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剧场版的阿银真的杀了自己】

自己的人生中,怎么可以没有他。

Key☆K君:

#结局He#


#阿银我的心头肉舍不得虐他#


#作者有病系列且完结倒数②#


#短小伪全员向贺耀诞虽说迟了←_←#


登势跪坐在自家早逝丈夫的墓前,从篮子里拿出新的贡品换上,动作从容。她的目光停留在墓碑上,良久,从袖口取出一支晴天牌的香烟点燃,然后烟雾缭绕。


“你还真是走运啊。”


“贡品放了那么久,都没有被吃掉啊。”


登努的指尖夹着闪着火光的烟,空出的左手相当自然的地拿了一个贡品盘中的丸子放进嘴中,细细咀嚼。


她酒馆上边的空房租给了两个小毛孩子,他们俩合伙开了个万事屋,每天东奔西走地帮别人解决问题。尽管房租交不上,她还是由着那俩孩子去胡闹了。


也许是年纪大了,眼睛不行了,或是因为别的什么,她总是看见那俩孩子中间的银发男人。


非常欠揍却异常可靠。


相当真实的


一一错觉。


灯光昏沉的老酒馆里,女主人登势出去祭奠早逝的丈夫,最近出现的机器人女仆小玉也不知去了哪里,只剩下凯瑟琳一个人。


她是个盗贼,被好心得有些多余的店主登势留下来在酒馆帮工。


在这样独自一人的情况下,凯瑟琳很难抑制住自己想要盗窃的念头。


她的手伸向柜台的收银机,指尖颤抖,脑海中突然晃过一个银发男人的身影,于是停下了手。


算了吧。


这样的小酒馆能有多少钱?


在暴露之前,她还是做好自己的工作吧,免得失去藏身之地。


被称为江户第一技师的平贺源外窝在并不光亮的仓库里,整修祭典上说是用来表演实际上是用来破坏的机器人们。他的目光专注地集中在手上的零件,温柔地像是在看待自己的儿子。


他有想过为什么不放下仇恨,但当他站在台上命令三郎开炮的时候,他就知道回不去了。


平贺源外被捉进了监狱。


身为入境管理局局长的长谷川泰三,收入丰厚,家庭美满,多少人羡慕不已。


但当他陪着来自外星的HA丁A王子,对着他无理取闹的要求敢怒不敢言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这一切不应该是这样的,有什么不一样了。


他应该做出反抗,尽管下场凄惨。


可是,他没有。


所以长谷川泰三还是【入境管理局局长】,形同虚设。


作为从攘夷战场上退下来的志士西乡特盛,开了家人妖酒馆。粉色的女士和服配着粗犷的脸,不干净的胡渣。


除却近来的假发子,他隐约觉得应该还有一个人来扛招牌。


应该是他的后辈,是个可靠得愿与之相交的朋友。


结野家族依旧因为家主妹妹的婚姻问题跟巳厘野家族不和。


两大阴阳师家族成天斗法,将江户的天
搞得翻来覆去。


应该有一个银发男人带着两个麻烦的小鬼来调停这场发展错误的战役的。


可是,没有。


所以结野家家主结野晴明与巳厘野家家主巳厘野道满关系依旧不和。


结野克莉丝特艰难地继续当着主播。


鬼道丸少了一个值得尊敬的主人。


寺门通开着她的第一场个人演唱会,她的母亲寺门市在后场为她打点好了一切。


可是,


说好要在自己开演唱会时,送给自己鲜艳玫瑰的父亲并没有来。


她暗自失落好久好久。


本城狂死郎今天依旧顶着整容得连自己母亲都认不出的脸努力讨好着女人。


拼命遗忘着母亲。


村田铁子痛苦地捂住眼,不愿去看自己大哥研制妖刀红樱的疯狂。


辰已看着在火场出生入死的大家,心里总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山崎退吃着红豆面包和牛奶,隐密的目光落在对面的万事屋上。


斋藤终在日记上写下一个又一个的Z,苦恼着为什么交不到朋友。


澄夜开心地给自己的兄长定川茂茂泡着茶,旁边坐着松平片粟虎。


小钱形平次作为捕快,坚持着所谓的硬派守则,实则一文不值。


今井信女啃着发腻的甜甜圈,怀想着过去自己曾在狱中遇到人生导师的经历。


佐佐木异三郎依旧维持着自己的精英做派,嫌弃着自己不成器的弟弟佐佐木铁之助,将编好的短信发给今井信女。


……


世界依旧在转动,少一个人或者多一个人,似乎没什么变动。


可是一一


分明分明有哪些东西不一样了。


是什么?


应该有那样一个人存在的。


在自己的人生中划下一笔的人。


那样的人,


应该存在。


可惜,


没有。

评论

热度(49)

  1. 怪卡Key☆K君 转载了此文字
    自己的人生中,怎么可以没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