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切开黑的两个人

被追上的话,马上会被抛弃的。

渊地:

  这不是他第一次进入鸣人的意识空间,巨大的封印没有改变,背后的黑暗处潜伏着熟悉的九尾查克拉,但这次有丝丝不属于九尾的邪恶感觉渗透出来。


  他发动所有的感官去感受,追踪到了那个蜷缩在九尾皮毛中的人,向他散发出了最浓烈的杀气。


  那人好像发出了一丝轻笑,带着让人毛骨悚然的残酷,他并没有犹豫就来到佐助面前。


  是鸣人的脸,眼睛却浸透了漆黑,那双反射不出丝毫光亮的眼睛透过黑雾漫不经心地看着佐助。


  “你是谁?”佐助第一反应是鸣人的意识被入侵了。


  “成就英雄的人。”他的声音像从深渊中回响出来,深渊中翻滚着猩红的疯狂。


  佐助戒备地按住刀柄,这个人让他反感。


  那人只是讥讽地笑着,很明显他感到了对手紧绷的神经,“就凭你是杀不了我的。”


  佐助大概猜到了他是谁,以前还奇怪于鸣人是怎么能如此充满希望,原来是将所有都丢弃给了面前这个人。这样才合理吧。那如果这个人消失,鸣人会变成什么样。


  “如果你死了,漩涡鸣人也会死吧。”宇智波升起了久违的兴趣。


  “我不可能死的,他也不会死。”


  “你们都拥有相同的自以为是。”


  “我掌握他所有的弱点,有我在就没人能击倒他。”他血红的瞳孔一直充斥着嘲弄,从见到宇智波开始,“你可笑的斩断羁绊的言语丝毫动摇不了他。”


  “那还真是烦人。”


  “你觉得自己很特别?你懂的吧,一切只不过是自我满足罢了。就算当时是春野叛逃,他也会这样永不放弃地追逐下去的。”他的脸上第一次显出柔和的情绪,“他一直用这么善良的方式来填补自己的孤独感呢。”转瞬又变得狠戾,“换做是我,道路不同就斩杀好了。”


  佐助觉得这是蛊惑,但他抑制不住地这样想下去。明明自己的决定与他人无关,却可笑地有了被愚弄的感觉。自己居然变成了他人自我满足的道具。


  过去鸣人坚毅的神色与眼前的人嘲弄的脸荒诞地开始重合,不属于鸣人的情绪渐渐污染了记忆中明亮的眼睛,蔚蓝的大海涌出污泥。
 
  “你不是他。”他自嘲地想宇智波佐助居然会开始反驳。


  “我和他才是一体的。”他歪着头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你们的一切感同身受对于我都不值一提。”


  他又突然闭上眼睛,这样他看起来就和鸣人长的一模一样了,模仿鸣人的语气说出“佐助你不是一直在想我为什么执着于你吗?为什么不顾你的想法,不去理解你,不管不顾地要你回木叶。”他甚至语气中带上了笑意,“这是因为我真的不在乎啊,我只是需要一个被拯救的人,就像拯救自己。”


  “所以佐助你一定要坚持自己的道路哦,”那人突然出现在佐助身后,用着鸣人的声音一字一句地下了审判,“被追上的话,马上会被抛弃的。”


  佐助拔出刀挥砍却只剩残影,只剩下最后一句充满恶意的话还在耳边回荡。

评论

热度(66)

  1. 怪卡渊地 转载了此文字
    被追上的话,马上会被抛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