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Spideypool】Hello, but not Kitty(荷兰虫,浴室play,R18)

Sol:

 @一只胡萝卜精  @兔飞了 两位小天使的点梗!


一句话简介:荷兰虫与RR贱关于那条Hello Kitty裤子在浴室里的羞耻往事……(其实就是一块肉而已x






【Spideypool】Hello, but not Kitty


Peter再次翻遍全身上下,终于不得不承认,他又一次弄丢了男朋友家的钥匙。Wade会怎么说?这已经是第三次了,他也该习惯了才对。




“多亏了你,我已经是Walmart的常客了——话说我还以为你的脑子比我的可靠得多,现在看来,你还是个没奶大的孩子呢。”Wade的话是对的。虽然他家里总是乱七八糟,可就好比魔术师的道具箱一样——它们之间有着某种神秘的秩序,Wade总能毫不费劲地从什么犄角旮旯里翻出Peter需要的东西,所以是的——所有人都觉得死侍一百二十个不靠谱,可事实上,是Wade在照顾Peter的生活。




“shit……”Peter沮丧极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甚至连一把钥匙都管不住。这不是一个成熟的大人会干的事,不是吗?他越想证明自己不是个孩子,在这种小事上就越能发现自己的差距。坐在他旁边的Ned也发现了这事,他提议也许他们该去厕所里找找,比如马桶的水箱那种地方。Peter摇摇头,他早就找过了,这次确实是他自己的错。




“好好跟她道歉,你婶婶会原谅你的。我是说,Peter你一直是个门门考试拿A的好孩子,只是有时候会马虎一些,这算不上什么缺点,对吧?”




“你说的不错Ned……但这是Wade的钥匙。”




“噢,”Ned张了张嘴,“噢。”他知道Peter交了一个秘密男友,但也仅限于此了。“你第三次弄丢了他家的钥匙……所以他会打你吗?”




“什么?不,他才不会打我!他……”Peter咬住嘴唇,说,“只是他会觉得我是个没长大的孩子的。”




Ned想说你本来就是个孩子。但这话他早就说过一次了。“我真不知道这有什么不好的,你干嘛老想提前过了你的十六岁生日?我是说,不弄丢钥匙也不代表你就是个成年人了。”




Ned不确定自己该说些什么,他现在根本不知道Peter是怎么想的,毕竟谈了一个有较大年龄差的男友这事儿也太荒唐了些——是的,Ned曾见过Peter的男友,那绝对是个令人发指,呃——是个令人印象深刻的中年男人。




“……我知道。”Peter趴在桌子上,把脸埋在手臂里。他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还有点羞赧,“我只是……我只是不想他用那种眼光看我,只是一个孩子,就什么都做不了……对吧?”




Ned觉得他那被科学塞满的脑袋似乎有些用不上地方。就像是从一条宽阔的大路突然岔进某条隐秘的小路上,Ned全身的肉都抖了一下,震惊得说不出话来:“我去——”




他猛吸了几口气,然而声音还是因为震惊而走了音:“你想跟他——?!你你你他他他——卧槽你干嘛跟我说这个等会儿我是不是该报警——”




“停!Ned,深呼吸,别嚷嚷好吗,求你了。”Peter一把捂住他的嘴,涨红着脸试图让他冷静下来。




Ned冷静了几秒钟,可惜声音还是尖得吓人:“你怎么能这么想?!”




“可我们交往都三个多月了!”说起这个Peter都有点抓狂了,“你知道他每天晚上都要干什么吗?给我唱摇篮曲!要不是我威胁他再这么干就卸了他的下巴,我想今天就该轮到捷克斯洛伐克的《八只小鹅》了!”




“他还给你唱摇篮曲?”看到Peter的表情,Ned瞬间收起脸上的笑意,“咳,我是说,哥们你这一步跨得是不是有点太大了?那个……就是,你们亲过嘴吗?”Ned压低声音问道。




Peter脸上的表情五颜六色的。自从Wade亲了一次他的唇角后就没动作了。他甚至一度怀疑Wade是不是讨厌和自己亲嘴。即使在他们这个年龄段,情侣之间亲嘴也是很普通的事,但Wade就是不愿意,要不是问过Weasel关于Wade是不是不举这个问题,他都要开始怀疑人生了。




Wade看起来很幼稚。他穿衣品味是Hello Kitty,他还有一整套粉色的Hello Kitty女性睡衣呢。不过传闻中,Wade在床上的表现那完全是另一套说法,Weasel酒吧里那些Wade曾经的床伴可是非常津津乐道。




Peter会在意吗?说真的那是当然的,虽然只是有一点,但他早就知道Wade曾经的情史有多丰富——虽然Wade从不对他说一个字。说实话Peter确实有点狗仔记者的潜质,但这是他男朋友!谁能对此说些什么呢?反正Weasel说了,在Peter保证不把他名字供出来之后。




