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熙华]“我看你是嫌这身痕迹不够明显吧”(下)

Iris是帅气温柔好少年:

注意事项都在上一篇噢
————
刚睡醒就被吻得几乎窒息的杨敬华方想吐槽端木熙一大早的发什么情,眼睛对上那倒映着自己模样,柔情满溢的澄澈瞳眸。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说出什么来,可是...


端木熙你敢把搂着老子腰还色气地摸来摸去的手给拿走么!!!


或许又因为刚刚的吻让杨敬华回想起昨夜的情景,脸上不知不觉浮现一抹绯红。完全不敢直视而躲避着端木熙那温柔的目光,伸手推搡着对方放在自己腰间的手嚷嚷道


“端木熙你别一大早掐老子腰啊..”


“哟我就说杨警花你这二货怎么几天都旷课了,原来在这跟我们的阳冥司在卿卿我我啊。”


不知何时出现的寅哲正跷着腿坐在露台的栏杆上,一脸戏谑地看着床上两人。


被无端打扰而紧皱眉头的端木熙挪了挪身体将杨敬华遮挡住,不留情面地下着逐客令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我怎么就不能来了,我可是来提醒杨花花你个弱鸡受
不要忘了明天一模,看我这师父当的多尽职。”


寅哲的多次调侃成功使还在迷糊中的杨敬华瞬间炸毛,他挣开端木熙的手站在床上指着寅哲回击道
“你才弱鸡受你全家都弱鸡受!你只臭狐狸能叫对我名字一次么!都说了叫杨敬华不叫警花,看老子明天一模怎么把你打的跪地求饶!!”


然而这一次,寅哲并没有立刻给予回击,而是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杨敬华。室内陷入短时间的迷之沉默,杨敬华不禁疑惑,难道这只臭狐狸这么就词穷了?哈哈哈果然怕了老子!


正当杨敬华得意地还想补上两刀时寅哲突然捂着肚子爆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杨敬华你还说不是受,谁特么信啊哈哈哈哈哈啧啧我就勉为其难免了你明天的一模吧就你这个样子明天下不下得床还有待考究啊哈哈哈..”


杨敬华不解低头一看,首先入目的是端木熙那张堪比墨斗的黑脸。再看看自己,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这回真的是自作孽不可活。


套在身上的白衬衫只是松松垮垮地扣着一个扣子,大片白玉般的肌肤裸露在空气中,上面布满了深浅不一淫靡暧味的吻痕。浅粉色的乳晕上还留着一个浅浅的牙印,腰上更是被掐的红红紫紫的指痕,尽管端木熙的身影遮住了关键部位,但还是不难看出白皙细长的腿上也留有不少欢爱的印记。


一身被好好“疼爱”了的样子。


杨敬华的脸倏然苍白,又渐而变得羞红。还没等他做出反应,就被端木熙一把扯过被单裹紧摁倒在床上,杨敬华顺势缩进被子里内心仿佛奔腾过无数草泥马。


我去好羞耻啊啊啊啊啊居然被那只臭狐狸看光了以后老子还怎么抬头做人啊啊啊啊啊。


变成黑面神气场全开的端木熙已经站起身来,手中流转的灵力滋滋作响。他走到露台前冷眼看着笑得不能自拔的寅哲,低沉的声音透出一丝危险意味
“我说了,出去。”


寅哲感受到了那冷冰冰的目光悻悻合上了嘴,还没等他说上什么抬眼就被耀眼的灵力占据了视线。下一刻就被那股强大的灵力一把推下了露台,狼狈地落到草地上。


“我去端木熙你这小子越来越不像话了啊!”
然而回应他的只有大力关上露台窗户玻璃振动发出的声响。


端木熙拉上窗帘回头看向床上的“作死能手”,此时的
杨敬华正裹着被子一点点挪向床边,忽然脊背传来一丝寒意,顿了顿快速起身想要开溜。然而屁股还没离开床垫就被人连带着被子一把扯回床上压制着,杨敬华心里顿时内牛满面,这回真的是要做死了。


“我我我我刚才真不是故意的!哪知道你..啃得老子满身都是啊我发誓我才不是变态想给人看的!!”


杨敬华眨巴着眼想用真诚的目光讨好眼前这个愤怒到极点的人,然而端木熙冷若冰霜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危险的笑意,笑的让杨敬华不禁打了个寒颤。


“怪我?我看你是嫌这一身痕迹不够明显吧。”


端木熙一把扯过裹紧人的被子,连同把衣服上唯一扣着的扣子也扯了下来。白皙布满暧味痕迹的身体就这样倒映在眼神越发深暗的瞳眸中,指腹轻柔抚上杨敬华的唇瓣,说着轮廓一点点往下滑到胸膛,小腹,腰肌,引得身下人一阵轻颤。


“不是...端木熙我说一大早你别...”


然而端木熙直接无视了对方的哀求,用嘴堵住对方的唇,将未说完的话吞没在唇齿缠绵之间。再次把人吻到眼神迷离后将唇贴紧对方小巧的耳垂,轻轻舔咬着在杨敬华耳边说道


“没关系,那就再印点上去好了。”
——
一个不可描述的end
自己产粮丰衣足食(๑>؂<๑)下次估计要到市调研之后了吧...作为沉迷学习无法自拔的高三狗有脑洞然而手速跟不上很痛苦ORZ
女装+蒙眼好,还是+镜子好?

评论

热度(343)

  1. 怪卡Iris是帅气温柔好少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