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威冲x银】三角形的不稳定论(下)

幻想症患者:

作者按:神威场。最后是我对于这个诡异状况的一点看法。我倒是觉得这是很符合银时的感情模式呢(不是指3p(废话。


请轻松愉快的取用ww


————————————




十四




银时觉得神威就是把他往下不了床折腾的。


这导致他上午很晚才醒过来。


没办法,天亮才睡,而且睡的时候精神力已经被榨干了。


神威居然还在他耳边笑着说这样可满足不了我啊武士先生。


呵呵。


你还是和阿伏兔过一辈子吧。


阿伏兔:??


这也导致他醒过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人了。


神威爬窗户离开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银时倒没有骂他渣的打算,只是摇摇晃晃的扶着腰爬起来,一边喊:


“神乐?新八?在吗?”


没有回答。


很好,未成年人都不在。


银时懒得费事儿整理衣服——神威自然不会好心到给他好好穿衣服,给他清理已经就是仁至义尽了……等等并没有啊!


银时一边骂着小兔崽子这周都别想上我的床了,一边随手抓了件外袍裹上,就扶着腰艰难的推开门——


差点腿一软滚出去。


客厅里并不是没有人。


星海坊主坐在沙发上冷冷看着他。


神威笑眯眯的撑着头看着他。


银时的脸僵了一秒钟,然后呵呵一笑,扭头往回走:


“哈哈,我再去睡一会儿……”


“不用了,万事屋。”星海坊主说,“这样谈就可以了。”


妈的你个直男你可以这样谈我不想这样谈啊!我里面压根儿没衣服你儿子估计早上才射进来的东西还在顺着腿往下流,然后你和我说这!样!谈!


银时愤怒了。


他也懒得理星海坊主了,直接迈步走出来,向着卫生间走过去——然后差点绊了一跤。


被神威稳稳接住。


神威一跃过来,扶住银时,微微一笑:


“武士先生,小心。”


银时咬牙切齿,低声:“你他妈的搞什么。”


“我还以为秃子告诉你了呢。”神威笑眯眯。


是啊,所以你至少不能叫我起床吗?


银时几乎服了他了,然后就感到被抱了起来,然后大步流星的走向了浴室。


“等!放下!”他下意识的挣扎,后来觉得不太好看,想要挥拳打神威,又显得不太对,整个人都僵住了。


星海坊主看着神威直接把银时抱走了。


他看着关上的浴室门,陷入了沉思。


自己的教育,似乎、的确、可能,有什么地方不对。


本来抱着声讨万事屋的心思过来。


虽然他知道神威估计是不会被压的,阿伏兔也是这么暗示的,但是勾引了神威,果然还是……


他还是希望神威能给自己生个孙子的,或者最好是孙女,贴心的那种。


但是现在他实在不好说银时什么了。


明显被欺负惨了,脖子上都是吻痕,走路都能绊一跤,还被神威强制的羞耻性秀恩爱,简直——


他都想教育神威,对象不是这么玩儿的。


星海坊主深沉的喝了口茶。


好吧,神威这个小兔崽子,你赢了。




十五




期间神威出来拿了一次衣服,视星海坊主为无物。


星海坊主沉默喝茶,懒得理他。


银时被收拾好出来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双眼放空,显然已经进入了看破红尘的模式,在沙发上坐下,指挥着神威去给自己拿盒草莓牛奶,然后和星海坊主对视。


“所以——贵干?”


“就是来看看你们。”星海坊主干巴巴。


银时干笑一声:“不是来砸房子的?”


他也知道神威有这个意思在里面。


否则估计神威自己就得和星海坊主打起来。自从上回神威high起来不小心砸了他的屋顶之后,他就禁止了他胡闹。


没想到神威还记得。


银时莫名欣慰,然后觉得自己的标准真是低到了马里亚纳海沟。


星海坊主思考了一下,清了清嗓子:“你知不知道有一个姑获星,上面有一种果子,吃完之后不管什么性别物种,都可以怀孕——”


银时噗的一声把草莓牛奶喷了星海坊主一脸。


星海坊主抹了把脸,坚持不懈:“我觉得你们可以试一试,万事屋你的基因应该也不错——”


银时扭头看神威,抬手:“揍他。”


神威微笑:“好。”


银时看他抬手就抓雨伞,最后还是无奈:“……算了。到时候我自己揍吧。”


神威笑容灿烂不变:“也可以。听你的。”


银时知道神威时不时就戏精苏,也懒得理他,扭回头,看着正在擦脸的星海坊主,恢复了痞兮兮:


“我说,你这么想要孙子,让神乐给你生呗,又不是没有其他孩子。”


星海坊主冷静:“那你真是和神威要一直过下去的打算了?”


