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R乐实验组】我会找到通向你的路

我希望你们好,祝福你们好。

毓焰易燃烟:

复健……复习摸鱼大概


其实是蓄谋已久的情侣篇……当然也可以单独看待


前篇【是什么拽住了RK】


这次是乐乐视角


喜欢上荷兰弟之后仿佛知道可爱的男孩子是什么样的了(并没有)所以……有既视感的话绝对是错觉【x】


感谢喜欢。




————————————————————————————————————————






摩乐乐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问题甩到大街上,就是滴水落到海洋里,没个着落也没个声的。






官方敲定的“大众脸”“平凡小孩”,又怎么会令人留下深刻印象呢?






他的一切都太普通了,和一般的小孩没什么差别,充其量一个父母不见卖卖惨,有时候还会有不少质疑的、谩骂的声音,说这个小孩真没用啊,一直长不大,真窝囊啊,啊,好普通啊。








这样的孩子,这样的孩子,我怎么可能记得这样的孩子?








可是摩乐乐变身后会变成乐乐侠呀,明明是一样的脸,为什么大家都说乐乐侠帅,不说摩乐乐帅呢?








某段时间里,摩乐乐经常思考这个问题。








先从父母那边入手吧,毕竟遗传也是重要因素——好吧,他的父亲米克原先的照片张张都是鬼脸,在孩子面前没个大人样,可就算是黑照,也能看得出这个经常扎个马尾疯来疯去的男人底子很好,妈妈就不用说了,金发大波浪,泪痣加分,天生的忧郁气质加上温柔聪慧,简直是上一代女神一枚。








这就怪了,莫非摩乐乐这么普通是菩提的锅?






当然,大伯背不动这锅。






其实,摩乐乐的脸并不普通,相反,小家伙的五官端正耐看,头毛是偏暗的棕色,在阳光下有一层金边,看起来十分柔软。他小时候水汪汪一对蓝眼睛,长大一点儿那眼睛里也能闪出光来,盯着你的时候简直是大杀器,眼角微微下垂,委屈的时候边边上会红一圈,鼻头也有点红,还会咬唇,摆明了是天生招人疼的类型。






没什么人见过摩乐乐这样,他一般只是笑,偶尔抓狂,硬生生能把自己五官搞得格外扭曲表情狰狞,但最主要的——摩乐乐他有着自卑,也曾自甘平庸,仅是如此,就掩盖掉了他所有闪闪发光的东西。






这股负面的,汹涌的暗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困扰着他。






摩乐乐傻,但又不是完完全全的白痴,他也有聪明机灵的时候,虽然很多时候这种机智只用在小聪明和闯祸上。随着年龄的增长,曾经他不曾注意的东西渐渐闯入他的视线。








隐瞒,欺骗。他不可控制的发现了,他从前所有的回忆,都隔着一层模糊的迷雾,在那层迷雾前,哪怕是大伯的脸,他也看不真切。






他当然看不真切,这个迷雾制成的牢笼,是他至亲至信的人们锻造的,包括他的父母。






他可以一直待在里面,顺从那些想要保护他的人们。






可是摩乐乐生性不是如此,他骨子里向往英雄,他被教会开朗,阳光,善良,勇敢。他也希望自己和身边的人永远快乐,他的善意是生而为人最伟大的财富。可是没人教会他面对这种情况时,应该怎么做。






他有直觉,迷雾之外就是他的责任和担当,可是他想保护的人们挡在他面前,他没有突破口,更别说……






等等






并非没有路……








唯一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展现在他面前的面孔,竟是RK——那个曾经在无数不合理的场合下相遇、冷眼相对、消失的男人,成了他逃脱牢笼的唯一突破口。正是因为他遥不可及不可控制,却又随时出没行踪诡谲,才会让摩乐乐觉得隐约之中两人之间的联系。






RK曾向自己表达过十足的厌恶情绪,摩乐乐当然也不喜欢他,他虽然普通,却并不意味着他甘愿当个人质和工具之类的玩弄于股掌。






他们仿佛从出生开始就相互厌恶。








“我是不是见过你?”








