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我家儿子欺我老无力,轮流与我发生xing♂关系】(上篇)

相思桃:

★此篇为《我和我的儿子们》的番外篇。


★非清水,带剧情,1w字。


★嘉→金←瑞大三角,金受only,年下兽人paro



 


前文:


我和我的儿子们(一)


我和我的儿子们(二)


我和我的儿子们(三)


我和我的儿子们(四)






============================


又是一年秋季,这一天金早上醒来,并没有看到两个孩子的身影。




屋子里满是开得烂漫的黄色花朵,有好些还带着冰冷的晨露,娇艳地散发出清香,金穿好衣服懒懒地摆弄着花瓣,又好奇地捏了捏浅蓝色的花蕊。




他从没在这一带见过这种花,在深秋的时节里找来这么多花朵来装点,也不知道两个孩子到底跑了多远,费了多少心思。




金心里清楚他们的武力值逐年攀升,即使远行大抵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心里到底还是担心,可又不可避免地泛上兴奋与喜悦,像是绵绵的蜜糖,一口甜味儿咽下去还不算完,从舌底也能反上腻腻的甜香来




对了,今天是我过生日啊。金后知后觉地想。




总觉得会是一个不一样的生日呢。




打开卧室的门,金这才发现家里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同样被嫩黄的花朵装点得满满当当,厨房还有两人留下的纸条,左边是嘉德罗斯写得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




——好好休息,在家等我




右侧应该是格瑞留的,不过被嘉德罗斯用笔重重地划了几道,已经完全看不出写了什么。金又往屋外看了看,朝阳已经升起,他们还是没有回来。




真是的,一会儿一定好好说教他们。




金这么想着,坐在椅子上翻了会儿杂志,可是看着看着又觉得身子暖暖的不想动弹,布料细微的摩擦让他感觉有些舒适,阳光投进屋内,闻着清淡的花香,金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




金是被自己的肚子叫醒的,一睁眼,就看到斜对过的厨房里格瑞做饭的身影,“格瑞……”




“金,我回来了”格瑞身上还围着一条明显尺寸不符的猫咪围裙,闻声便转过身看他,手里还握着一把大号的勺子,大黑锅里咕嘟咕嘟的是炖煮的声响,勾人的香味儿直接叫醒了沉浸在睡梦中的金。




“啊……欢迎回来……我刚刚好像睡着了”




“渣渣!你就只知道关心他?”嘉德罗斯愤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暖暖的呼吸,喷洒在金柔软的耳廓。“嘉、嘉嘉??哎?!”




金这才发现自己被嘉德罗斯抱在怀里,正倚着他的肩膀,顿时瞌睡虫跑了大半,一个激灵就坐直了身子,结果被嘉德罗斯大手一揽,又靠了回去




,肩膀那里的肌肉还隔得人有些痛




金觉得自己有些奇怪,往常嘉德罗斯发脾气,他应该立刻好言好语地哄上一会儿,再揉揉他头顶触感良好的兽耳才是,可如今就是怎么都不想动弹




嘉德罗斯的身体健壮柔韧,怀里的温度舒服得很,金拱了几下,懒懒抬手戳了戳嘉德罗斯依旧带点婴儿肥的脸蛋,手又放到胸口摸了几把,嘴里




拉长了声音说道:“嘉嘉……不要生气啦……欢迎回来……”




金没想到的是今天的嘉德罗斯好像格外好哄,那个每天都有的脸颊吻也格外温柔,舌头上的倒刺弄得脸颊麻麻的,一不注意就被弄了半边脸的口水。




窗外橙黄橙黄的阳光照进来,餐桌上有一只奇怪动物的兽头,被藤蔓和绿叶绕了几圈,竟也不显得太过血腥,边上还摆了一盘红艳艳的果子,


果实饱满得好像一碰就会迸溅出果汁一样。




那野兽的种类金从没见过,长着有点像是鹿的角,头部和-脖颈处的肌肉就已经很发达,眼珠微微凸起,有种剧烈跑动中被一击毙命的感觉,




那种果子金也没见过,隔着老远就问道酸甜的味道,看着就觉得好吃。




把猎物的头颅割下,摆在餐桌上,是最初两个孩子刚开始狩猎那一会儿就有的习惯,金曾经打听过,据说那是动物对于战利品的一种宣布所属的本能,




通俗点说就是显摆一下战果,不过后来慢慢改掉了,只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又这样做了。