银时没想到被他套了一下,一时哑然,顿了顿:“我说傻爸爸,你想的太远了吧,再说了这小子你担心什么?他吃亏?”


“不,我是觉得,好不同意找到一个他能玩,咳咳,喜欢的——”星海坊主道。


“喂,我听见你的真心话了哦。”银时死鱼眼,“我看起来很好玩儿吗?很好玩儿吗?”


“嘛,如果你真的能和他过下去,我也算是对他妈有个交待,毕竟我也了解你。”星海坊主挠挠头,“但是说实话,按照我对你的了解,万事屋,你其实不是那种……适合这种关系的人吧?”


不是不专一,不是不深情,不是不温柔,坂田银时是最好的朋友、战友、家人,但是他身上到底有没有那种对于情人的投入,其实是一个问题。


神威淡淡微笑:“不用你管哦秃子。母亲那里怎么交待,是我的事情。我们已经商量好了,打算过一段时间一起去烙阳母亲的墓看看,然后是徨安……”


银时:……


我怎么不知道?


这时候,门铃响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委托人,不过星海坊主自然不会去开门,银时也懒得动,最后是神威过去拉的门,指望用杀气把上门的客人吓走。


开门,却是熟面孔。


感到他的杀气,微微一笑,眼瞳明亮,走了进来。


星海坊主看走进来一个眼熟的年轻地球人,栗色短发,暗红双瞳,警察制服笔挺,腰上带着武士刀。俊美而潇洒的气质,而且明显不是花瓶,实力强劲,在他的打量毫不退缩。


“父亲大人。”总悟微微一笑,举了举手里的蛋糕盒子,“我来打个招呼。”


星海坊主:?!


银时:……


妈的,我的房子今天还是逃不过被毁的宿命吗。




十六




总悟把蛋糕放下,银时习惯性的开吃,看这个抖S又来干什么。


神威明显也没想到,不过也不生气,就是兴趣盎然的看着总悟,微笑:


“你来了?”


“嗯。”总悟点头,“毕竟宇宙猎人星海坊主到地球来,我们还是很重视的。”


星海坊主混乱的看着他和神威对话,总觉得他们有不同寻常的关系。


银时点头。


是啊,不同的关系。


战场情场上绝对的对手,时不时微妙的战友,将来要一起3P的男人。


不,打住,你这个思想很危险啊银时。


“你是……”他最后还是打算用文明人的方法交流。


“哦,失礼。我是冲田总悟,真选组一番队队长,我们在终战的时候见过,不过当时仓促,您应该没有记住我。”总悟微笑,“不过我倒是仰慕您很久了。”


银时把蛋糕吃到倒数第二块,幸灾乐祸的看着星海坊主。


“刚才你说父亲大人,是什么意思?”星海坊主皱眉。


“哦,我想着反正应该最后也会是一家人,就实话实说了。”总悟在沙发上自然的坐下,抬头看了眼神威,“是不是?”


神威微笑:“嗯……这个还的看武士先生的意思,是不是?”


银时看着凌乱的星海坊主。


不,傻爸爸君,不管你现在的脑内是什么,估计都不是对的,所以你还是放弃吧。


话说你们两个真的君子协定了?


了不起了不起。


但是我是不会和你们成家的。


谢谢慢走不送。


星海坊主看银时,皱眉:“你们……”


银时埋头开始吃最后一块蛋糕,坚定的不说话。


“我倒是想要一个孩子呢。”总悟歪头,“最近听说姑获星有一种果实……”


喂,你们是串通好的吧。


星海坊主一愣:“你想要孩子?”


看了看面前的人。


的确想起来了,终战里有这么一个武士。刀锋锋利,面对虚仍然敢于带笑,的确是地球人中顶尖的强者。


这个……就让人很难取舍了。


万事屋固然好,而且还是更老的交情,人也更熟,而起看起来比这个一看就是口蜜腹剑的小年轻靠点谱,但是孙女还是很重要……


星海坊主显然陷入了某种不切实际的纠结中。


神威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星海坊主瞪他。


这个很重要好吗!


