有什么不妥,原来是所有高二级的班级全都延长了自己班表演的时间,尤其是晋老师带的3班,故意白费掉近十分钟,为的就是把9班一直往后推,直到碰上了放学时间,然后失去表演的机会。


“他们怎么可以……!”陈果没有跟着上台,她狠狠地跺了跺脚,为这些一直努力的孩子们感到愤怒与怜惜。


叶修的指节握紧,微微泛白。


他将额头抵在身边的韩文清的肩膀上,双眼禁闭,牙齿咬紧,语气沉重:“堕落过一次的人就永远失去了站起来的机会吗。”


韩文清也满腔怒火,他握了握叶修的手,回答道:“这不公平。”


这些孩子们的堕落不是因为他们放弃了自己,而是多重压力下的一时奔溃。他们本是如此优秀,跌倒后也依然可以爬起来,踩着最坚定的步伐追逐走远的对手。他们身上带着光和火,却被泼了一大桶失望。


那些见不得光的小人要毁了他们,那些人叫嚣着他们都是废物,说他们一辈子都无法站起来,说他们再努力也无法出头。


老师们演唱完了歌曲,时间正好指向六点,他们翩翩然地鞠躬,而后微笑地看着他们可爱的学生兴冲冲地把椅子搬回教室,准备离开。


最后一点伴奏播完了,广播室里的人将设备关上,一声尖锐地、开关合上的声音刺痛了9班人的耳朵。


叶修看着渐渐散去的人群,眼角竟然有些发红。






84


“喂,”叶修突然冲着自己的学生大喊了一声,“你们害不害怕处分啊?”


9班学生们懵了懵,随后笑了:“我们怕处分就没有人不怕了!”


叶修对他们比了个OK的手势,随后冲向了一直站在一班旁边的冯级长,可怜巴巴地伸出手,装得无辜:“老冯……”


“滚滚滚!”冯宪君吓了一跳,赶紧想躲开。


“你忍心吗?”叶修紧跟不放。


“……”冯宪君沉默了下,他确实不太忍心,9班和叶修都受到太多不公平的待遇了,他自己心里也窝着火,“那你想干嘛?”


“把舞蹈室的钥匙给我,”叶修立马回答,“设备不是关了吗,那我就借台电子琴用用,今天不让他们上台我就跟我家狗狗姓。”


冯宪君无语,心里挣扎了片刻,一面联想着东窗事发的后果,一面又被自己的良心折磨,最终是乖乖掏出一串钥匙,而后马上就要离开:“……我走了,我想再过一个安稳的周末,我不看不听不知道……”


“谢了老冯!”叶修大大咧咧地拍拍他的肩膀。







85


9班人集结在一起,叶修召开紧急讨论:“现在你们去舞蹈室给我搬台琴来,扩音器咱用不了那就用钢琴。但是我不看谱就会弹的曲子就三首,两首是不能唱的,所以我们不能唱《最初的梦想》了,我们改唱《小情歌》,别告诉我你们不会唱。”


“呃……”大家的脸色都为难了点,也不是不会唱,但是唱情歌好像有点不太好吧。


孙翔同志适时地放错重点:“另外两首是什么啊?”


叶修说:“《野蜂飞舞》和《悲怆》第三乐章。”


孙翔一怔:“这是什么非主流歌?”


叶修怒揍他:“你给我向尼古拉·里姆斯基-科萨科夫和贝多芬道歉。”


其他人明白他的部署后就马上跑向舞蹈室了,孙翔也赶紧跟上,走了两步却转过头,犹豫了一下,说:“老师,这首歌……”


叶修将食指竖在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孙翔便满脸通红地跑掉了。


“喂喂,”叶修拨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一个男人懒洋洋的声音透过来,还没来得及问好,叶修就一点不客气地打断,“起床搬砖了。”


对面沉默了好一会儿,随后说:“我说叶修你有病吧?”


叶修懒得理他,交待道:“我知道你俩现在肯定在什么夜店里混,去给我找个光够大的手电筒,最好还有些彩色的灯,反正怎么炫酷怎么来,你旁边的张佳乐最懂这些花花哨哨的。”


张佳乐愤怒的声音传过来:“你乐爷我等一下就过来炫酷死你!给老子站好别动……”


不理会张佳乐的叫嚣,叶修直接挂了电话,眼见正在慢慢离校的人群中一片骚动,而后9班的男生们剥开人群,霸气十足地把全校唯一一台三角钢琴搬了下来,叶修只觉得惊心动魄。


他想:冯宪君完了。







86


正欢声笑语地和伙伴们一起往校门口走去的学生们都在六点十分那一刻听到了一个磁性悦耳的男生扯着嗓子说话。


所有设备都关了,王杰希无法保持主持时的从容不迫,为了让人听到他的声音,他只能怎么大声怎么喊:“接下来是高二9班的演唱时间,演唱曲目:《小情歌》——”


