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贱虫】当deadpool受伤了

嗨木木桑:

码的好仓促,没有校对,算是随性想的产物










    血是红色的




    Deadpool的制服也是




    本来设计是白色的制服,恰恰因为鲜血改成了红色




    Wade很懒,制服因为血洗来洗去,时间都浪费在这上面,不如多接几单雇佣兵的生意或者吃两个墨西哥玉米卷




    后来,Wade Wilson和Peter Parker在一起了




    红色的制服便是更加方便了,好似被血浸透的制服可以暂时帮助Wade拖延一些时间,一些伤口愈合的时间,一些能避免被自己的小Peter发现这些小秘密的时间




    “呸,那些渣滓竟然敢偷袭哥”




    Deadpool大字型胡乱地躺在自家的后院窗户下边的草地上




    支离破碎的,用着自己被砍下一半的手掌上仅存的两只手指有一下没一下,没有调子地敲击着窗户,还有些厚度的玻璃让敲出来的声音发闷




    “额——好想吃墨西哥卷”




    另一只还算完好的手突然抬起来想要抓左腹上的刀口边缘,可刚沾腰间还差点儿时间就能凝固的半凝血团上,又砸砸嘴将手扔进了草地里




    正在重新生长的各处伤口让全身发痒,但具体哪里更痒,这个问题让本就混乱的Deadpool更乱了,通常这样的情况下,他选择随便找个位置就好好”照顾”一下,这样“照顾”带来的疼痛感还能让自己转移一下瘙痒却抓不到的难受,反正怎样都能长得像自己刚从废墟里钻出来的那样丑




    现在可不行,你个烂牛油果脑袋,你的小Peter还有不到两个小时就要回家了,可不能耽误一点儿愈合时间,小Peter难过可就不好了,他可心疼你心疼得不行,搞不好哭鼻子,哥可不会帮你扮成美国队长哄他




    哥是个好男人,可不会让自己的小宝贝儿掉一滴眼泪




    强忍着抠挠自己的Deadpool只能和草地里藏着的毛毛虫一起弓弓身子,蹭蹭草皮缓解一下




    没地方去的好手掀起了自己的面罩,扯到鼻尖上面一点儿




    没错,只能是鼻尖上面一点儿,再向上扯脸就要全漏出来了,这张脸能把小孩子都吓哭,哥的小Peter不算,他爱死哥的脑袋,他可喜欢一遍一遍用他那张哥永远都亲不够的小嘴儿吻哥的脸了,但是哥可受不了隔壁家那个小胖子吓哭了的声音,十万个绿巨人的吼声都没他吓人,鬼知道为什么每次小Peter见到他都会摸摸他的头




    “再躺半个小时哥就起来去把这身儿血洗干净,然后再小心地躺在小Peter洗好又铺平的黑色床单上”




    Deadpool举起自己正在补缺的一边大一边小不太平衡的手掌,那根只有婴儿手指长短的拇指冲着自己卧室指了指




    漂亮的黑床单儿,每次小Peter把哥最喜欢的“白牛奶”洒在上面的时候,它美得就像刚升起来的太阳




    想到这儿,Deadpool撅起嘴吹上了口哨,幻想像吗啡一样让疼痛感麻痹,背上流出来的血淌在身下草地黏糊糊的恶心触感也渐渐舒适了一些




    身上的各处伤口正在愈合中,细小的地方已经恢复如初,严重的伤也止住了血,Deadpool已经能从四仰八叉移动到跷二郎腿的程度了




    理想的进度松弛着Deadpool的警惕性,没有感受到任何声响,完全没有注意到在窗户里面的世界一只手靠近




    “哗啦——”




    “我的天”




    “天啊”




    窗户被打开的大声喊叫吓了算好时间悠哉“度假”的Deadpool一大跳




    一个顶着毛茸茸栗色软发的脑袋从两人的小家里探了出来,突然的声响也让他大叫一声




    “P—Peter,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梅姨的脚怎么样?没有留你吃晚饭吗?哥没有买晚饭的材料,冰箱里只剩下两颗西兰花,哥的小Peter可不喜欢吃这些,对吧?这后院的草地躺起来真舒服,过几天就买一个躺椅好了,哥喜欢在这片像冰箱里那两颗西兰花一样绿的地上待着,但你可不行,哥的小宝贝儿在地上躺着会着凉的。今天太阳可真好,情不自禁地就躺在这儿了,糟了,哥是不是没带哥的彩虹小独角兽?它是不是生气了因为哥没想到他,哥的脑子容量可不够大,有了你这个小宝贝儿,哥就不太能给它留地方了,你路过客厅的时候看没看到它——”




    “好了!Wade,你为什么躺在——我的天啊!”