所以Peter才会如此沮丧,他可不想成为Wade一款诡异的养成游戏的试验品。




“你看,Ned,”Peter收拾好书包,闷闷地说道,“这就是问题所在。”




这想法一直打击着他的自信心,以至于今晚的蜘蛛侠都垂头丧气的,连打击犯罪的效率都低下了许多。




他和May说了今晚要住在Ned家,明天是周末,这段时间他们的科研成果正好进入关键步骤。然而现实是,他哪儿都回不去了,他弄丢了Wade家的钥匙,该死。




“Wade会忘记锁门吗?”Peter自言自语道,试着拉了下门,“好吧,他没有。”他没给Wade打电话,想着也许再等等他就会回来了。




Peter等了很久,他不知道Wade为什么会这么晚还不回家,他明明有说过今晚会过来住的。Peter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无论如何死侍总会完好无损地回来,他完全不必像某个海豹突击队员的妻子那样忧心忡忡,他有的是优势。




他转到楼房的侧面,那儿能看见Wade家里的厕所,那边的窗户没关。




好吧,Peter嘀咕着,希望没人看见蜘蛛侠在偷爬别人家的厕所。




很快Peter就游墙爬进了厕所里,他呼了一口气,正当他以为事情进展得很顺利的时候,他意外地发现——Wade这个神经病出门的时候把厕所从外面锁死了。




谁会锁了自家的厕所?!




“见鬼! Wade Wilson!”Peter气急了,“你是不是在厕所里藏了什么东西?花花公子还是窈窕淑女?”他不明白Wade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他现在被锁在这个厕所里了——无论如何,这就是事实。




Peter无奈地坐了下来,把书包放在马桶盖上。厕所的瓷砖冰冰凉凉的,现在是九月,天气已经不够他赤脚踩在瓷砖上了。这个厕所不大,却很奢华地装了一个浴缸——绝对是Wade的品味,只是Peter没见他用过几次,他一般只用旁边简陋的淋浴。还有厕所的排水也做得很好,这同样是Wade要求的,因为他需要经常冲掉成堆的血水。




Peter趴在自己的膝盖上,一下一下用手扣着瓷砖。他发现缝隙间早就变成了莫名的深褐色,但是地板被擦得很干净,是的,Wade知道他今天要过来。




Wade是个很细心的人,虽然几乎没人知道。Peter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守财奴似的,宝贝般地守着秘密不被人发现,却又矛盾地想向所有人炫耀。




他觉得Wade马上就会来了。没什么根据,就是想他了。




Peter看到毛巾架上还放着那套粉色的Hello Kitty睡衣,Wade在家总是穿着那个。他挪了过去,扯下这套衣服,上面有很重的Wade的味道,带着不知名的气味,有点像是被阳光晒过头的干草。




他脱掉弄脏的制服,换上自己的体恤和那条睡裤——没换睡衣,这已经是底线了——打算洗个澡。结果今天就像中了诅咒一般,倒霉的Peter连按了几次都没有水从喷头里流出来。




“shit!”Peter抓着脑袋原地转了好几个圈,他敢打赌今天没人比他更背的了。




Wade还没回来。Peter听到隔壁家打开了电视,电视的声音很大,而且厕所的隔音效果也不算好。他靠在墙上,听见脱口秀的主持人在讲一个关于加拿大人的笑话,他忍不住笑了。Wade也给他讲过一个类似的,说得比这个好多了,Peter想道。




他想着那个关于“礼貌的加拿大人”的笑话,逐渐放松了身体。他的头在空气中一点一点的,几乎就要嗑到自己的膝盖。




这几乎就是Wade回来后看到的全部。




他打开浴室的门,水龙头里哗哗地向外喷着水珠。地上早已积了一层水,而Peter坐在地上,浑身湿透,不停地有温暖的水淋透他的身体。




Peter睡着了。




就这么穿着他的粉色睡裤,浑身湿透地坐在他家的厕所里睡着了。




“我的耶稣基督啊……”Wade嘟囔着走到Peter面前,想把他抱起来。然而Peter睡得太死了,酥软的身体根本抱不起来,就这样软倒在了Wade怀里。Wade有点僵住了,Peter那带着潮气的呼吸正好吐在他脖子那块,他敢打赌这一瞬间他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Wade把往前挤了挤,把自己挤进了Peter的两腿之间。他穿着自己那条睡裤,然而裤腿太肥大了,湿透的布料贴在他腿上,看着就像偷穿老爸衣服的孩子一样。




