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快新]Hello,stranger?:中篇

和:

※快新419/老梗/但我就喜欢(。


※架空大学AU




  ……401号室是吧?


  在坐落於北区独栋宿舍群的其中之一门口停下,黑羽朝着房门旁的门牌号码扫去一眼。


  确认自己这次终於没找错地方後,他便将肩上多出的重量卸下。


  黑羽将人由扛转抱,手臂自少年的腰际环过,把整人揽到自己胸前,让他可以半倚在那里,而空出的一手正好可以拿着从对方口袋中摸出来的钥匙弄搭弄搭的开锁。


  他一手紧紧搭扶在那截细韧腰杆上,另一只则顾着旋开门把,同时双眼还得注意着脚下的路,前後折腾快五分钟才终於踏进玄关。


  一进屋,按下玄关边上的电灯开关,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乾净舒适的起居室,室内整体的摆设相当简约,无论是家具或者装潢风格无一不带有一种後现代的设计感,大理石纹样的灰色地毯丶木质的餐桌还有粉刷成低饱和度色调的墙面都让人心情平静。


  与此同时一起注意到的,还有这屋子的『主人们』所留下的丶鲜明浓厚的生活气息:


  一组一组款式相同但颜色相异的水杯丶餐具,甚至连整齐摆放在门口的室内拖鞋都是成对的,再再都令黑羽可以轻易想像出身边少年在这个空间中生活的景象


  ──并且,是跟另一个人一起。


 


  转念间便将目光收回,至此,总算把人给安全弄回屋里的黑羽吁一口气,这情况就好比高校时期打了一场大获全胜的群架一样,多少有点尘埃落定的成就感。


  环视下四周,好不容易认准浴室方向的他大步走进,决定先把人安置到浴缸里去,自己则转身拧湿毛巾,蹲下身,粗略地擦了擦醉鬼喝到满面通红的面颊。


  「这样也能睡吗?真是……」拿开毛巾之後看到对方仍不断地点头打着瞌睡,黑羽好笑的扯扯唇角。


  睡得这麽安稳……真当自己是大爷呢。


  要知道从小到大自己都是被伺候的那个,如今第一次伺候人却是一个醉鬼,肯定不能就这麽便宜他。


   心中那点想捉弄人的想念直接溢於言表,一时间连那对惯常安静的墨黑眼瞳中都透出一层笑意。


  於是下一秒黑羽就将手指伸过去,在少年还泛着红晕的颊肉上戳了戳,接着一路从脸颊丶鼻尖丶嘴唇,最後才坏心眼地来到紧闭的双目,试图想掀开它。




  「嗯丶嗯……?」新一的眼皮连同长长的睫毛一起颤了颤,接着缓缓的睁开一缝,一双眼完全失去焦距,睡眼惺忪地看了眼前俊美的陌生人一眼。


  ──是谁呢?


  新一眨眨眼丶再眨眼,然後冲他露出一抹迷糊的笑容:「嗨?」


 


  见鬼!明明是个男人怎麽能笑的这麽──


  正当黑羽还在为少年此刻毫不设防的神情看得一愣一愣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的时候,下一秒,更加猝不及防的就是对方酒醉而骤然凑近的薄软口唇,眼看两人之间的距离快要近到极限……




  『硄啷。』


  『哗啦哗啦──……』


  下意识一闪的动作太大加上地砖湿滑,让他不小心就直接坐倒在地,同时还将浴缸旁的水闸开关给碰着了,墙上的莲蓬头便倏然淋下冰凉的水柱,瞬时将适才氤氲在两人间的暧昧氛围给熄灭殆尽。


