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楚路】路明非和他的金主大大

九阳修髓丹:

食用说明


※配对:少将 楚子航/绑定机甲师 路明非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和原著


※文笔渣,傻白可能甜,可能有私设


※文不对题系列


※食用过程中如有不适请右上角




404fo @一碗粥 的点梗:少将楚X绑定机甲师路 车或者包养


车技不好,所以就写了一个非常非常强行的(伪)包养


感觉有点跑题,希望妹子不要介意orz




————————————




01


 


“投降吧芬格尔,别再浪费我的时间。”路明非总是一副没睡醒样子的脸上此时带了点煞气,他操纵着F级初级机甲在破碎的小行星间灵活地穿梭,不断调整视野搜寻自己的猎物。


 


“连垂死挣扎的机会都不给吗?”一架涂成铁灰色的机甲从路明非斜后方突刺过来,与凌厉的动作截然不同的是操作者懒洋洋的语调:“师弟你是不是太霸道了?”


 


路明非没有接话,只是迅速掉转机体,挥动机甲的左臂挡住来势汹汹的攻击。他借着反弹的力量向后跃出,在芬格尔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起机甲右臂变为炮筒,发射出一记导弹,正中铁灰色机甲的操作室。


 


巨大的机甲顷刻间分崩离析,大大小小的机械零件与金属片相互碰撞弹射,仿佛在寂静无声的宇宙中奏响了一支盛大的乐曲。


 


 


看着眼前闪动着的“YOU WIN”,路明非呼出一口气,在跳出来的面板上选择了“退出游戏”。


 


路明非推开模拟舱的盖子,一眼看到先出来的芬格尔在一旁扶着墙骂骂咧咧:“废柴师弟你肯定又把我的模拟舱的痛觉系统给改了,嘶……这濒死体验太tm真了……”


 


“要不是你非要拖延时间,我最后也不会选择一击毙命的打法。”路明非吊着个三白眼看他。


 


“你这个人!我又没耽误你什么事……”芬格尔正贫着嘴,就听到路明非那拟态成古早机械表的智脑传出“滴滴”的报时声:“你看,这不正好吗?”


 


话音刚落,他们头顶上方的宽阔空间中就响起了一道无机质的声音:“A+级机甲‘村雨’成功入库。”


 


路明非听到这声音立马就撒开腿——用芬格尔的话来说:活像是个听到食堂开饭铃的饿鬼——跑向机甲入库的方向。


 


远远的还听到芬格尔拿腔捏调的嘲讽:“啧啧啧,真像是个盼到丈夫回家的小媳妇。”


 


路明非在心里啐了一口,又有些堵得慌:他想当小媳妇还当不成呢,现在顶多算是个盼到老爷回来的十八房姨太太。


 


 


 


02


 


楚子航在路明非心里,“金主”这个身份一直凌驾于“师兄”和“朋友”之上,只有“暗恋对象”这一称谓可以与之媲美。


 


虽然楚子航没明说过,也没让他签过那种21世纪初网络文学中常出现的所谓“契约”,但路明非一直坚信他和楚子航之间是金主和小情儿的包养关系。


 


要不然完全没法解释,为什么楚子航从仕兰军校毕业后没有从同届的优秀学员中挑选自己的机甲师,而是选择等了一年,等到路明非这个身体素质被评定为F级的废柴毕业后,才指定他做自己的专属机甲师。也没法解释,为什么路明非正式就职后,除了日常的机甲保养与修护,什么强度大、难度高的工作都没做过,反而被楚子航好吃好喝的养着。说实话,去庙里请尊佛像回来供着可能都比路明非要有用。


 


说起来,自己好像没履行过几回小情儿帮金主暖床的义务。路明非小小的谴责了自己一下,晃晃脑袋就继续朝刚入库的机甲那边跑去。


 


村雨是整个卡塞尔星盟都少有的A+级机甲,它的涂装是深蓝色的,深到几乎是黑色的蓝。乍一看并不显眼,却能完美的与暗色的宇宙融合,蛰伏在黑暗中,只等敌人放松警惕,就狠狠地给出致命一击。


 


村雨的主人——楚子航,也是不可多得的优秀人才。各项素质评定都为A+,二十岁刚出头就身居高位,打破了恺撒少将二十五岁获封少将的记录。更重要的是长得帅,是仕兰军校几乎所有女性学员的暗恋对象,也是闻名整个卡塞尔星盟的钻石王老五。


