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乐叶】掉进天空的人

摘记

我的舌头也许出了点问题。
我的舌尖刻了一个人的名字。
每当我分开唇瓣,打开牙齿。
呢喃出的总是那两个字。

我从岌岌可危的塔尖上一跃而下。
最终跌入了天空的怀抱。

jbuibi:

*旧文重发中。。。


*兔子系列荣耀那一篇总觉得没写好就不发出来丢人了


 


*小浪漫系列


 


*原著向


 


*每篇文是单独的cp发展,与其它两篇在cp上没有联系


 


——————————————————————


 


01.


 


浅花迷人被无敌最俊朗剑压着笔直地往水里坠去。


 


张佳乐在心里骂了个靠。


 


他看着这个叶修不知道从哪儿捞来的骑士号。


 


愣是从那张没有表情的系统脸上看出了某人欠揍的嘲讽脸。


 


浅花迷人还想再挣扎一下,然而耳机里传来轻飘飘的,漫不经心的三个字。


 


“乖,别动。”


 


张佳乐愣了一下。


 


随后他听见浅花迷人落水的声音。


 


伴随着他的心跳声一起。


 


02.


 


噗通。


 


03.


 


张佳乐跟叶修是关系顶好的哥们。


 


在那个摸到叶修可以吹一个月的年代,张佳乐经常嘚瑟地表示他能吹一年都有多。


 


他不光摸到真人,他还敢揍他。不光揍一顿,还敢再揍一顿。


 


QQ群里立马很给面子地发了一溜的鼓掌表情包和竖大拇指表情包。


 


社会乐哥,社会乐哥。


 


也就张佳乐心里清楚这两顿揍打哪儿来的。


 


一顿在魂斗罗,一顿在拳皇。


 


这大概就是矛盾之处吧。


 


每次在游戏里他总能被这家伙气得想顺着网线掐他,但退出游戏真的再见到这个人时,面对他那懒懒散散不上心还招呼他出去撸串的态度,又觉得是自己太小心眼了不好意思再提真人PK了。


 


如此循环,在把自己折腾得自我怀疑的同时,张佳乐惊恐地发现自己跟叶修成为了。


 


好损友。


 


04.


 


叶修跟张佳乐的关系越来越好,好到什么程度呢?


 


好到几个小时前他们才在赛场上厮杀,而现在叶修大大方方地跟这对刚被自己打破的组合坐在烤肉店里喝酒。


 


双花喝酒,叶修喝茶。


 


张佳乐几瓶酒下去把自己灌得不知东南西北,靠着叶修的肩膀念叨,从自己刚玩荣耀那会儿唠叨到叶秋这家伙有多坏多狡猾。


 


而被他说很坏很狡猾的家伙一边搓着油炸花生米的花生皮一边跟孙哲平拿这场比赛闲聊,时不时还要推开张佳乐满是酒气蹭过来的脸。


 


“……他那个打法才、嗝、才是几十遍!土鳖式打法!”


 


张佳乐举着一根烤肉签子当战矛比划,叶修抬起眼皮瞥了眼,顺手就给他摘了。


 


“老张每次比完赛都这样?”


 


“跟你要激动点。”


 


孙哲平又搓掉一个花生皮。


 


“张佳乐这个孩子,本质还是可以的。”


 


叶修晃悠着从张佳乐手下夺过来的最后一根烤肉串。


 


“傻了点。”


 


孙哲平一伸手,出了个剪刀。


 


“嘿,这会儿怎么还唱上歌了?”


 


出了个石头的叶修慢条斯理地啃着肉串,张佳乐还靠着他在那儿嚎呢,高分贝音量全集中在叶修的左声道,叶修顾不得油迅速用手指扯出签上最后一块肉塞进了张佳乐嘴里,把张佳乐噎个半死。


 


叶修看着一边咳嗽一边找水喝的张佳乐,叹气。


 


“这单纯孩子,大孙你可得看好了不然被卖了还帮人数钱。”


 


“哦。”


 


孙哲平拍干净手上的盐粒,转头。


 


“老板!再来一盘烤肉!”


 


05.