终于有一次,莫名其妙昏倒又莫名其妙醒来后,摩乐乐皱着眉头开口,他拽住RK 的衣服,结果只扯到一手的花瓣。






“无可奉告。”RK明显没把这个提问当一回事。






于是摩乐乐理所当然的生气了,却又出乎意料的愤怒——是纯粹的愤怒,没有夹杂曾经存在的任何情绪,曾经他会疑惑,郁闷,当然也会愤怒,却不像现在这样怒火中烧几乎要失去理智。






欺骗隐瞒绑架利用周而复始,他痛恨并且厌恶被舍弃与力不从心,这些骗了他十几年的人为什么还会觉得他仍旧天真幼稚?他又不是小孩子了!






“再说那句话,我就算死,也不会让你走。”胸腔和喉咙在悲鸣,少年咬牙吐出了狠话,杀伤力却因为下垂的眼角和蓄满的眼泪降低…或许是提高了一个级别。






他的所有情绪都表露在外,连带着一片赤诚之心,完完整整呈现在RK面前——这意味着他不想再这样浑浑噩噩,他想知道真相。






那一刻开始,什么开始改变了。






RK腕上的线被轻轻绷紧,摩乐乐眼前的迷雾射进了那么几丝光亮,冷若冰霜般的关系终于是有所转变。






所有未知和艰苦,本就是要一起走的路,你孤孤单单那么久,是否愿意让我取回原本的担当?






我的勇气和你的勇气加起来,够不够继续往前走?






RK的手停滞在半空中。






“我算是明白,为什么菩提总是能任性你瞎胡闹了。”






“你别扯开话题!”






“你想知道的话,就自己去找吧。”






“……什么?”






“我让你,自己去找,我只是不会阻止你了而已。”






“原来你一直在阻止我?!”






“……那是为你好。再说你也没发现什么。”






“滚滚滚滚滚!等着吧等着吧!我会找到的!”






摩乐乐寻找真相的过程,就像两手空空身无分文却去环游世界,跋山涉水,他在找一条路,那条路通向真相,可以带他走出迷雾,同时,那条路也会带领他走向RK。他必须做无数次的尝试,也必须学会欺瞒,谋划和观察,曾经不会注意到的小细节和破绽,都必须进行最大胆的猜测和分析,这可苦了曾经没什么心机的他,他觉得自己敏感得就像个女孩,警惕得就像个警犬。








可是他很快乐,那段时间前所未有的满足,他甚至觉得自己终于踏上了正轨,为了自己的未来而努力。








变数,猝不及防。








当他猜到……仅仅只是猜测到自己有是乐乐侠的可能性时,“乐乐侠”这个存在就消失了,自己听到救命,再也不会晕倒,这意味着他再也不会与正义基因产生共鸣。






前所未有的,慌乱,慌乱和绝望——他的英雄死去了,连同他热烈的心和希望,因为他想追寻真相,这样的代价把小家伙的心打得七零八落,从此再也不存在乐乐侠,这世间只有普普通通的摩乐乐。








他不甘心,这件事只有他知道,是他的责任,“乐乐侠”还不能消失,在其他人发现之前,他不能让“乐乐侠”消失。






他翻箱倒柜找出曾经那套极像乐乐侠的套装,颤抖着双手去面对比他强大数十倍的敌人。






所谓越是单纯,在面对绝望的时候反抗就越激烈。*








很痛,无论是电击还是烧伤,每次顶替着战斗都必须付出惨痛的代价,这是他想都没想过的。他绞尽脑汁地想方设法,勉勉强强成功了几次,却依旧阻挡不了质疑的声音。






纸包不住火。






库拉的当众嘲讽仿佛尖锐的利刺扎入他的心脏,他被狠狠地摔到地上,身旁是一个深巷,很快就会变成废墟,那一大片莫名和黑暗和空虚突然就刺激到了少年的神经,他控制不住了,情绪就像倾泻的洪水,他几乎是一瞬间就哭了出来,灰尘呛入鼻腔,混杂着铁锈味,从一开始的酸涩到呼吸不畅带来的抽吸,他哭得像一个没长大的小孩。