 


此时星盟少女们的梦中情人正款步向路明非走来,边走还边解开军装前襟最顶端的两个扣子。


 


路明非的目光几乎是瞬间就被楚子航鬓角的几颗汗珠吸引了——晶莹的水珠随着走动滑落下来,滑过他那雕塑般完美的颊侧,滑过他那刀削过般棱角分明的下颌,滑过他凸起的喉结和匀称的锁骨,最终滑入领口,滑进更深的地方去了。


 


路明非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真鸡儿性感……


 


“我回来了,今天过的怎么样?”钻石王老五停在路明非面前,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低沉却不沙哑,有一种大提琴一样的醇厚感。


 


“啊啊啊今天很好啊,”路明非挣扎了一下才从美色的诱惑中清醒过来:“我刚刚还和芬格尔打了一场模拟星战……”


 


楚子航抬眼看了一圈,没找到整天偷懒不干活的老师兄,于是又问路明非:“你赢了?”


 


“那当然!”路明非有些眉飞色舞起来:“就他那操作技术怎么可能赢得了我?说起来现在星盟科技这么发达,为什么不能研发一套远程操控机甲的系统,就《银护2》里那群金卤蛋用的那种就行……”


 


“《银护2》……”楚子航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个生词:“是什么?”


 


“一部老电影,”路明非解释道:“我最近翻21世纪资料的时候翻到的。”


 


过几天要去看一下,楚子航这样想着,点了点头,又问了另外一个问题:“你也想上战场吗?”


 


“师兄你这话说的……”路明非难得的有点不好意思,挠挠头:“星盟里的男人哪个不想去前线和虫族战斗,虽然我是真的挺怕死……”


 


楚子航微皱着眉思考了一会儿,严肃的开口:“你的之前的建议很有建设性,过一段时间我可以试着向议会提出研发这种系统的议案。”


 


路明非被吓得差点跳起来:“师兄你可别开这么大的玩笑,我就随便一瞎说。”


 


谁知楚子航一脸正色的说:“我是认真的,没开玩笑。”


 


我怕不是成了那种一吹枕边风就成功的蓝颜祸水,这样一来,师兄就是为搏小情儿一乐呵就能随便提议案的昏君?


 


路明非被自己的脑补逗乐了,双眼放空在一边“嘿嘿”直笑。


 


楚子航一头雾水:“笑什么?”


 


“咳咳,”路明非连忙恢复了正常的表情:“没笑什么,话说师兄我去检查村雨了哈。”说着爬上了旁边的升降检查台。


 


“隔热吸光涂装没有磨损……左侧发动机正常……唔,右侧也没有问题……”路明非一边用智脑做着检查一边嘀咕着:“这样感觉我这个机甲师一点存在价值都没有啊……”


 


楚子航见路明非花了比平时多的时间在上面检查,心中有些疑惑:他明明尽可能的避免了机甲的损伤,路明非不至于检查的这么慢啊。“路明非,出了什么问题吗?”


 


“没事没事,”路明非急急摆手,样子有些局促:“只是我突然想起今天正好要给村雨做内部系统的检查,师兄你把操作室开一下吧。”


 


楚子航注意到了路明非的手一直在拉扯工作服上的拉链,这是他紧张时会下意识做的一个小动作。虽然有些疑惑路明非为什么要紧张,楚子航却没有问出口,只是打开机甲的操作室让路明非得以进行内部检查。


 


 


 


03


 


“今日在首都星附近发现了虫洞出现的迹象……应加强对这一区域的巡逻和观测……”楚子航斟酌用词,在智脑上编写着任务报告。


 


“笃笃”书房的门被人轻轻叩响了。


 


“请进。”楚子航知道敲门的人十有八九是路明非,他的脚步声已经在门口徘徊了将近半个小时,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师兄你还没睡吗?”来人果然是路明非,他双手扒拉在门框上,探进来半个身子。


 


“没有,写完这篇报告就睡。”楚子航没有收起智脑,转头看向门口的路明非:“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路明非笑笑,面上有些窘迫:“就是来问问师兄你明天是不是还要出去执行任务。”


 


“是的,明天有一个去其它星域猎杀虫族的任务。”


 