他男朋友就像个孩子。不对不对——改正一下,他男朋友真的是个孩子。




“这不能怪我,”Wade自说自话地替自己辩解,“是他先勾搭的,我最多也就是个协从犯。”他轻轻拍了拍Peter的脸颊,沾了水后发出清脆的啪啪声。




这算是戳中Wade某个奇怪的点了。他脱掉手套,又轻轻拍了几下Peter的脸。手感真他妈的好,Wade感慨着。




“醒醒,小家伙。你是想在我家开游泳补习班吗?负责任地告诉你,我是不会允许你这么做的。”他的怀里紧紧抱着Peter,两个人就像不倒翁似的前后摇晃着。




Peter悠悠转醒了,可能是睡迷糊了,他看到Wade后楞了一下,小奶狗似的的眼神泛着水光。




“Wade,”Peter有点委屈地说,“我被关在厕所里了。”




Wade不敢说就是他发神经锁了厕所的门。他试图引导着话题,说道:“是的是的,你看现在我就在这儿,甜心宝贝,我找到你了。”




“我刚才好像做了一个梦。”Peter终于开启嘴炮模式,虽然还是有点颠三倒四的,“我梦到你不要我了,你说,唔,你要跟我分手来着。”




“什么?我了个——”




“你是不是真的想这么干?所以你不愿意亲我,对吧?”Peter想要从Wade挣脱出来,于是他扭动着身体,“没关系,我有心理准备,你随时可以说出来。”




Wade感觉自己的太阳穴突突直跳,“Peter,我发誓你再动我就真的把你扔在这了。”




“啊啊,不要。”Peter很没面子地立刻抱住Wade,像个树袋熊似的。




Wade叹了口气,他温柔地托住男孩的背,男孩的身体柔柔软软的,仿佛一大块棉花糖。




“你睡迷糊了。”




“我没有。”




“你肯定睡迷糊了。”




“我说了我没有。”




“好吧,那你先放开我。”




“不。”




“……你到底要干嘛,小混球?”真没想到这话竟然是Wade说的,恐怕被Weasel听见会怀疑这里是个假的地球。




Peter的手脚全扒在Wade身上,仰起脖子,身体向上伸,想去吻他。




然而Wade躲开了。




此前浴室的喷头早被关掉,地上的积水也已经泄得差不多。虽然Peter身上明明沾到的只是水,那个眼神却像极了喝醉的狂徒。他一把推开Wade,用力之大使后者的脊背狠狠撞上了墙面,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Wade Wilson不是个会吃哑巴亏的人,从来不是。谁都知道,死侍是个会把对方揍到生活不能自理的家伙。




然而Wade看他的眼神就仿佛根本没这回事一样。




“嘿,你怎么了?”




Peter的头发湿漉漉的,看起来十分的可怜。




“……你躲开了。”




Wade张了张嘴。浴室没开灯,勉强只有对面那家住户的一点灯光照进来,那基本就是废的,完全无用。




“Baby boy,”Wade开口了,“你知道生孩子有多痛吗?”




Wade突然把话题岔到了一个诡异的方向,即使是Peter也一时间愣了一下。他想了想,接着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那对我来说没有意义。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压根体会不到痛,因而也享受不到生命的欢愉。相信我宝贝儿,当你逐渐失去疼痛的感觉后,你会变得比你想象的还要混蛋,你会变得肆无忌惮起来——你不在乎身上多出来的伤口,不在乎某个突然的断肢,也不在乎头是不是还在自己脖子上——然后你会失去对自己生命的控制。”




Wade用平缓的语气说着,仿佛在说邻居家的狗又放了一个屁似的。




“可是某一天,我他妈的竟然得到了一个刹车扳手。你明白吗?虽然这像是编剧们集体喝大了才会乐意写的剧情,但我还是求脑子们别毁了这次机会,因为我他妈的明白,什么时候能等到蜘蛛侠第二次对哥说‘YES’?我告诉你,永远不会。”




Wade能看见Peter脑门上的旋,看到他的头发湿哒哒地缠成了一团。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用微弱的声音说道:“我只是想亲亲你,Wade。”




“而我不能确保我能控制住自己。有些东西一旦开了头就停不下来了——就像毒品,或者墨西哥鸡肉卷。我亲爱的母亲能作证,从哥出生到现在,就从来没控制住过什么东西。而你、你这么小!大腿都没哥的胳膊粗——我已经表达得够含蓄了,对吗?”Wade想去抱他,Peter很听话,回抱住了散发着暖热的Wade,“你看,这就是问题所在。”




“你是个笨蛋。”Peter突然说道,“你是个笨蛋,却想得太多,我从来没说过想要你控制什么。”他盯着Wade的眼神清澈坚定,“我不会被你搞坏的,我可是蜘蛛侠。”




所有事情都是在一个吻里失去控制的。




点我点我点我




END

评论

热度(1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