金当然不可能在这种日子为了这点事责怪他们。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反常地一睡就睡到了黄昏,晚餐的时候金还是很高兴两个孩子特别为他花的心思,金端着汤碗,




小口小口品着大儿子亲手炖的肉汤,时不时张嘴咬一口小儿子喂过来的果子,只觉得心里美美的。




吃下孩子们夹到碗里快要堆成小山的肉,一边看着两只崽越长越俊俏的脸蛋,老父亲心中感慨万千。




一左一右两个孩子却不怎么吃,只动了两筷子意思一下,目光却有些不一样,金是觉得有些不同的,但是又说不上来。




明明那眼瞳中的深邃与执拗,还有那不肯错开的过于直接的视线,和他们所相处的日日夜夜,每分每秒,都别无二致。




“怎么都不吃了,这样对身体不好啊”金忍不住说了一句,只不过两个人并没有什么动作,只是沉默了一会儿,格瑞开口道




“金……你想要我们吃下去么?”




“嗯?当然啊,这样怎么吃得饱!”放下碗筷,金熟练地一手一个的撸上兽耳,只把两个人撸得直打呼噜才罢手。




老父亲端起他们的碗挨个地盛满了肉。“你们两个,要吃饱才行啊”




…… ……




============================


【嘉→金←瑞摇摇车,请在家长的陪同下上车】(图1)


 


【算了来不及了,全都看完好了,张嘴吃R!】(图2)


============================




------TBC------




============================


(╥╯^╰╥)后半部分还在码,写肉的时候15k存档丢失……我简直一边流泪一边码字【微笑着咽下一口老血】




雄性求偶的时候会把猎物送给雌性,雌性接受就代表求偶成功,有些雄性会装扮自己的窝,然后邀请雌性来住,这种行为也是求偶




然后就是老虎嘉和白狼瑞,猫科动物的xx是有倒钩的,野猫xx母猫会撕心裂肺的叫,部分猫科可以连续做上48小时不睡觉,猫科的jingye还有xx的作用,比如母豹在受jing的时候会舒服到打滚,




犬科xx根部会有茎头球(器官名称),身寸时候会膨胀卡住(无论是长还是宽都会膨胀好几倍),身寸时间很长,并且xx里面是有一根骨头的……




总之一切设定保留,只是嘉嘉那个倒刺不会勾到金内壁出血,就是粗糙一些的磨砂质感就好了进的时候是滑的退出来的时候是糙的这样(这部分是私设),




倒钩勾到血肉模糊想想都受不了……噫,舍不得金宝受伤,做//爱不享受怎么能叫做//爱呢??真正爱他也不会为了让他受苦而去做吧!!真正爱他也不会强迫他只为发/泄让他受伤吧!!




你们就当嘉嘉提♂枪上阵之前用砂纸把下面的倒钩打磨过一遍好了……




还有就是鹿肉壮//阳大家都知道的,不知道登格鲁有木有鹿就草草描写了一下,那个东西就是‘助兴’嘛,金还给两只崽盛了好多真的作死




纸糊兄弟二人组:看你第一次就不为难你了,你多吃点提前补补,我们吃一口意思一下。   


金:哎?你们怎么不吃啊来来多吃点多吃点       


  


瑞哥还确认了一下这波操作才是最骚的√


格瑞:看透一切 




(눈_눈)金还想推开嘉德罗斯也不想想他自己儿子多沉2333




从发情期结束就开始准备又是鲜花又是猎物又是果子简直煞费苦心就为上了他们的老父亲哈哈哈哈哈哈哈




emmmmm码得太多了,果♂子的事情后半继续√




总的来说是碗蘸着甜面酱的R,不知道你们看了会不会觉得我写得太墨迹……我本人是很心水这种腻呼呼的蜂蜜蘸白糖,白糖拌蜂蜜的甜甜的感觉啦




(๑ơ ₃ ơ)顺便觉得不适应文艺R想吃直截了当的爽R的小伙伴们请持续关注桃子的《漂白》系列!谢谢支持~~【臭不要脸地植入广告





评论

热度(2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