“不行,好久没有这么有趣的事情了。不过说是武士先生的意思,就是武士先生的意思哦。至于孩子……”神威真是笑出了声,凤眼瞟了一眼总悟,嘴却很毒,“……可还轮不到你。”


总悟微笑:“我和旦那的孩子会很可爱哦。”


神威笑了起来:“还真是不懂谦虚啊警察先生。”


总悟点头:“到时候就比一比吧,看看我们两个的孩子谁更强一点。”


神威微笑:“好啊,我很期待那一天。”


银时:……


不,你们等等。


我并没有,同意要生。


星海坊主显然更加的凌乱,不过好歹搞明白了一点状态,杀气锁定总悟:


“玩笑可不能瞎开,地球的警察。”


总悟挑眉,爪牙完全露了出来,微微一笑:


“我可没有开玩笑哦。只不过是……来打个招呼而已。”


星海坊主冷笑:“你算是什么人,也想……”


和神威分享银时。


妈的,这话还真说不出口。


银时觉得星海坊主身上的怨气已经渗出来了,清了清嗓子:


“那个……打架可以。出门左转,最好去真选组或者鬼兵队的地盘。”


高杉:去你妈的银时。


星海坊主倒没有动手,扭头看神威,冷声:


“这是怎么回事,我还以为你好不容易收心了,你都干的是什么——”


“不好意思啊。”神威冷笑,“毕竟,我可不懂什么是爱情——把两个人绑定?让一个人为自己去死?那种东西,我是没有兴趣的。”


星海坊主冷冷:“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但是我绝对不同意这种事情。”


总悟懒洋洋:“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这事儿和我也有关,你可不能阻碍我和传说中的男人过招啊。”


神威微笑:“敬请。”


星海坊主:……


现在的年轻人,对待情敌……似乎也不是……对待自己情人的男人,都是这种大度的态度吗?


但是战书已下。




十七




银时没想到还真打起来了。


话说总悟这小鬼还真的长大了。


还以为他最近整天就是研究各种play呢,没想到还真的能够扛住星海坊主一段时间。


不过也已经很狼狈了。


“你是专门来送死的吗?”星海坊主冷笑。


“不,就是想和你打一架。”总悟擦掉眼角的血,“至于你要不要帮你的儿子除掉我这个对手——请自便来试试吧。”


星海坊主一挥手中的雨伞,停住攻势:“你到底是怎么看神威的?”


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怪怪的。


“我怎么看他?关你什么事,又关我什么事?”总悟轻笑,“我只知道,我杀不掉他,他也杀不掉我。而且,如果爱就是占有,爱就是选择,爱就是不可兼得,爱就是包容守护——不好意思,我才不是那种人。”


我们最爱的女人都为了爱情牺牲了自己。


所以我们痛恨着爱情这件事情。


我们学不会专一,学不会相守,学不会退让,也学不会承诺。


我们只会忠于本能。我们只知道,和身边的这两个白痴纠缠在一起,是件很让人愉快的事情。


愉快到仿佛终其一生如此,也没有任何问题。


银时何尝不是如此。


那个男人的心不属于任何人。


我们只是和他永生纠缠的两段孽缘而已。




十八




星海坊主最后走了。


在毁了江户五栋楼之后。


“所以还是要去晋助那里打嘛。”神威扶起总悟。


银时:……


你是有多恨高杉?


还有你扶的很顺手啊,这里没有我什么事了吧,真的没有我什么事了吧。


他真心觉得星海坊主最后真的是被凌乱走的。


实在是不想见这个糟心儿子了。


还有这个儿子的糟心……这算是什么关系?


银时望天。


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


神乐冲了过来。


“神威,爸比来过?”然后停了停,面色古怪,“他帮你打抱不平把小混混打成这样?”


“不是哦。”神威微笑,“他为什么要帮我打抱不平呢?”


“也是。”神乐点头,然后疑惑,“不对,那他为什么要打小混混?”


“大概是因为我叫他父亲吧。”总悟吐了口血。


神乐:……


大人的世界好复杂。


不过星海坊主还是留下了姑获星的地址联系方式给总悟。


银时很想撬开他的秃头看看里面到底发生着什么。


“怎么说呢。”星海坊主走的时候说,“那个警察,和神威有点像。他很有自知之明,其实他说的话……我能明白一点。神威这孩子也是……我真的不觉得他会爱上任何人,毕竟江华的事情,我做的并不好。”


银时轻笑:“他自己也说了吧,并不是爱。”


星海坊主嗤笑,扭头看了一眼银时,眼底莫名的放晴了:


“你真是这么觉得的?”


“……那小子,终于也算是长大了啊。”


说完,就撑着伞,空着只袖子离开了。


他的义肢开销可真大。


银时恍惚想。


至于星海坊主的那个问题?


他们爱自己吗?


自己爱他们吗?


爱,或者不爱,不过都是人们口中的词汇而已,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他们都是爱情的不信者。


只有永远纠缠的孽缘,才是真实的。



评论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