 


张佳乐是个单纯孩子。


 


很多事情他觉得没必要想得那么复杂。


 


他想要冠军。


 


他想跟大孙一起一直把这个游戏玩下去。


 


他想每次在战场上都能看见那个总是很嚣张的家伙的身影。


 


第一个,有生之年。


 


第二个,有生之年。


 


第三个。


 


在第八赛季后,也成了有生之年。


 


而现在,在那天短暂的QQ聊天之后,在知道这个老朋友和自己一样不曾放弃之后,张佳乐心中再次涌起了纯粹的,火一般赤诚的,对于荣耀的渴望。


 


世事变化了这么多,不还有一成不变的嘛。


 


他勾起嘴角。


 


只是。


 


浅花迷人抬头。


 


电脑屏幕上一片湛蓝。


 


离了游戏中的人群,电脑内外都变得十分安静。


 


外卖盒子孤孤单单地躺在垃圾桶里。


 


CPU运转的声音嗡嗡作响。


 


空空荡荡的天空。


 


空空荡荡的未来。


 


空空荡荡的我的冰箱。


 


空空荡荡的我的心房。


 


张佳乐呼出一口气。


 


突然很想再听到叶修的声音。


 


06.


 


无数为了荣耀拼搏的人。


 


冠军却永远只有一个。


 


输了。


 


张佳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他在那一刻屏住了呼吸,手指还在轻颤,直到周遭的一切再次传入他的耳朵里,他才如梦初醒。


 


输了。


 


他苦笑着摘下耳机。


 


身子还不太活动得开,他转了转僵硬的脖子,目光看向兴欣所在的选手席,似乎这样就能看见他的模样。


 


“加油。”他这么对叶修说。


 


时间过得真快,两年前的他邀请他来兴欣的那场谈话仿佛就是昨天还在嘀嘀作响的QQ,叶修还是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派头,他握紧张佳乐的手,没有跟平时一样放嘲讽,他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是啊,这老家伙。


 


张佳乐笑了。


 


张佳乐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他为胜者送上祝福,而对自己的失败,他再一次地,感受到了痛苦。


 


这种感觉就好像他拼尽一切地往上爬。


 


最终却只到达了岌岌可危的塔顶。


 


而他很在乎的人,却永远在更高更远的地方。


 


07.


 


叶修见过失落的张佳乐。


 


就连他从他这里蹭走的两根烟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但这么平静的张佳乐到还是头一回见。


 


“还好吧?”


 


叶修反而有点担心了。


 


“还行。”


 


张佳乐走过去在他面前坐下。


 


冰淇淋店里稀稀拉拉坐着几个客人,安静地品着各自的甜点。


 


叶修问张佳乐来点什么,张佳乐答了句随便,叶修叼着烟,指着菜单给他来了个三色球套餐,特别附赠了自己那份冰淇淋上硕大的草莓。


 


望着缓缓下滑的黏糊糊的草莓,张佳乐露出了嫌弃的眼神。


 


他一勺子把草莓戳成两半,混着香草味的奶油一口吞下。


 


“怎么吃得还跟个小孩子一样。”


 


这下摆出嫌弃脸的换成了叶修,他一边翻着张佳乐的黑历史一边扯了张纸巾在张佳乐嘴边胡乱擦了一把。


 


“我乐意。”


 


张佳乐一口一口往嘴里塞着冰淇淋,不大会儿就吃了个七七八八,趴在桌子上打了个满是凉气的嗝。


 


“后槽牙疼不?”


 


叶修抬抬下巴。


 


“有点。”


 


张佳乐龇牙咧嘴。


 


下午的阳光没中午那么亮,张佳乐歪着头看向窗外微黄的阳光,有些出神。


 


叶修看着这盯着玻璃窗的忧郁青年。


 


咋?又进文青模式了?


 


叶修一向跟这种小清新风格不搭边,低头继续看手里的电竞杂志,再抬头,发现眼前的人已经闭上了双眼。


 


原来只是困了啊。


 


叶修盯着张佳乐的头顶看了会儿,伸手顺了一把毛。


 


呜啊手感不错。


 


摸摸摸摸摸。


 


掌心下的脑袋一动,张佳乐的声音传来。


 


“你可一定要加油啊。”


 


脑袋上的手停了停。


 


“嗯。”


 


然后继续摸摸摸。


 


既然知道我没睡就别再摸了啊!