“哦哦,那就没事了。”路明非忙点点头,收回探出的身体离开了。


 


谁知刚走了没几步,路明非又折了回来趴在门边。


 


“?”楚子航挑挑眉毛,带着疑问望向他。


 


“就是师兄你明天要记得开语音系统哈就这样我回去睡了晚安晚安师兄”路明非一点停顿都没有的说完这句话,马上就噔噔噔的迈开腿跑了,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意思。


 


楚子航无奈的摇摇头,用智脑调出日历看了看:明天是2317年8月14日〔1〕,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04


 


楚子航在村雨的操作室内启动了机甲,准备出发时想起了路明非昨晚的叮嘱,犹豫了一瞬还是打开了基本没怎么用过的语音系统。


 


经过几次空间跃迁楚子航驾驶着村雨来到了执行任务的区域,这片星域在半月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裂缝,无数虫族从裂缝中涌入,形成了一场中型规模的虫潮,来往星舰受到了不小的威胁与阻碍。之前已经有两批军队被派来灭虫,但却没有什么成效,上级推测这片星域应该藏有至少一只母虫,因此派遣楚子航来进行猎杀。


 


开始的时候一切都与以往的任务没什么不同,楚子航一边用村雨的光剑切瓜砍菜般地解决自己送上门的虫族小喽啰,一边在密集的虫潮中寻找母虫的踪影。


 


楚子航渐渐深入虫族包围的时候,操作室内突然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连续击杀一百只异虫成就达成,话说师兄你是不是每天都要干掉好几百只虫子啊?”


 


是路明非的声音,楚子航手一抖,原本瞄准虫族头部的光线射偏到了腹部,一时黄绿色的液体和脏器在真空中迸射开来,样子十分恶心。楚子航却浑然不觉,只是心里有了一个隐隐的猜想,越发勇猛地在虫潮中拼杀。


 


一只稍微有些智慧的异虫想从背后偷袭却被楚子航反手刺穿。


 


“两百只死虫子,厉害了我的师兄!”


 


虫潮的一侧被杀出了明显的缺口。


 


“三百只!三百只异虫已经可以堆满一个小型的资源星球了吧?”


 


越来越接近虫潮的中心了,异虫也越来越密集,铺天盖地的向楚子航涌来,却无一例外的丧命在冰冷的光剑下。


 


“这么快就四百只了,天哪我有点紧张……”


 


虫潮的中心,密密麻麻的黑色甲壳的护卫和拥簇下出现了一抹硕大的白色,那应该就是母虫了。楚子航在母虫的周围杀出一条血路,路明非的声音也再次响起:


 


“五百只了……也不知道师兄你能不能听到这段录音。我知道我在你心里可能只是一个被包养的学弟,可能连床伴都算不上——因为我们两个都没一起睡过……”


 


楚子航轻蹙眉头,操纵着村雨的动作更加凌厉了起来,机甲前端的光剑上挑,刺破了母虫脆弱的外膜。


 


“或者师兄你是在以一种慈善的心态资助我?不止给了我工作,还在别人嘲讽奚落我的时候帮我出头挣面子。总之你就是我的金主大大,不管是在物质层面还是精神层面上……”


 


楚子航面无表情,手上的操作却不停,泄愤似的用光剑在母虫身上划了一下又一下。白色巨虫拼命挣扎着,发出人类无法接收到的凄厉嘶吼,却无济于事,只能毫无还手之力的继续忍受折磨。


 


“啊嘞好像说了很多废话啊……我前一段时间看21世纪相关资料的时候看到了这种录音的方法,在那个时代好像是用来表……表达感情的〔2〕。所以就心血来潮的录了几句,不管你能不能听到,我都把想说的话说出来了……”


 


楚子航驾驶着村雨充当一个巨大的推动器,让母虫朝着空间裂缝的方向移动。


 


“楚子航,我……”路明非清了清嗓子,声音发颤。


 


楚子航呼吸一滞,他将不甘死亡挣扎着的母虫推入空间裂缝,又向裂缝中发射了一记粒子炮。


 


“我喜欢你。”


 


粒子炮射中了濒死的母虫,带来的冲击波摧毁了空间裂缝,在这片星域引发了一场小型爆炸。亮眼的白色光芒在无垠的宇宙中异常夺目,如同古华国在节日中燃放的绚烂烟花。


 


 


