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all叶】非典型镜面反射-38

悠悠堇:

第一篇地址:前篇


其余戳TAG。


 


211


另一方面,轮回选手席这边,孙翔正和方明华讨论着叶修这水平到底是几阶封神。


在这个世界的神级选手之间,虽然同样是神级,但有些没事找事的硬是给人封了阶级。


一开始的确让有些只封到一二阶的选手心里很是抵触,但过后也就看开了,毕竟实力这种东西是摆在台面上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电竞比赛之中可没有保留实力一说。


不过能够成为职业选手的,首先跟高配玩家就是两个阶层了,没有哪场职业比赛是躺着就能赢的,再豪门的队伍,自己作死也可能会输给中下游战队。


目前公认的唯一四阶大神是第一赛季的周泽楷,亦是公认的荣耀第一人。


像黄少天还有王杰希这样的选手也都只是跻身三阶而已,


而叶修刚才表现出来的实力,孙翔和方明华就算有队友滤镜也很难说巅峰时期的周泽楷就一定能够赢下此刻的叶修。


孙翔摸着下巴:“这人吧,我觉得他成为第一个五阶也不是不可能。”


方明华调侃道:“我听说你还想泡人家来着?现在后悔了吧。”


孙翔正了神色:“不如说他越是强我越是想泡他。”


方明华低声警告他:“你快省省吧,我感觉人家和队长来电。”


孙翔嘁了一声:“你洞察力倒是强。不过他们那是以前来电,你还不知道他们背着你好过吧?”


方明华都不知道是先震惊叶修和周泽楷原来有过一腿还是先撇清自己的关系,毕竟这句“背着你”他真是接不下来,他何德何能需要让队长背着他才能谈恋爱。


而两人谈话的焦点人物周泽楷的心思则完全不在这边。


他和江波涛两人自从叶修被接连四次叫上PK台的时候就沉默了下来,视线紧紧盯着大屏幕中的场面,直到看到炫纹流的出现,飞舞的花纹和光效,光影重叠下屹立不倒的战斗法师。


江波涛苦笑了一下:“你也想起来了吧?”


想起第十赛季第三场决赛中被君莫笑支配的恐怖。


那也是一场第十赛季后被奉为经典的战役,并且很有可能往后十年,一个崭新的十年中,也再不会出现比那场比赛更具有戏剧性和翻转效果的胜负。


虽然心中对叶修抱持着超越同行前辈以上的好感,但是至少在第十赛季的那场决定性的比赛中,在那样的情况下落败之后,江波涛在短时间内感受到了被欺瞒的愤怒。


那是一种十分不讲道理的瞬间情绪,可江波涛在那样的强大面前,除了懊恼之外无法产生任何“假如那个时候那么做了就可能会赢”的念头。


因为他知道不可能会赢。


没有人能够战胜那样强大的叶修,也没有人能够战胜豁出一切去豪赌的叶修。


那时候的叶修爆发出了超越包括在役和退役的每一位选手的超高apm以及娴熟到令人咂舌的技能衔接力,这一波反击令人始料未及,这一波爆发令当时已经准备为三连胜拉开庆祝横幅的轮回粉丝呆若木鸡,这一波超出普遍认知的逆袭令几乎已经确保胜利的轮回选手即使现在想起来也会感到一种一生难以企及的恐惧。


江波涛发誓他从未轻视过叶修哪怕一秒钟,包括那场决赛。


他没有一点点的轻敌。


可任谁又能够想到,在三位全明星选手在场的情况下,只剩最后一丝血皮的叶修居然能够在六点五秒的时间中逆转局势。


六点五秒之前,轮回已经准备迎接胜利。


六点五秒之后,轮回已经失去了胜利。


那时候的叶修维持了六点五秒的爆发,而现在的叶修做到了一分半钟。


即使在那场比赛之后,很多电竞相关人士会用努力、经验、实力来总结叶修的成功,并且翘首以待下一位能带给他们这般惊喜的选手出现。


可江波涛却知道,不会出现了。


再也不会出现。


像叶修这样的职业选手,永远只有这样一个。


以前没人能够到达他所处的领域,以后也不会再有了。


江波涛记得第十赛季的全明星赛,叶修也面临了被七位新秀同时挑战的局面。


那个时候的叶修是有些无奈的,江波涛十分清楚这个比任何人都要热爱荣耀的家伙不可能刻意逃避比赛,但是他还是打出了GG,他还是说放水就放水。


这背后到底有多少令人无奈的现实因素,江波涛现在想来才渐渐明白。


并不是他不想认真,而是接连七轮面对或野心勃勃或充满朝气的新人,对于当时的叶修来说是十分大的负荷。


当时的叶修不是一个无所顾忌自由无忧的年轻选手,他需要考虑的事情太多,倘若他一连打完七场单人赛,即使是具有表演意义的新秀赛,那也会对他接下来一周的状态有所影响。


在所有的前辈选手中,江波涛对于叶修有着谜一般的兴趣。这甚至与感情之类的因素并无关联,只是叶修其人作为一个单独的个体充满了与他人不同的吸引力。他也试图以自己的视角去理解叶修面临困境时的心中所感。


但却无从入手。


叶修的精妙之处在于用普世价值观难以去衡量这个人,当你觉得他的举动别有深意,其实内核却最为单纯。


所以江波涛看着此刻从选手席间走出来的叶修,只能由衷地祝愿他玩得开心。


因为他在二十七岁的叶修脸上从未看到过这般淡定中又带着些许嘚瑟的笑容。


 


