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春风十里 不如前任暴毙

薛定谔的十六喵:

春风十里 不如前任暴毙




食用指南:




我是安吹,真的




我是安吹啊!!!你们信我啊!!!




春风十里,吹不动你




春风十里,前任暴毙




yeah!




本文含有大量安金雷金,以及少量瑞金嘉金




求粉丝求评论求红心求蓝手




对了,看这篇文的时候,有一首很何时的BGM:前男友的一百种死法




取了 @Messia 的梗




正文:


1。




金是在安迷修的怀抱中醒来的。




醒过来的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安迷修推开。他强忍着腰部的不适从床上坐起来,对着一片狼藉的房间陷入了沉思。




对了。似乎是格瑞打电话说雷狮要订婚了,然后自己独自一人跑去了酒吧,再然后……




金侧头瞥了一眼睡得正死的安迷修。




拿起台灯旁的手机,金熟练的输入了雷狮的号码。




“难得啊金,打电话来是因为我最近没回去寂寞了吗?”




雷狮不知道又去了哪里,嘈杂的音乐和女人问话的声音混作一团,听的人心烦。




“雷狮。”金扯了扯嘴角,原先的愧疚顿时烟消云散,“我们分手吧。”




“你被绿了。”




2.




电话那头的雷狮听到了之后,轻笑了一声,“就这么点事?我的时间很宝贵的,别没事给我打电话。”然后就把电话挂掉了。




金沉默的看着渐渐变暗的手机屏幕,不禁觉得好笑。




MDZZ




我居然会对这种人心怀愧疚?我脑袋是被门夹了吧?




“唔……啧……”




金发泄似得踢开了脚边的裤子,却因为扯到了某个不可言说的部位而疼得直抽冷气。




这时候,电话又响起,金强撑着那地方的不适,接起了电话。




“你刚刚说什么?”




是雷狮打来的。




3.




“什么叫我刚刚说什么,自己没听清楚吗,那我就再说一遍。”




“我们分手吧,你已经被绿了,比呼伦贝尔大草原还绿。”




电话那头早已经没有了重金属音乐和女人的声音,静悄悄的只能听到雷狮一片沉重的呼吸声。




每一声呼吸都带动着金的心跳,金的眼帘微垂,漫不经心的踢着腿。




毕竟和雷狮在一起多年,自己还是对他有些感情的。




“你把我绿了?和谁?”




“安迷修。”




电话那头的雷狮听到了金的话之后,开始很放肆的笑了起来,笑声里仿佛还带着嘲讽,嘲讽里带着惊讶,惊讶里带着玩味。




“等等,安迷修?你可别开玩笑了,就他那小子还敢和你做那种事?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金抽了抽嘴角,“雷狮,我没开玩笑。酒壮怂人胆,知道吗?安迷修好歹也是个男人。”




电话那头顿时沉默。




沉默。




沉默。




沉默你妹啊!你以为你是徐志摩啊!这儿没剑桥,你别给我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就在金等的要挂电话的时候,雷狮终于开口:




“我们……重来还来得及吗?”




电话那头的雷狮声音低哑,一腔低音炮性感又撩人,要是以前的金,估计这时候就点头啥都答应了。




可现在的金不一样。




重来?




噗。




重来???雷狮你怕不是石乐志哦??




金因为忍笑而牵扯到了某个不可名状的部位的伤口,他一边忍笑,一边抖,一边还要忍耐那个部位的丝丝疼痛,金深呼吸了好几下,才能好好说话。




“雷狮,你知道一句话吗?”




“什么话?”




“春风十里,下一句是什么?”




电话那头的雷狮稍稍吸了口气,然后像是略带期翼的回答他,“不如你?”




盒盒,去你妹的不如你。




“春风十里,不如前男友暴毙!”




4.




挂完电话之后,金只觉得心头一爽。




一个字:倍儿爽!




趁着这股热乎劲,他不仅把雷狮的电话移到黑名单,还删了他的QQ,屏蔽了他的微信,清理了所有有关他的皂片。




前任这种东西,当然是老死不相往来。




金记得凯莉是这么语重心长的对他说的。




只是金忘了,当初就是凯莉撮合他和雷狮的。




他做完这些后,关掉了手机,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




旁边的安迷修还在沉睡,胸口随着呼吸缓慢的起伏着,脸上还带着静谧的笑容,像是在做什么美梦一样。




……




金慢慢的贴近安迷修的脸,就在嘴唇即将碰到安迷修的嘴的时候,金如触电一般远离了安迷修。




我还是做不到啊!!亲不下去啊!!我真的不喜欢他啊!!!




好烦呐!!




金抓着自己的头发,内心的小人在大吼,一阵头脑风暴后,他的内心渐渐回归平静,然后开始捡起自己的衣服。




不喜欢也没办法,反正被上的是我,他应该没什么意见吧。




金在穿好了裤子衣服之后,坐在床旁边,拿起了手机。




安迷修还是抱着他的那个姿势,微微翘起的嘴角也告诉别人此刻睡梦中的人的心情。




感觉好象是我上了他然后拔屌无情提裤子就跑……




靠……




一阵罪恶感在金的内心涌起。




不对不对不对!




被上的是我,我有个屁罪恶感啊!




靠!都是雷狮的错!




5.