  「唔丶冷……」让冷水这麽一浇,新一下意识缩了缩,伸手抹了抹落入眼中的水珠,脸上神情却是比方才清明许多。


  看着眼前缩回浴缸一角瑟瑟打颤的纤细身版,黑羽也说不上此刻的心情是幸运还是不幸


  ──他自己心里清楚,以他的性向,刚才那样的诱惑倘若再多来几次,他恐怕会把持不住。


  「清醒点了吗?」他用力攥了攥置於身侧的双手,像是提醒着自己该保持脸上的无表情和疏离的语气。


  虽然嘴上这麽说,但黑羽还是主动伸手去制伏不受控制的花洒,将水温调整到适当的温度。


  「什麽啊……」新一环顾身周。


  他被酒精侵蚀掉大半理智,整个人晕呼呼的不说,还让人扛在肩上一路颠颇得眼冒金光,这会儿发现自己再张眼後竟已回到熟悉温暖的自家浴缸里,不可思议之情全写在脸上。


  视线在浴缸和陌生男子的脸上反覆打量,再三确认此处确实是自家浴室,新一这才一边捋捋漉漉贴附在脸颊上的湿发,一边不掩惊讶地问:「你真找对路了?」




  感情你刚刚果然根本没认真在指路吗!?


  听到那声嘟哝黑羽还是忍不住抹了一把脸,看在对方醉到乱七八糟的份上不跟他计较,接着认命地解释道:「别傻了,真让你指路,恐怕等到天亮都还走不出酒吧街。」


  「要谢就感谢你自己吧,我从你口袋里搜出的钥匙串上竟然贴着地址。」


  「该不会早预知道自己会有被人送回来的这天……」话还没说完,快斗却因对方瞬间陷入沉默的神情而猛然噤声。


  ──又来了,又是那种比哭更难看的表情。


   「……原来是拿那串钥匙进门的吗?」


  都忘了,在那人转身离开之前,连那串贴着地址的备用钥匙也一并交还予他了。


   好像一下子又回到彼时把充满浮想意义的备份钥匙随意交付予那人的那一天,嘴里调侃着要对方:『拿去,以後可别走错家门啊。』却一边替他将地址贴上小小一片钥匙圈上的自己,在将钥匙扔给对方接着转过身时,脸上似乎是笑着的。


  自己以为那串钥匙能换到什麽结果呢?


  是期待吗?……毋宁是期待的吧。


  长久以来一直与对方相伴,在最贴近的地方注视着他,但三年来的一切终究在今晚变成一个注定没有结局的故事。


  或许他早该认清楚了,很多事情本来就没有丶也不应该有结果。


 


  思及此,新一转而将注意力转移到咫尺之外的黑羽身上。


  坐在冰凉地砖上的棕发青年挽着裤角的长腿盘起,双手支着身体,背靠在浴室墙面,垂头冲他直看,方才一样被莲蓬头的水花溽湿大半的棕发塌了下来,乖顺地伏贴在五官好看的面庞,无端化去一分野性。


  明明自己还带着伤,明明看起来也不是性子温和的人,但却不止把醉到不行的他毫发无伤地带回来了。


  视线从对方让冷水完全浸湿也不管不顾的单薄衣装向上攀升,来到带着血污的脸上毫无半分不耐的静默神色,看到那对眼底一抹有些熟悉的眸色时,新一突然牵起一抹笑,半垂着眼脸轻轻摇头,重新抬眸时,已经换上一副下定某种决心的表情。


 


  「现在几点了?」在一阵不短的沉默後浴缸中的那位突然问道。


  「……」黑羽被话题的跨度之大弄得有些摸不着头绪,但闻言还是伸手去探探口袋,发现自已把校准用的原子表落在实验室里了,於是皱起眉反问:「……你问这个做什麽?」


  「有点晕,不知道这时间转角那间诊所关了没……」


  「你只是喝多了,没病就别乱吃药。」黑羽皱眉打断。


  结果却换来又一个让他没头绪的追问:「那你呢?」


  「我?」他怎样?