 


依然很乖任摸的张佳乐咬牙切齿,耳根通红。


 


08.


 


兴欣之火。


 


燎遍第十赛季。


 


张佳乐看着最后留在场上的散人,他松了一大口气,钦佩与自豪一同涌上心头,他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


 


瞧,这就是我的老朋友,老对头。


 


张佳乐心中感慨自己和他之间的差距又多了个冠军,手上却是鼓掌不停。


 


领奖台上的叶修拿着奖杯的手指还有点颤抖,他的喜悦如此纯粹,突然他的视线一转,好像被叶修盯着一样,张佳乐的背不禁挺直了。


 


仿佛面对着自己一般,他笑了。


 


张佳乐的手僵住,心脏的声音顺着血管鼓动在耳膜里。


 


噗通!


 


09.


 


我的舌头也许出了点问题。


 


我的舌尖刻了一个人的名字。


 


每当我分开唇瓣,打开牙齿。


 


呢喃出的总是那两个字。


 


10.


 


叶修又退役了。


 


战队和网游中的玩家都在议论纷纷着这个“又”,霸图的人民群众尤甚。


 


张佳乐刚跟着公会抢了个BOSS,这会儿看他们就“要是叶修再搞什么幺蛾子拿哪种规格的麻袋套他”这个命题讨论得热火朝天。


 


张佳乐切出游戏打开QQ,给叶修弹个窗口过去。


 


“你真退役了啊?”


 


过了好一会儿都没回复,在等回复期间张佳乐削了个苹果,苹果皮长长地吊了一溜,张佳乐盯着红色的皮和嫩黄色的果肉,脑海中突兀地想起叶修捧着冠军奖杯时的笑,脑子一热,差点削到手,手忙脚乱地把几乎要掉了的苹果拿好,电脑传来一阵“嘀嘀嘀”,张佳乐手一滑。


 


苹果宣布阵亡。


 


叶修他故意的吧!!


 


电脑那边的叶修显然不知道自己还没开口就得到了仇恨+1,他一手抓着毛巾擦头发,一手敲着键盘。


 


“是啊,怎么?不信啊?”


 


“是你这人可信度太低。”


 


“呵呵,放心,我是真退役了,加油老张,这下你只要再拿五个冠军就能超过我了。”


 


“你妹!”


 


事实证明。


 


张佳乐是对的。


 


他看着出现在会议室里的国家队领队。


 


“各位好啊。”


 


叶修懒洋洋地打招呼。


 


张佳乐一时没忍住把手里捏着玩的一块钱硬币砸向了叶修。


 


11.


 


“说好的退役呢!”


 


“别闹,还不是特意来中和你的幸运E。”


 


“你才幸运E!”


 


张佳乐泪流满面。


 


“对啊我幸运excellent,走吧该去训练了。”


 


叶修没精打采地叼着烟拎着还处于悲愤状态的张佳乐往训练室走去。


 


“关系真好啊。”


 


做记录的喻文州感慨。


 


“关系真好啊。”


 


楚云秀拍了张照片。


 


12.


 


苏黎世。


 


与美国队的最后一场决赛。


 


张佳乐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与压迫感,他瞥了眼周围的同伴,发现大家的神情都十分的凝重,就连黄少天都罕见的没有多说话。他暗地里做了好几次深呼吸,正想说点什么。


 


“啪!”


 


一本笔记本拍在张佳乐脑袋上。


 


“好了好了,这一副要见女方家长的表情是怎么回事,都精神点精神点!”


 


“什么叫见女方家长啊!这叫严肃认真你懂不懂啊没文化!”


 


“女方……我可不是蕾丝边。”


 


“……嗯。”


 


“等等,小周你回答的是叶修说的精神点还是秀秀说的蕾丝边?”


 


“……啊?”


 


周泽楷,不知所措。


 


气氛活跃起来,国家队成员们的表情终于不再是那一副石膏脸了,比赛准备时间已经进入倒数,叶修交待完最后的注意事项,左手做出一个手枪的手势,对准美国队。


 


“上吧同志们,let`s party!”


