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嘉金]他的神 下

兔啾啾:

还是给 @喵啾啾 的生贺,下半部分(〃'▽'〃)




全文目录










“哗啦、哗啦……”


 


进入房间后,最先钻入嘉德罗斯耳中的是锁链碰撞的声音。


 


与破旧的塔内不同,这个房间异常的干净、整洁且舒适。屋内灯光明亮,几乎所有的陈设都是纯白色的,墙壁被柔软的雪白皮毛包裹着,地面也铺上了一层地毯,柔软得如同从天使羽翼上掉落的羽毛,一踩上去连脚都要陷入进去。


 


他循着锁链的声音看去,一眼便看到抱膝坐在小窗下的少年,少年有着一头和他相似的金发,眼睛是海洋般澄澈的蓝,皮肤白皙到近乎透明,唇色也是很淡的浅粉,白色的上衣领口比较宽,可以看到漂亮的锁骨。


 


他赤裸着双足,纤细的脚踝从裤管露了出来,右脚的脚踝上,拴着一根长长的金属锁链,一直延伸到房间的另一头。


 


整条锁链绷得直直的,因为从那端到小窗下的距离是锁链长度的极限,由于长时间的磨损,以至少年的脚踝上一片通红,透出了隐隐的血痕。


 


听到屋门打开的动静,少年也下意识地望了过来,那双纯净的蓝眼睛与嘉德罗斯的金眸对视上,又轻又缓地眨了眨,眼瞳里泛着湖面般潋滟的波光,似是盛满了星河的倒影。


 


他是神。


 


哪怕不用做任何思索,嘉德罗斯也在瞬间确认了少年的身份,因为自他与少年四目相对之始,一股难以言说的感觉便在他体内逐渐蔓延开来。


 


仿佛有温暖的水流冲刷过四肢百骸,灵魂重归于母体,所有的感官都被轻柔地封住。一切声音与色彩都消失无影,无边的黑暗与寂静之中,唯有眼前的神身上散发出柔和的光芒,他体内的心跳声愈发清晰,缓缓地、缓缓地,与神的心跳完美地重叠在一起。


 


噗通。


 


噗通。


 


——没有错。


 


这是赐予了他血与骨的、曾经被他厌恶,如今却在梦中都无法忘记的——


 


神。


 


 


嘉德罗斯自晕眩中骤然清醒过来。


 


他的手已在不自觉中捂住了心脏的位置,而少年也同样捂着胸口,脸上流露出了困惑的神色。


 


但渐渐的,他的眼底有了光,眉头霍然舒展开来,语气中带着几分欣喜和不确定,小声地问着:“你……是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微微一怔。


 


“真的是你!”


 


认为他这是在默认,少年露出既惊且喜的表情,霍地站了起来,因为动作很活泼,他脚上的锁链在不停响动,满怀雀跃地向着嘉德罗斯走了过去。


 


“我听圣空王提到过你——你知道我吗?我叫金,我是……”


 


他的眼睛像是亮晶晶的蓝宝石,扑闪扑闪的,拖着锁链靠近了嘉德罗斯。他将手抬起来,似乎是想要触碰嘉德罗斯,却又犹豫着不知该如何下手,抉择了半天,最终缓缓落了下去,很轻很轻地摸了摸嘉德罗斯的金发,如同在对待着什么很珍贵的宝物。


 


嘉德罗斯的心脏骤然紧紧一缩。


 


胸腔仿佛为无数荆棘所缠绕,锐利的尖刺穿透肉与血管,每当心脏跳动一次,枝条就缠得越紧,令他的胸口传来源源不断的疼痛与窒息之感。


 


可那又不仅仅只是痛楚,在汩汩流出的鲜血中,竟还有着一丝丝甜蜜,在喜悦与疼痛的交织中,他恍若再度站在高塔之下,无论是花香弥漫的白昼,还是月光冷清的黑夜,他一直等待着那双手从窗中伸出,轻轻柔柔地接住那只雏鸟。


 


或者更多的、更多的,由这双手触碰的不再是他物,而是——


 


他握住了金的手腕,璀璨的双眸中升腾起耀眼的光火,宛若流星坠入金色的海洋,骤然掀起狂暴的惊涛骇浪。


 


——他。


 


也只有他。


 


 


“嘉德罗——”


 


金的手腕被攥得很疼,他忍不住轻呼着金发君主的名字,却不期被猛然带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他的腰肢也被对方极其用力地紧紧搂住,那力道大得几乎要将他的身体勒断。


 


他的脖颈传来一阵钝痛,是嘉德罗斯张嘴咬住了他,牙齿在皮肤上细细地磨着,金吃惊极了,他不知道嘉德罗斯想做什么,便伸手轻轻推着他的肩膀,可对方反倒变本加厉,环着腰的手向下滑去,从衣摆下方探了进去,抚上了他的后背。


 


“等、等一下……”


 


金的脸瞬间红透了,他有些慌乱,却没能来得及阻止嘉德罗斯的动作,那双手的触碰仿佛拥有魔力,温热的手掌抚摸着细滑的肌肤,像是磁石般相互吸引,非常舒服,完全无法抗拒。


 


他知道,这是他们血源的共鸣,嘉德罗斯的体内流着他的血,纵使他们并非血亲,甚至并非同族,然而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再比他们的关系更加亲密,他一点都不讨厌这种感觉。


 


早在十几年前的那个夜晚,似若在冥冥之中有所感应,他情不自禁地踮起脚趴在窗边,遥望着灯火辉煌的宫殿群,在某个瞬间,礼炮轰然作响,夜空中绽开盛大而绚烂的花火,这是在为圣空王储的诞生而庆贺,在几百年中他已看过数次,却没有一次能比这次更让他感到激动和喜悦。


 


『Godrose』。


 


自神的血与骨中盛开的花。


 


尽管这十几年里神从未与他见面,但每一次圣空王拜访高塔时,神都会向圣空王询问诸多关于他的事,所有的一切都已被神深深镌刻于心中,再也无法被抹除。


 


他融入了神对这个世界的所有期待、祝福与爱意。


 


——在神失去自由、被孤独地囚禁于高塔之后,他就是神的新世界。


 


也是神所拥有的一切。


 






外链









早在很久以前,神会每晚在窗下凝视着宫殿的方向,而圣空王储也会站在窗前眺望着高塔,万物融于夜色,他们并不知道,就在此时,就在此刻,他们的目光已然交错。






感谢 米仓大谷 太太的配图!!呜呜呜呜真的是太好看了!QAQ→链接

评论

热度(4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