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佩金】弃猫效应

白花花想成为大佬:

  *佩金


  *现代paro


  *梗来自以前看的一篇包叶文,qwq忘记原作者了真的抱歉!如果有什么问题请私信么么


  *小可爱想看的佩金文ww @喵了个咪的

  * 也许会有ooc
  


  
  
  
  “你知道‘弃猫效应’吗?”


  


  “淅淅沥沥……”晶莹透明的水珠落在屋檐,落在树叶,落在伞面,接着汇成了一条水柱,倾斜而下。


  金刚从楼下的便利店出来,手里拎着的塑料袋里,装着许多方便面和香肠。不是金不会做菜,而是他一个人在家懒得做饭。


  左手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听着雨珠噼里啪啦地击打着伞面,演奏出一首和谐的交响乐。脚上穿着拖鞋,也就不烦心水会弄湿鞋子。
  


  走过楼下的垃圾箱附近,金驻足。


  一个高大的男人的身影,坐在地上,长长的淡金色头发被水打湿,顺贴地压在脸上。赤裸着上半身精壮而有力 的肌肉均匀地分布着,结实的八块腹肌看起来硬邦邦的,腹部有着一个黑色“Z”字的纹身。


  金有些惊讶,这里为什么会有人在。拄着伞走了过去,思考要不要给这个流浪汉报警。


   金站住思考,一边仔细地打量起他的脸。睫毛很长,血色的眼睛盯住自己,有种被食肉动物盯上的感觉。嘴唇有些发紫,也许是被冻着,脸上有几块紫红色的淤青和伤口。能看出对方的虚弱,但是眼底的不屈却让人不敢轻易动他。


  “……”


  金没有说话,把手中的伞伸了过去,为他挡住头上的雨。


  似乎是感觉到头上的雨声小了很多,那个人微微抬起了头,像是只狼狗一样,警觉地看着金。但是因为没有力气,他也只能这样。


  “要吃点东西吗?”金犹豫了一下,把塑料袋放在地上,但只翻出了一根火腿肠。 “抱歉只有这个了。”金也体贴地把外面的塑料壳拆开,递到对方面前。


  但是对方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冷冷地看着自己,让金伸出的手有点尴尬。


  “嗯……放心,没问题的。”金皱眉苦想了一下,咬了火腿肠的上段一小口,示意没有问题。对方犹豫了一下,小心地就着金的手咬了一口,接着又是一口 ,狼吞虎咽起来,一根香肠很快就吃没了。


  金把剩下的塑料皮扔进袋子里,站起身来,对方也随着金的动作抬起头。金想了想,把伞架在了对方头上的一处地方,恰好能挡住他头上的雨。


  雨水打在脸上,金抬起手尽量保护自己不被雨淋到,快速地跑进了自己的楼层里。


  
  金回家先洗了个澡,用毛巾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呜——”水烧开后发出了刺耳的叫声,涌起的蒸汽几乎快将盖子掀开。


  金把泡面的外包装撕开,咕噜咕噜地注进了开水,方便面的味道顿时飘散到了整间屋子,金的肚子也被香味勾的升起了饿意。


  金透过窗户看了一眼楼下,雨还没有停,啪嗒啪嗒地打在玻璃上,流下一条条水痕。


  这里能直接看到那个垃圾箱附近,黑色的雨伞下,隐约能看见淡金色的头发。还没有走吗?金内心惊讶。这雨有越下越大的样子,金想了想,打开了第二包泡面。


  
  “……”


  那个人果然还在吗。金穿着室内装,噔噔噔跑到了楼下。那个人闭着眼睛在小憩,长长的睫毛还是湿漉漉的,粘在了一起,显得更加浓密。


  “要来我家吗?”


  男人抬头,金的伞给了他,自己只能顶着几张旧报纸出来。水蓝色的眼睛如此透亮,在这个雨天特别的清明。


  “……”男人低头,没有理金。


  “我煮了泡面,先吃一点吧。”男人听此,嘴唇动了动,肚子发出了“咕噜——”的叫声,一时有些尴尬。男人踉踉跄跄地撑起身体,站起来。


  金这才发现他很高,大约一米九几吧,金不得不仰起头看他。自己在他面前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


  男人沉默地跟着金,走到楼间,推开门就闻见了方便面的味道,肚子叫的更大声了。金脱鞋进去,而男人还站在门口,沉默着。


  “进来吧。”