加油,乐乐侠,摩乐乐,现在你就是乐乐侠。你就是啊……快站起来…快站起来……








他的责任,他的担当,他搞砸了,没有超能力和拉仔,摩乐乐一无是处。






突然,他被黑蓝色的斗篷包裹住,那许久未见的人摘下了他的眼镜,单膝跪在他面前,不停地喘息显得男人十足的狼狈,他酒红色的眼中满溢着无奈,手臂上有伤口,碎发下也全是血痕。他轻轻环住摩乐乐,语气是从未有过的低沉温柔。








“哭够了?”他说






“不是……”






“接下来也不能哭了,没时间让你哭了,摩乐乐。”






“不……我不是摩乐乐……”






“我知道你就是。”






“……”






“在我这里,没有隐瞒






“RK……”






“你做得很好。”






不,我做的糟糕透顶,手无缚鸡之力还想挣扎,失去了乐乐侠就什么都做不了。爸爸妈妈走了就一个劲瞎胡闹,我是不是还害你失去了父亲?这一切……这一切……好累啊,好累啊,好痛啊。RK,RK,RK……你的伤口会不会痛啊?你也有这样的时候吗?你小时候是不是都是一个人?你会不会难过,你会不会哭啊?






请把你的心给我,与我为伍,这世界太残酷了,我有些害怕。*






“现在,我只有一个请求。”RK说






“请将我救出这里,小英雄。”






悄无声息之间,正义基因重新被唤醒。






因为还有一个人,他发自内心的渴望救赎,这份救赎除了摩乐乐,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给不了。






正义基因为什么存在?是为了守护,为了光明,为了善良与和平,更是为了救赎。






再一次的共鸣,迎接它的,不再是从前那个一无所知、仍是婴孩的摩乐乐。






他们身陷结界和魔法阵中,一旦被巨大的火球击中,就必死无疑。






但是一束金色的光芒撞碎了铜墙铁壁般的结界,直冲云霄苍穹,褪去了所有的阴霾,热流和光束粒子迸发开来,高温几乎要把离摩乐乐最近的RK烫伤,可他依旧没有松开手,摩乐乐残破的战服开始修复,原本散失的能量源源不断的涌入少年的身体。






英雄在破晓之时重生。他的少年终于找到了他。






库拉再次狼狈而逃,RK从一大片废墟之中赶在菩提之前带走了解除变身状态的摩乐乐。








“你得救了?”摩乐乐眨着他那对蓝眼睛,小家伙脸上全是灰,身上的战服也皱皱巴巴的,脏的不行,明明如此狼狈,RK望着他的面容,硬生生读出了“惹人怜爱”的信号。






他顿了顿,随后鬼使神差地吻了吻少年的发旋,少年拽着他的衣服,这次是真的了,不是一手花瓣,他莫名的满足,无视了RK过分亲密的动作。








“嗯,得救了。”RK低头看他。“我们都得救了。”








晨光熹微,黎明静悄悄地到来。








再靠近一步,靠近光。即使身陷黑暗之中,我也会不顾一切地冲入暗流。




会没事的,我们都会没事的。




没有什么是我不能做的,我会找到通向你的路。




我会找到通向你的路。












END






————————————————————————————————————————————




*正因为单纯,绝望时的反抗才会更激烈——东野圭吾《放学后》




*请把你的心给我,与我为伍,这世界太残酷了,我有些害怕。——王尔德






以及,标题其实是一首歌。




终于写完了,感觉很爽。




TUT喜欢R乐真好。









































评论

热度(46)

  1. 怪卡毓焰易燃烟 转载了此文字
    我希望你们好,祝福你们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