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冲银】初生桃夭

初染:

一直认为银时显露真心时的笑,浅淡却无法移目,所以私心地认为总悟会同样珍惜的爱着银时的笑,所以有了这篇文,希望不会让你们失望。那么以下正文。

————————

初遇他的日子早已记不清了,只是那天他唇角勾起的弧度又偏头浅笑,无意间温柔了冲田总悟的眉眼,像一个轻浅的吻印在眸中,不痛不痒,却未曾褪色。
  
 冲田总悟爱惨了那人的笑,他懂他作为白夜叉的惊艳,但无论如何冲田都固执的认为,自己最常见到的笑才称得上真正的人间绝色。那人的笑对于冲田总悟而言如同空气和水,是生存的必需品,但平日里他并不会如此这般的渴求。
  
 ——此时此刻他急需一个笑,独属于坂田银时的笑。
  
 冲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中央快步走着,无言却引来了不少路人的议论纷纷。
  
 这次的任务由冲田负责,本该是早晨出发正午收工的活儿,却一直忙到了次日下午,倒不是因为敌人的实力或者判断失误,只是巡警组那些自称精英的家伙中途突然参了一脚,并且在关键时刻把真选组辛苦一上午抓到的犯人归入己方,一句客气话不说转身就走。当冲田与对方争执之下,犯罪集团的首领逃跑,而需要承担责任的却只有真选组一方。
  
 传到群众耳中的自然就是真选组的失误,真选组一番队队长的失职。使原本口碑就不佳的真选组又贴上了一个软弱的标签。
  
 冲田烦躁的听着身边的路人如何大加赞美巡警组的完美,又如何夸张讽刺真选组的无能,握紧刀柄,却终究没有出鞘,得不到释放的压力只能化作动力,让冲田又加快了脚步。
  
 ——鬼知道那群白色变态从哪儿突然冒出来邀功请赏的。
  
 其实只说说自己还好,但事关真选组,这意义截然不同。
  
 近藤也知道这个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少年绝不会服气顺从,于是便特意嘱咐了绝不能意气用事,看到那个平时无节操无下限的猩猩局长那么严肃的表情,冲田也不好再说什么,也没有理由去不依不饶,但要平息这颗躁动的心,这还远远不够。
  
 冲田对自己想要的清楚得很,所以他的脚步没有丝毫迟疑。
  
 ——坂田银时的笑在此时来说,像是犯了毒瘾的人在意识模糊时极度渴望的药剂。
  
 像是有感应一般,抬头,那个平日慵懒散漫的身影映入眼前,像是光散尽黑暗驱逐孤独,以最温柔的方式从发尖柔顺到最后一块脊骨。
 
 人潮涌动。
  
 黑色制服的少年立在人群中,眸色清亮像在期待着这个世界最美好的奇景,红眸只刻着一个人的轮廓。
  
 本是向前走着的银发男人突然停顿脚步,迟疑了一会儿便偏头向后望去,恰当好处的撞进冲田总悟的眼瞳,同那人一样,睁大了双眼。
  
 ——当我看向你时你正好也在看着我。
  
 这可能是爱的长篇流水账中最惹人爱的一句。
  
 日光流转之际,他容光,整个人像是浸在六月的酥润中,发丝浮上碎银,红眸波流婉转,轻微上扬唇角,眉眼之间染上柔和的暖色调,使一切沦为陪衬。
  
 一如,初生桃花。
  
 这个笑来得突然也意义不明,甚至不仔细看根本察觉不到,但冲田总悟依旧能触摸到透过人群那抹笑带来的温度,夹杂着类似安慰的懒散情绪。
  
 他所拥有的,正是这样无法移目又轻描淡写的温柔。看见他,就会想起一切美好却又短暂的东西。冲田知道,不知从何时起,他爱着的,已经不仅仅是那人的笑。
  
 溺死在那抹笑中,他也心甘情愿。这是冲田现在唯一的想法。


  
 人与人之间即使不用言语,只要彼此期望交流,同样可以达到某种程度的沟通。所以他们只是这样远远相望,因为没有必要期待相遇时的久别重逢,也不用经过流浪以久的漫长等待,所以只是站在两个极点,眸光透视人群,放纵灵魂在和风之上相拥,缠绵入扣。
  
 时间像是过了很久,久到冲田一切的负面情绪都烟消云散不显痕迹,久到银时的浅笑慢慢演化的略显狡黠,冲田无奈的耸了耸肩,他当然知道那个银发的万事屋老板想着什么,便放慢脚步向银时的方向走去。
  
 “总一郎君~既然我们这么有缘,你是不是该表示些什么呢?”
 
 熟悉的声音印在心上,虽然带着些幼稚的小狡猾,但这张无赖的脸上露出的大大笑容,却让冲田无法拒绝他的任何要求。
  
 你看,这个人一笑我就拿他没辙。
  
 ——真是无药可救。
  
 “那么,但那,我请你吃甜点吧?”
  
 “哦哦,很上道嘛总一郎君。”
  
 “是总悟啊,但那。”
  
 我爱的那个笨蛋,不是因为他的银发染尽温柔,也不是因为他那双相似红眸,只是因为他的笑,温度刚好。
  
  
END❤️
 

评论

热度(85)

  1. 怪卡初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