远处的小型星附近,A级机甲狄克推多内,被派来执行同一任务却抢不过也懒得抢的恺撒少将正百无聊赖的品着红酒和未婚妻视频通话:“楚子航这家伙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差不多自己一个人把这一片的虫族都屠尽了。”


 


那头的年轻姑娘,用手指缠绕着自己的红发,嘴角勾起,带了点狡黠的笑意:“可能是受了什么刺激吧……”


 


 


05


 


楚子航回到自家的机甲库,没有看到像往常一样前来迎接的路明非。环视一周,在角落里发现了正埋头苦干,哼哧哼哧不知道在修什么东西的路明非。


 


楚子航悄无声息的走到他背后,冷冷开口:“路明非。”


 


“师……师兄……”路明非吓得一抖,慌忙转身,工作台上的钳子扳手被碰的叮铃哐当掉了一地。


 


“你说的金主和包养是什么意思?”楚子航抱臂而立,眼角眉梢都写着“好好给我解释”几个大字。


 


路明非缩了缩肩膀,低头不敢看他,脖子都快埋到胸口了:“就、就字面意思呗……”


 


“嗯?”


 


简单的一个语气词,愣是让路明非听出了点威胁的意思。他索性壮着胆子抬眼直视自己暗恋了小半年的人:“还有,就是希望咱俩能包养出真爱!然、然后就没别的意思了……”在楚子航深邃眼神的逼视下,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简直是在嗫嚅。


 


“咳”楚子航轻咳一声抑制住自己想笑的欲望,双手抓住路明非的肩膀让他看着自己,随后一本正经的说:“我是仕兰军校的优秀毕业生。”


 


“对对对,师兄你各项都是A+。”路明非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顺着他的话往下说。


 


“我还是卡塞尔星盟的少将,有权向议会提出议案,帮你圆梦。”


 


“是是是,师兄你位高权重。”


 


“虽然并不想这样说,但如果我有这方面的意愿,不用采取包养这种手段也可以拥有情人或者你所说的床伴。”


 


“所以你——路明非,”楚子航的眼中盛满了温柔和爱意:“愿意和我开展一段平等的……”——路明非注意到平等这个词加了重音——“恋爱关系吗?”


 


“诶诶诶?”路明非有点卡壳,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师兄你这个表白和前面说的话好像并没有什么逻辑关系,而且听起来真的很像在炫耀……”


 


“那么你愿意吗?”楚子航的声音细听起来好像带着一丝忐忑。


 


“那当然是……”路明非脸上绽放开一个大大的笑容,他往前一扑,把自己挂到楚子航的身上:“ojbk啦!”


 


楚子航伸手把他托稳:“ojbk是什么意思?”


 


“非常非常愿意,很喜欢很喜欢你的意思!”


 


“嗯。”


 


路明非注意到他那平时总是面瘫着脸的师兄,耳尖染上了点点红色。害羞的师兄也很性感,这样想着,他把头埋到楚子航的肩窝,深吸一口气,心满意足的偷笑出声。


 


 


END


 


〔1〕8月14号是2317年的七夕节


〔2〕原梗:


[我爱打LOL。一次朋友过生日时一个暗恋好久的女神问我,你们打LOL的最常听到的话是什么,我就是为了装个逼,说当然是PENTA KILL(五杀),妹子听了就走了。过了几天女神说借我笔记本电脑用一下,说是给我一个惊喜礼物。等到从她手里把电脑拿回来时迫不及待的开了一局LOL。等到开始游戏了之后我才发现她把游戏里所有的音效都改了,全部变成了她亲自录制的萌萌的声音。


first blood(杀人了)


double kill(双杀哟)


triple kill(三杀了哟)


quadra kill(好厉害四杀) 哎 听着就一直想抢人头杀人呀~


时隔多年,我们早已不再联系,当我第一次拿到人生中第一次penta kill时,我后悔不已。


因为我听到的是


( 我爱你 )]


这个梗感觉好几年前就有了,结果我上网一查发现好像还挺新的?


 


这篇剧情就是楚子航喜欢路明非,等他一毕业就把人圈在身边想慢慢培养感情,结果被路明非误认为包养,后来楚子航听语音发现路明非也喜欢他,干脆就回来打了个直球【强行解释




终于写了一篇一发完的点梗【虽然很短_(:зゝ∠)_

评论

热度(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