    Peter打断了Wade的喋喋不休,又因为眼前所见到的又一次地惊呼了起来,Wade身上的伤痕没有来得及时间完完整整地愈合起来,虽然一些刀伤已经和好如初,而血红的制服也完成了大部分的遮掩任务,但是Wade现在正躺着的位置一片殷红,好似犯罪现场一般的现场痕迹固定线,只不过本应该是白色的印记换成了已经不那么扎眼的暗红,而Wade还在生长的“婴儿手”刚刚随着长篇大论不小心又略带激动地在那双玛瑙一样的眼睛前晃了晃




    完完全全暴露的Wade不说话了,完好的那只手糊在自己制服上眼睛的位置,只是不断地分开指间,从缝隙间偷窥恋人的反应




    “Wade,我不在家的这段时间里你做了什么?”Peter的声音像是从戴着口罩的嘴里发出来的,闷闷的却又夹杂少年心弦被这些伤口砸得些许颤动




    几年的生活让Peter对Wade有了更多的了解,例如现在,当Wade Wilson停止说话就证明他的恋人正有事情瞒着自己




    “Wade——”从窗户里面又探出一只手,青年白嫩的指尖像是在抚摸世界上最昂贵的面料一样小心翼翼的抚过他能辨认出的每一处伤口,肩膀,胸前,腰腹,那只大小不对称的残手




    Peter两指软软地揉搓着还又红又皱的手心,不再出声




    哥的小Peter又赢了。fuck,说好的不说实话呢?Deadpool你的嘴在宝贝儿面前永远都是个摆设!




    “哥刚才接了个小小小的任务,然后,可能,大概,被那些肉馅儿偷袭了一小下,好了,哥的宝贝儿,哥死不了你忘了吗?哥即使变成灰也能复原,一粒不丢,所以,赶快过来让哥好好抱抱你,哥想死你把头埋在哥怀里的感觉了,快过来”




    Wade半抬起身子,虽然伤还有点儿疼,可Peter现在的表情让他的小心脏更疼




    Peter没有迎合Wade的动作,继续问道




    “是谁?”眼眶染红的Peter声音里还残留着脆弱,却又加上了一份咬牙切齿




    Spiderman见过最多的除了威胁纽约人民的坏蛋,就是数不清的伤,自己身上大大小小的疤痕也是多的懒得去数,这是超级英雄必然带来的“礼物”。所以对伤与血早已经见怪不怪,所以也深知这些伤有多疼




    Spiderman不仅要保护纽约人民,还要保护自己的恋人




    “没什么了,没事了,哥的小宝贝儿,那些东西已经被哥切成沫儿了,你知道他们的,就是一个月前给了你右肩膀一枪的那群混蛋,哥可不能让哥的小宝贝儿被别人伤了,你去哪儿?”




    Wade看着Peter飞快地回到屋内,完全看不见跑去哪儿,没过一会儿,Wade听见“咚咚咚”的急促脚步声,自己的小宝贝儿从屋子里跑到了后院,冲向自己,又在自己身边立刻停住




    “我可以碰你吗?我想扶你起来”Peter扫视地上人的全身,思考着能碰的地方




    “来吧,哥的Peter宝贝,哥身上哪儿你都能摸”说完话,Wade举起双手,正常的手和那只已经长到四分之三的残手举在半空,还凭空上下摇了摇,像个小宝宝一样索抱




    Peter终于笑了起来,阳光又重新回来了,搭在Peter身上的Wade觉得自己暖洋洋的,爬满疤印的脸紧密地贴在了Peter的颈间,又抬了起来,彻底扯下自己的头套,这材质可能会蹭红Peter的皮肤,那张吓哭过隔壁小胖墩儿的脸暴露在那一大片下,然后重新贴回去原来的位置上,深褐色的双唇代替双手摩抚着脖颈和脸颊




    “别再这样了,疼”Peter静静地让他靠着,大半身的力量压在身上并不觉得多沉重,反而比刚刚隔着窗框望着的时候更安心




    “不行”否定了一切




    “晚上想吃什么?”




    “哥的小宝贝儿,我们只有西兰花”




    “那晚上就吃它,我要把它们榨成汁,全部喝了,你个混蛋”




    “好,哥的小宝贝儿”




    人们对自己的伤口总会一笑了之,但是,对于自己的爱人总会用倍数最高的放大镜注视一切给他(她)带来疼痛的事物,然后将它重新作用在自己身上



评论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