212


周泽楷一直是比较特殊的一位选手。


他在进入职业圈之前从来没有一个理论上可以称之为偶像、或者引路人的前辈。


所以当记者在访谈中询问他成为职业选手的缘由时,他也只能皱着眉半天才憋出一句:


顺其自然吧。


周泽楷的职业生涯顺风顺水,虽然偶有瓶颈,但也废不了多久就能解决。他的功利心并不太强,总是心无旁骛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也按部就班地完成好俱乐部交给他的一切工作。


直到渐渐的,人们总把他和叶修放在一起比较。


而在此之前,周泽楷对这个荣耀第一人并没有多少特别的印象,就只是职业选手中的其中一个。


当叶修在外界被外界评论状态下滑,荣耀第一人的头衔渐渐转移到了周泽楷的头上。


第七赛季,嘉世被微草首轮送出季后赛。


从此之后,对叶修的质疑甚嚣尘上。


好像叶修曾经的一切光辉都被失败所掩埋了一般,除了粉丝以外,没有人会因为过去的荣耀而对他心生不忍,那些夹枪带刺的话语倾盆而出,就好像一个英雄真的走向了寂灭,而躲在暗处的杂鱼都欢天喜地地游了出来。


当时的周泽楷只觉得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与他无关,也没给他过多的感触。


站在一个理性或者可以称之为冷漠的角度,这是必然的现象,周泽楷也有那么一两秒想到若干年后也许自己也会面临这样的境地。


但这很快就被他抛之脑后。


再到后来,叶修回到职业圈,带着参差不齐的队员,改了名没换姓,一度引起了很大的话题。


那个时候周泽楷才首次正视这位被多次拿来与自己比较的前辈。


之前他并非傲慢,他仅仅只是认为他们之间并无可比性。


他不自谦,他承认自己的实力在职业圈可称得上是顶级,


可他也无法用一种普渡众生的佛性去说自己可能比不上这位前辈。


因为在他的潜意识里,叶修已经并非往昔的斗神。


所以当他和叶修在第十赛季决赛里进行一对一的较量,头一次在比赛中领略到叶修操控着的散人,他才真正意识到,叶修的强大是多么可怕。


那不是值得用柔软的话语去吹捧的强大,而是刁钻诡谲却又无孔不入的冷静锋利。


周泽楷似乎透过那个花花绿绿混不正经的散人看到了一双冷静的眼睛。


那一刻周泽楷真正意识到了,为什么这么多年,唯有叶修被三四赛季的那群大神选手念念不忘,即使他首次退役的那段时间,只要在网游里闹出些什么动静就会被众大神挑出来津津乐道。


因为这个人是那么不一样。


 


周泽楷还在学校读书的时候,语文课上经常有意义不明的点名朗诵。


老师点到了周泽楷,他拿着书,平板地读道:


我们用尽了全力,过着平凡的一生。


老师连连摇头,她让周泽楷坐下,点了另一名学生,。


那位同学把这样一句话读得抑扬顿挫像是饱含无限深情。


老师看上去十分满意,还要周泽楷跟着别人学。


周泽楷不太明白,不过是度过了平凡的一生,究竟有哪里值得抑扬顿挫的。


老师觉得这孩子不行,有逆鳞,于是谆谆教诲:


平凡地活着有哪里不好吗?你不要觉得自己有多特殊,等将来进入社会你就知道了……


可每一个小孩子都是特别的,只是长大后大部分小孩都渐渐成为了普通人。


而叶修没有。


 


周泽楷在这个世界拥有二十八岁的身体,他能够感觉到二十八岁的自己和二十五岁之前的自己差异巨大。正是感到了这份差异,他才再一次认识到了,叶修的那份优雅有多难能可贵。


也许看似熟知叶修的人会觉得优雅二字与他毫无关联,可真正与他交心的人却能在相处间了解到他举手投足间的从容。


周泽楷永远不会忘记去年的那个夜晚,输给蓝雨的晚上,叶修安抚他的话语比清吧内慵懒沙哑的驻唱嗓音更迷人。


 


213


主持人是现场最懵逼的那一个。


可他身为主持人还是要坚强地把流程走下去,他的语气有些颤抖,双腿有些发软,连他看了刚才的那场比赛,也险些要成为叶修脑残粉。


主持人稳了稳自己的态度,递话筒的动作比前几次狗腿了不少:“叶修选手,你有什么话想对新人们说吗?”


四位从比赛间内出来的新人像霜打的茄子蔫了的白菜,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一副被蹂躏过深的模样。


叶修接过话筒,丝毫没有心理负担地问道:“感觉怎么样?”


四位新人相互看看,其中一位比较年长的苦笑着说:“前辈真的强到让人失去信心啊。”


叶修正色:“话可不能这么说,难道玩得不开心吗?”


新人愣了一下。


开心?


他回想了一下刚才的过程,虽然一直处在被压着打的情况下,可他真的十分努力地想尽了一切办法试图逃离被连死的结局,不过结果差强人意,但是也不能说全无乐趣。


虽然输得十分憋屈。


“荣耀有意思吧?”叶修拿着话筒有些得意地笑,像是在炫耀什么不得了的好东西,“再玩十年也不会腻吧?”


 


***


 


快看那个不要脸的LO主又在用第三视角夸叶修了(超大声逼逼)


今天写得有点矫情了。我自省。


明天还是说说相声。

评论

热度(78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