金拍了拍自己衣服上的灰尘,下楼付了宾馆的钱。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金一脸疑惑的看着前台的女生,她已经盯着自己的脸傻笑了半天了。




还一幅要流出哈喇子的样子,不仅时不时的搓手,还不断的眼睛向下瞄,像是在对谁发短信。




金这个架势有些熟悉,却一时间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到过。




“对不起,对不起,什么都没有!”




擦了擦自己嘴角的口水,前台的女孩子赶忙道了歉,给他办好了手续。




……




我想起来了,我上次见到别人这个样子,是雷狮和我啪啪啪之后,凯莉看着自己的样子。




“年轻就是好,可是也要节制啊。”




他还记得,凯莉在看到自己的时候,过来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还指了指自己的锁骨。




他之后才知道,那上面有雷狮留下来的吻痕。




……




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金对着路边停着的车的车窗看了看,果然在自己的脖子上发现了吻痕。




……




他好像一瞬间明白了为什么前台的小姐姐会看着自己一脸痴笑,他还白痴的以为别人对自己有感觉。




先是酒后乱性,后是被人看到。




我感觉我的名声毁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6.




金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




还要上班啊……今天……




脱下衣服,金看着自己身上的吻痕,默默的给安迷修打上了衣冠禽兽的标签。




安迷修啊安迷修,想不到你居然是这种人。




金一边洗澡,一边开始想,自己当初到底是怎么和雷狮在一起的。




他记得,那好像是大一的一个情人节。




那时候,他被雷狮追求了小半年,已经略微有了心动。




那天,看着满大街秀恩爱的情侣,散发着单身狗清香的金,接受了雷狮一起去撸串的邀请。




秀个毛线,不怕意外怀孕么,看着满大街的情侣,即将意外怀孕的金如此想到。




“你看今天是情人节,我也追了你这么久了,要不你就从了我算了。”




金看着用肉串做成的花,居然脑子一抽的觉得有点浪漫,然后抓起一根吃了起来。




“好啊。”




“味道不错,我能再来一根么?”




……




现在回想起来,金不觉得有毛线浪漫,只觉得自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智障。




太他吗敷衍了!自己居然就这样答应了他!




我是在想什么啊!




靠!




7.




“金,你还好吗?”




“我好得很。”




“那就好。”




好个屁,一晚上没睡,我屁股还疼呢!




妈的安迷修,你是打桩机啊!平常一幅性无能的样子,居然这么猛???




衣冠禽兽,衣冠禽兽!




“金。”




金的脸还没沾上桌子,就看到格瑞在门外叫他。




“格瑞……怎么了?”




格瑞看着他满面疲惫,用他的被子给他冲了杯咖啡。




“你和雷狮……怎么样了?”




金一听到雷狮二字就翻了个白眼,接过格瑞递过来的咖啡,喝了一口,“分了分了,昨天就分了。”




“你……还好吗?”




“好的很。”




如果屁股不那么痛就更好了。




靠!我居然还觉得对不起安迷修,我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




不对,和雷狮在一起到现在,我才和他分手,估计和雷狮在一起之后我的脑子一直都有问题啊。




有本事他也被日到屁股痛啊淦。




此刻的金,心如佩利。




8.




“金!”




“金!”




两道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金一脸懵逼的看着门外抱着鲜花的雷狮和拿着户口本的安迷修。




“我们和好吧!”




“我们结婚吧!”




????




哈???




“我会对你负责的!”




“我会对你负责的!”




金挑了挑眉,一脸佩利的看着这两个同步率百分百的智障,要不是知道他们都追过自己,他绝对会以为他们两个是一对。




略感头疼的金扶着额头,用手指指了指他们两个,“你们两个同步率这么高,在一起算了。”




拿着鲜花和拿着户口本的两人听到金的话之后,看向对方,然后同时喊道:




“谁要和他在一起!”




……




你们两个真不是一对吗????




9.




之后,金还是和安迷修在一起了。




反正嘉德罗斯和雷狮是恨得牙痒痒就是了。




格瑞?




他选择祝福。




毕竟金真的只把他当最好的朋友。




格瑞: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10.




“安迷修,我祝你春风十里。”




“恶党你居然会说这么正常的话,太不可思议了。”




“呵呵,你自己去问金是什么意思吧。”




11.




“金,春风十里是什么意思?”




“春风十里,不如前任暴毙。”




听到了金的回答,安迷修顿时觉得背后一寒。




10.




“恶党真是太恶毒了,居然诅咒你和我早点分手。”




“这有什么奇怪的。”金翻了个身子,打了个哈欠。




当初你雷狮对我爱理不理,现在我就要让你高攀不起!




安迷修从背后抱住了金,“我会永远都和你在一起的。”




金转过身去回抱住安迷修,把头搁在他的胸前,静静的听他的心跳。




“嗯。”




“我以骑士之名发誓!”




就算金在安迷修怀里,他也能想到安迷修一脸严肃的说出中二台词的样子,一时间不禁笑了出来。




“我知道,你不用说也没关系。”




“金,你真是……”




金用食指点住了安迷修的嘴唇,“毕竟,春风十里,不如前任暴毙啊。”




一时无言。




“嗯!春风十里,前任暴毙!嗯!前任暴毙!”




背后发寒的安迷修,坚定了要和金在一起一辈子的决心。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

热度(5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