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佐鳴】身為Beta 心裡沒點B數嗎?(車)

闇落さん:

目录




这篇就如我括号里嚣张的字一样。




前情在这里:(1)(2)(3)(4)(5、完)




(車)、




两人在床边短暂的温存过后,佐助在鸣人颈边再嗅了一口之后起身,鸣人躺在床上依旧怕痒的扭着脖子,看佐助备了另外一套衣服以及洗澡盆,他身上是没有被弄脏,但是佐助要换一套床单了,果然,佐助就在等他起来,他一起身洁癖的宇智波立马把脏床单给换了。




“不是想吃城里那家拉面店?”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成语鸣人还是学过的,只是在佐助这个提议之下他马上不争气的咽了口水,佐助也是神色自若地拨了头发,一付你帮我忙我请你吃饭天经地义,不要多想,却带着鸣人十分熟悉的别扭样子。


目前只是被撸了一发,还带着一些抒发后神清气爽之色,鸣人转过身穿上自己皱巴巴的裤子。


从朋友关系一起大跃进的两人登时不知如何相处,佐助提了盆子说他去冲个凉,鸣人看见佐助把门关上的背影也仿佛松了口气,一如既往的大咧咧地倒在佐助刚铺好的被子上,佐助总是能叠出宿舍长都说一百分的被子,鸣人干脆埋首于那个豆腐块里,果然现在他闻得到了,就是带着佐助淡如雪后劲却浓烈如草木的气息。


连信息素的气味都这么禁欲。


把头从棉被里移开,鸣人双唇翘得高高的,尔后却忍不住嘴角一弯,在佐助床上傻笑起来。




佐助从淋浴间回来,鸣人有些鄙夷的看了看佐助明显整过的发型,扯了扯自己一头鸟窝,用嘴吹了吹额上的碎发,原本想调侃一下佐助没想到却调侃到了自己。




“不过是跟我出去嘛,干嘛抓头发?”


“喔。”佐助往前伸手摸上了鸣人的金发,原本想把鸟窝头理整齐些,但是那头乱发也随他没B数的主人一样,佐助弄了两下弄不好就放弃了,反调侃道:“那你跟个美人Alpha出门是该整理一下。”


……少臭美了!”




于是两人相处模式又回归朋友一般自然,两人也互相打嘴炮,感觉此刻都有些把柄被对方握在手里,时不时便可以反唇相讥一番,例如鸣人看上的女Alpha是佐助扮的,或是佐助根本喜欢鸣人多年又傲娇的不告白。




两人在拉面店吃饱喝足,在城里大街上逛了一会儿后佐助领鸣人走进了药局,当佐助毫不避讳地走到了有什么保O套、润X剂的商品柜前面,鸣人后悔自己怎么没戴个墨镜跟口罩出门,最好有顶帽子遮一遮他晃眼的金发。


买完东西放在药局的纸袋里,鸣人都快把脖子缩回领子里,双手插着裤带,不去看宇智波跟那袋东西,金色的短发没法遮掩脸上的红色。




“你心虚的好像要我帮你买卫生巾的女朋友。”


“混蛋!谁来姨妈!谁是女朋友!”




鸣人的大嗓门反而让他引来更多路人的视线,被指指点点之下快步离去,却在气急败坏之中被佐助勒了领子停下,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不回宿舍吗?”


“今晚外宿,我帮你跟宿舍长讲好了。”


“咦,呃不是那个……




佐助的细心总是能堵住鸣人的嘴,鸣人沉默地跟在佐助后面,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今晚不就像是一般情侣的行程吗!吃拉面逛街买东西结束后去开房!鸣人盯着佐助结实的后背发呆,他总是莫名其妙就走进佐助套路里了。










(點我上車)














-END-




最近没什么梗,只想当咸鱼吃粮肝游戏顺便在脑里sun鸣人还有脑补助助花式耍流氓。


这篇发展下去其实还想写当四代papa发现鸣人被佐助标记了,不能接受自己突然多了位便宜的Alpha儿子,所以波风集团就跟宇智波集团杠上了。


每次爸爸们的戏份都妥妥的



评论

热度(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