 


“哦——!”


 


打了鸡血一样的中国国家队让观众都跟着热血了起来,一时间整个比赛馆内热闹非凡,叶修的眼眸中盛满这盛世,他吐出一口气,握紧了双拳。


 


为了荣耀!


 


13.


 


荣耀!


 


张佳乐再一次有了那种如梦初醒的错觉。


 


他屏住呼吸,腰部以下发麻,掌心有汗,手指轻颤。


 


直到有人兴奋地摇晃着他的肩他才反应过来,然后他比晃他的那个还要兴奋。


 


赢了!


 


他和他的队友们一同欢呼。


 


世界冠军!!!


 


一帮年轻人狂喜得都有点不能自已,叶修嘴角的笑拉也拉不下来,偏生还要去战后嘲讽一下这帮小孩儿似的成年人。


 


“形象!能不能有点形象,中国人的含蓄呢各位?是不是还要给你们一个庆祝的抱抱?”


 


空气突然安静。


 


“集火那个叶修!!!”


 


黄少天这一嗓子简直就是冲锋信号,叶修瞬间就被“庆祝的抱抱”给淹没在了最底下,差点没压出叶修的一口老血,叶修颤颤巍巍地向一旁微笑的喻文州伸出手。


 


“救……”


 


“庆祝的抱抱,领队。”


 


喻文州笑着,叠在了最上面。


 


叶修。


 


宣布阵亡。


 


14.


 


阵亡的领队在庆祝会之前被牧师给奶了回来。


 


然后又被造型师折腾了个半死。


 


从化妆间出来时,大家看他明明打整得干干净净帅帅气气的却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都忍俊不禁。


 


“哇这个腿,啧啧这个腿。”


 


楚云秀盯着叶修被西装裤包裹的长腿感叹。


 


“对吧~”


 


苏沐橙笑得像只小狐狸。


 


张佳乐在旁边听到她俩说的话,嗤之以鼻。


 


呵,他可是见过叶修穿着沙滩裤在百花俱乐部里乱蹿的样子,那大白腿……


 


张佳乐。


 


陷入了沉思。


 


……


 


“呼——”


 


好不容易从各路采访记者手中挣脱出来的张佳乐喘了口气,看了眼还陷在记者提问中的其他几个人。


 


“张佳乐你个叛徒!”


 


孙翔吼了一声,张佳乐一听立马溜了。


 


“哈……”


 


整理好西装,张佳乐看了看四周,突然发现好像自从领队讲话结束后就没看见叶修的身影了。


 


孙翔,叶修才是最大的叛徒啊!


 


在心里讨伐了一次叶修后,张佳乐开始四处搜寻叶修。


 


嗯……这里没有……


 


那里也不在……


 


难道在厕所吗?


 


啊。


 


有了有了。


 


张佳乐走上会场的二楼,一眼就看见了躲在阳台上抽烟的叶修,他大步走过去。


 


“叶……”


 


张佳乐愣在离阳台一步的地方。


 


外面的世界一片静谧,暗紫色的夜空铺洒下来,染过他身上裁剪得体的白色西装。星光仿若散落一地的钻石,凌乱地缀连在他们头顶。叶修就这么背对着他,他的脊背永远挺得比谁都要直。


 


“嘶——呼——”


 


烟草的气息。


 


舌尖抵住牙齿。


 


张佳乐一下子竟说不出话来。


 


15.


 


我的舌头也许出了点问题。


 


我的舌尖刻了一个人的名字。


 


16.


 


“叶修!”


 


“嗯?”


 


叶修回过神,转身。


 


惊讶地看见张佳乐脸都红透了。


 


随后他快步朝他走来。


 


叶修想说些什么。


 


但最终并没能说出口。


 


他的话语消失在他与他的唇瓣之间。


 


17.


 


我从岌岌可危的塔尖上一跃而下。


 


最终跌进了天空的怀抱里。


 


END


————————————————————————


诸君,我喜欢小浪漫系列


是的,我要不要脸地夸自己

评论

热度(8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