  见眼前的青年困惑地歪过头,加上见到他以来的种种作为,新一几乎是同时就将对方跟幼时父亲好友家里养的那条德国狼犬重叠了,於是眼底的笑意又更浓了些。


  「你不冷吗?」伸出手去抹抹咫尺之间的对方脸上大片吓人血迹:「一起洗?」


  说完新一便收回手,兀自脱下针织外套,而後又开始一枚一枚的解去衬衫上的钮扣,大片胸前的肌肤也随之暴露到潮湿的空气中。


  「你……」黑羽双目微瞠,看着对方旁若无人地褪去那身衣装的动作,再思及那柔软掌心适才停驻在自己面颊上的触感,突然的口乾舌燥。


  他警觉地『腾──』一声站起身,撩起自己的衣摆胡乱擦去脸上的血污,顺手将刚刚一起带进门的雪白浴巾扔到少年身上,一边说:「不用了,既然你都……总之我该走了。」


  再待下去,他连自己都拿不定会发生什麽事。


  自觉仁至义尽的他说完转身欲走。


  手都放上浴室的握把时,却听到身後传来一声不容拒绝的:「不要走。」




  察觉到那把声线中夹杂一丝不易发现轻颤以及自己的动摇,黑羽於是沉沉叹口气,半晌,终究还是选择接受隐藏在那三个字之下的邀请。


  缓缓回首,看到的正是对方任凭那条自己刚刚才替他罩上的大浴巾径直滑落到地砖上,毫不遮掩地将那具美好匀称的男体展现在他眼前的瞬间。


 


  与十多分钟前他要死不活的躺在浴缸里发酒疯时的情况截然不同,眼下,在浴室并不刺眼的白光灯管下,黑羽可以轻易检视少年这具身躯的每一寸肌理丶尚有不少水珠缓缓地自上头滑落,在对方一身骨白的皮肤上留下潮湿的水痕。


  那头深墨色短发也被打湿了,乖顺的贴附在少年的面颊上,漉漉地滴着水,而再往下──……


  这实在是……


  黑羽双瞳一暗,喉间的突起下意识攀动了下,双掌克制的握紧拳头。


  那一刻他几乎要忍不住掩起双目全当自己没看见了──可最後还是败给身为男人的劣根性。


  目光好像在眼前颀长少年的身上生根似了,扫过深陷的锁骨丶并不夸张的胸肌丶平坦结实的小腹,细韧的腰杆直到魅惑的髋骨,更别提下头一双笔直长腿……


   而最令他颤栗的还是那在顶头光源照射下通透澄明如玻璃珠的眼,当它们含着潋滟眸光似笑非笑地朝着他直瞅的时候,总错觉下一秒要被吸进去。




  好了,自己来招惹他的,谁也别怪谁啊。


  黑羽舔舔乾裂出血的嘴唇,发出一声不知是赞叹还是惋惜的低喟,对於此时自己一双墨蓝眼中幽炽烧灼的欲望毫不自知。


   对自己就不必自欺欺人了,对着少年,黑羽知道,他是一开始就不由自主地被对方吸引。


  他确实是个不爱搭理人的个性,但这并代表他不谙情事,相反的自高校时期起他就是纵横酒吧街的老手了,早在抬头看向黑发少年的第一眼就让那压抑的眼神和自持的微笑给掳获,那些细节都让他推断出一个肯定非常接近事实的答案


  ──是一只受了伤的丶更容易到手的猎物。


 


  送他回到住处的过程种种更让黑羽肯定了这一点,但是同时也让他陷入危机。


  他能感觉得到自己正在陷落,轻而易举地被对方骤然靠近的嘴唇丶没有防备的微笑丶突然陷入沉默的寂寞侧颜和抚在脸上让人留恋的触感给驯服。


  这样一个让他无法不在意的存在,在一个连他姓啥名谁都不知道的夜晚,对他说:「不要走。」


  他又怎麽可能拒绝呢?


 


  只限今晚就好,不问缘由地。






TBC.


两天後关车门呀,姑娘们刷卡上车(...

评论

热度(171)

  1. 怪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