  金的声音无比温柔,男人下意识地听了金的话,走进去,湿漉漉的裤子滴着水,把地板弄得到处是水痕。男人坐到桌前,把方便面囫囵吞进肚子里。温热的食物下肚,胃的炽热感才消失。


  恢复了稍许力气,正想要离开。金温柔地说道:“等雨停了再走吧。”

  很温柔的声音,男人焦灼的内心一下子就平静了下来。“洗个澡吧,我帮你找衣服。” 说着,把男人领到浴室,帮他打开热水,跑到里室找衣服。自己的衣服估计是太小了,勉强翻出发小留着这里的几件衣服,回到浴室。


  “你不洗吗?”金有些纳闷地看着他,男人呆愣愣地站在浴缸前。金像主人一样,让他坐进去,热腾腾的热水驱散了寒意,男人的唇色也恢复了一丝血意。


  金蹲在浴缸外,帮他洗头,热水从头上浇下,淡金色的头发一下子就软了下来,特别柔顺。金给他打上洗发露,揉出泡沫后,再重新淋到,轻轻地抓着头皮。男人忍不住舒服地眯起眼睛。


  好像一只大狗啊。金在内心感慨。


  “你叫什么啊。”金小心翼翼地问道。 男人一直不说话,正当金以为他不会回答自己的时候,男人张开了嘴巴,说出了第一句话。


  “佩利。”
  


  “太小了。”洗完澡后,佩利不耐烦地扯着绷紧的衣服,格瑞的衣服对于他来说也是偏小,露出了肚脐和好看的人鱼线。


  “今天先这样子吧,明天我帮你去买?”金无奈地笑着,他只是觉得佩利这不耐烦地样子,像极了他在老家养的一只大狗狗。


  “先睡在我房间吧。”金说道。其他的房间已经被自己用来堆放杂物。


  夜已黑,窗外雨未停,淅淅沥沥,淅淅沥沥,落在玻璃上,意外的好听。


  金和佩利睡在同一张床上。佩利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一点也不反感这个家伙,是因为他温柔的声音,还是身上好闻的味道?亦或是因为出现在自己灰色世界中的那抹蓝色?


  佩利血红色的眼睛盯着金,低头嗅着金好闻的洗发水的味道,这让他无比的安心。金也毫无防备,任凭佩利紧紧地抱住自己,将头埋进对方温热的怀中。


  这样的气息,自己是多久没有感受到了。


  
  第二天起来,金感觉那个叫佩利的人紧紧地环着自己的腰,眼睛紧闭,还在熟睡中。轻手轻脚地将环着自己腰的手拿开,换好衣服,准备出门买点菜。


  背后的佩利睫毛动了动,微微睁开了眼睛。


  
  “这不是金吗?好久没来了呢。”阿姨熟悉的声音叫住了金,金尴尬地顿住脚步。


  “自从出事了,你可好久没来了呢。哎,看你,又不好好吃饭了吧,瞧你瘦的呀。哎,世事难料,你也不要在意那么多啊……”看见金的脸色越来越不好,阿姨的声音低了下去,逐渐沉默。


  “……阿姨,我先走了。”金勉强扯出一个笑脸,快步离开。
  


    “那个孩子真可怜。”


  “听说父母好像都死了吧?”


  “呀,真的假的?”

  “唉,他姐姐估计也不要他了,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听说一直照顾他的发小也走了呢。”


  “唉,真可怜……”


  ……


  金攥紧手里的袋子,像逃一样离开这个地方,仿佛背后有什么追着他。
  


  “啪。”


  金用钥匙把门打开,总算松了一口气。看见佩利站在玄关,盯着自己。


  “佩利,你怎么站在这里?”


  “……等你。”


  佩利睫毛微垂,有些落寞的样子,身后好像有条尾巴丧气的垂地。几步上前,抱住了金。金娇小的身体在佩利面前完全不够看,被完全笼罩在佩利怀里。


  手上的塑料袋落地,发出清脆的响声。金被吓了一跳,但是反应过来后,伸手拍了拍佩利的后背。


  一时间,房间是如此的安静,却又如此温情。


  良久,佩利才把金松开。


  “咕噜——”