路过的人都纷纷停住脚步,不知道为什么天都暗下来了还有班级没有演唱。


带着好奇,不少学生都走向了操场。


那个简陋的舞台骤然亮起,一群学生匆匆忙忙地冲上舞台,根本就不整齐地随便在台阶上找个位置站好,尤其是一个矮个子的黄毛和一个高个子的小帅哥竟然站在一起,简直突兀极了。


不少人都笑了,不仅是因为队形奇葩,更逗的是那个光竟然是人手动点亮的——一个寸头和一个留着小辫的男生蹲在舞台前,一面骂骂咧咧一面各自举着个手电筒四处转,好让所有人的脸都能被照亮。


舞台边上放了部钢琴,一个穿着白衬衫的青年坐在钢琴椅上,修长白皙的手指虚虚放在琴键上,在灯光的打磨下简直像是一件上好的雕塑。


观众们都愣住了,不等他们明白过来这里发生了什么,青年的手指就按上了琴键,而后轻灵的琴声钻进了他们的耳朵里。


有老师驻足,皱着眉大喊这是在干什么,快停下。但叶修浑然不理,自顾自地演奏着这首耳熟能详的情歌的前奏。


“这……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孙翔手里拿着教师专用的无线扩音器,理所当然地第一个唱歌,哪知他一开口就用颤抖的嗓音和跑调的歌声征服了大家的笑点。


“我去……”伴奏的叶修肩膀都一抖一抖,心里暗骂孙翔明明喜欢这首歌还能唱成这样,真的没出息。


苏沐橙赶紧抢过扩音器,轻轻地哼唱:“唱着人们心肠的曲折,我想我很快乐……”


她的声音甜美,又能着调,加上还有一张惊为天人的脸,轻轻的哼唱就招来了更多人的目光。


大家在台下交头接耳,评判着苏沐橙之后开嗓的楚云秀和苏沐橙相比谁更胜一筹。


在黄少天开始唱歌时,几个声音从台下传来,唱的是和黄少天对应的歌词:“我想我很适合,当一个歌颂者,青春在风中飘着。”


黄少天错愕的往下一看,就见高一1班的学生们竟然也在跟唱,嘴角带着敬佩的笑容,还跟着节奏拍掌。


“你知道……”周泽楷接过扩音器,唱了一句就脸红,直接把话筒怼到叶修嘴边,把锅推给叶修。


叶修无奈一笑,把这一节重新弹了一次,而后将温柔的目光送给他的学生,轻声唱道:“你知道,就算大雨让整座城市颠倒,我会给你怀抱。”


他的目光让9班的学生眼眶一红,脑海里浮现出了自从叶修出现后发生的点点滴滴,鼻头一酸。


这个老师看到了他们的闪光点,不介意他们挥舞小狼爪,伸出手要把他们从悬崖上拽上来。


他不容许学生被污蔑,不忍受学生受委屈,不放任他们自暴自弃。


他在暴雨时踏入这座荒废的城市,雨大到城市被倒映在地上的水面上。外人都说这座城市是颠倒的,是不可救的,可这个莫名其妙的外来者却执着地走了进来,拥抱住了那些被抛弃的天使。


9班开始合唱了,他们没有排练过,唱得乱七八糟,为了让别人听到男生们还扯着嗓子大吼着唱,听起来难听极了。


可在此时此刻,在这个天已经黑下来的傍晚,这些自己打亮了灯大声歌唱的少年们看起来却这么美好,这样的放肆才符合大多数学生心里的所谓“青春”。


“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唱着我们心头的白鸽……”站在舞台边的陈果也跟着开口了,慕老师和堇老师也跟着不太好意思地唱起来,台上和台下应和着,带动着围观的群众都有些动容。


他们都是应【隔开】试教育下被磨去棱角的孩子,那些创造性和独特的天赋都因为要适应环境而被抹去,剩下的只有埋头的努力。


没有人可以说把自己往死里学的青春不叫青春,相反这才是多数人的现实。他们啃着难题流着汗付出所有时间去记下公式和课文,最后带着不安与坚定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走上考场,决定自己的命运


——没有人配说这样的青春不精彩。


只是在偶尔,在那些学得真的疲惫的瞬间,还是有人期待过这样平淡的生活里出现一点更激动人心、更让人想要欢欣雀跃的事。


正如现在放肆地在舞台上歌唱的9班。


一个看起来是高三的女生突然开口跟上了,随后她的同班也一起大声唱了起来。


高一的男生们也不害臊地跟着唱,女生们见状也开口,害羞地把自己的声音藏在其中。


正在舞台边上打光的孙哲平和张佳乐也满头大汗地吼着跟唱,震得大家又笑了起来。


乱七八糟的歌唱声混杂着笑声,少年少女们围着舞台,一起高唱起来,声音大得连教导主任气急败坏的警告都完完全全掩盖过去了。


“你知道……!”孙翔大声唱,“就算大雨让整座城市颠倒,我会给你怀抱,受不了看见你背影来到,写下我时间和琴声交错的——城堡——”


一曲终了。


叶修扶着钢琴站起来,声音轻轻的,有些发抖,冲着孙翔笑骂道:


“傻啊,唱错了。”








🌸🌸🌸


我爱你们。

评论

热度(9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