  “……”有点尴尬。


  “我去做饭吧,”金扑哧一笑,又重新拎起袋子。今天本身起的就很晚,直接可以吃午饭了。


  金在厨房里忙活,佩利就一直跟着他,眼睛似乎就没有离开过金。金也任由佩利去了,手上飞速地处理着食材,以前自己和姐姐还有格瑞在的时候,都是自己负责大家的伙食来着。


  “尝一口?”金夹起一块肉,转身伸到佩利的嘴边,佩利愣了一下,迟疑地张开嘴巴,吃下这块肉。“怎么样?”金眼睛闪闪发亮,希望佩利能夸自己。


  “……淡了。”佩利傻傻地实话实说。


  “好吧,我加点盐。”金有些郁闷。加了点盐以后,自己夹了一块尝尝咸淡。这时佩利只手抓过金的手腕,张嘴咬下金筷子间的肉。


  “很好吃。”

  “是吗!太好了!”金的眼睛一下子就放出光彩啦,闪闪发亮,看得佩利脸颊有些泛红。


  
  上午还是晴天,但是吃过午饭后,雨又开始下了起来。佩利坐在窗户前,透过玻璃看着窗外的雨景,不知道在想什么。


  “吃完晚饭再走吧。”金的语气带上了一些祈求。


  “……好。”
  


  然后金教佩利怎么开电脑,怎么看电视,怎么玩游戏。佩利对这些完全没有兴趣,但就是喜欢看金认真和自己说话的样子。佩利喜欢把金圈在自己的怀里,把下巴靠在金的发旋上,眯眼小憩,而金也窝在他的怀里打游戏,缩成一团。


  
  春雨连绵,好几天都没停下来。


  金发烧了,也许是前几天淋得雨,这个时候才开始起作用。蜷缩在床铺上,白皙的脸颊烧得红红的,迷迷糊糊的睡着,嘴巴里喃喃着些什么,佩利听不清楚。


  佩利有些慌乱,不知道怎么办,手忙脚乱地找了毛巾淋了冷水后拧干。放在金的脑门上,焦急地趴在床边,像只担心主人的金毛犬。


  可金的温度完全没有退下来。


  佩利想了想,想要去找玄关处金挂着的外衣,那里面有金的钱包。


  “佩利!”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拉住佩利的裤子,像只小猫一样细细地叫唤着。


  佩利犹豫了一下,还是离开了。跑到衣架边,粗鲁当地找出一把钱,就开门跑走了。
  


  “别走啊……”


  寂静的房间里只有雨声和金细碎的呻吟。


  别走啊……


  别留下我一个人啊……


  撑起无力的身体,踉踉跄跄地走到玄关,看着关上的门,内心仿佛坠落了冰窟。


  因为高烧腿一软,跌坐在玄关处,喘息着,每一次呼吸都带着炙热的温度。身体上的炽热和内心的寒冷形成了对比。缩成一小团,抱住了自己的身体,金咬着下唇,寂寞的房间又恢复了冰凉。


  
  “嘭!”


  佩利暴力地踹开门,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外面的雨有点大,淡金色的长发被淋透了,紧贴着湿透了的衣物,汗水掺杂着雨水落下,打湿了地板。看着金蜷缩在玄关,红色的瞳孔紧缩。


  慌忙地抱起金,想要把他抱到床上。但是金紧紧抓住佩利的手臂,不让他离开。


  “别走啊……”


  猫叫一样的声音让佩利相当心疼,嘴唇动了动,讷讷地解释。


  “我帮你买药去了。”


  手上的白色塑料袋摇了摇,证实自己没有撒谎。
  


  “别走……”


  烧得昏迷不清的金似乎听不见佩利的解释,只是重复地喃喃着。


  佩利抱住了金,把金的脸放在自己的脖颈间。金通红的脸颊特别烫,佩利偏高的体温此时也显得冷了许多。


  “我不走,我不走。”


  佩利低声喃喃着,抱住金的手臂更加紧了,脸埋在金的发丝里,似乎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不要留我一个人啊。”


  
  “求你了。”
  


  “……好。”
  
  


  
  一辈子都不会走的。
  
  


  
  窗外的雨下着,淅淅沥沥;屋里的两人相拥着,用彼此的体温温暖着对方的内心。


   希望这雨,永远都不会停下。


  
  
  
  “被丢弃过一次的猫,再被什么人捡回的话,会乖得不得了。”


  “它害怕再次被丢弃。”


  
  ——————————end————————


  
  这一篇写的超有感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想吃好多佩金粮啊qwq


  求点评论嘿嘿嘿_(:з)∠)_因为自己挺喜欢这一篇的

评论

热度(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