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咎由自取(IasonXRiki《间之楔》同人)(六)

白马公主009:

(其实我挺庆幸的~还好这剧又古早又冷没人注意看~XD~本来我混其他圈装了大半年的正人君子,一朝遇到他就彻底暴露了本攻的抖S属性了~诶……?)





 


 别人家的宠物在忙着修眉、刮毛、磨腮、割双眼皮的时候,自家的宠物在练块儿——立卧撑、仰卧起坐、引体向上、拿着枕头练拳击散打。


Iason看着监视器里眼神犹如豹子一样的Riki挥汗如雨,心想是不是该考虑考虑给Daryl加个保护罩了,再让Riki这么练下去,家具那纤细的小身板可能禁不起Riki揍的。


 


“看来我要给Daryl准备一套甲胄,”一天他看着Riki在迎着窗口的阳光深呼吸劈一字马的时候说,“防止你哪天把他给打坏了。”


Riki正在缓缓压腿,这时候就抬头横他一眼:“省省吧,我可不像你——没事不会去欺负比我弱小的人。”


确实,Riki小小的身子骨里蕴含着惊人的爆发力,然而寻常时间里并不具有攻击性,他不会主动去揍Daryl(越狱的时候除外),但是被调教的时候就不一定了,他会挣扎,会大骂,会踢打,但是每次把Daryl打得伤痕累累之后Daryl依然会尽忠职守地进行他的义务。


 


“——因为我锻炼是为了有天能够揍你的!”Riki瞪着Iason说。


“哦~贫民区的杂种生命力很顽强嘛!”Iason傲慢地俯视着他,“不错,被折腾了几个月还这么有气力~我就喜欢你这个样子。”


“Iason大人,鉴于在开始锻炼之后Riki的精神状态已经好了许多——我觉得可以弄一套比较专业的器材来让Riki练习,”对于这两人日常性的嘴炮,Darly也习以为常,并且非常一本正经地建议道,“如果他把火气撒在沙袋上,就不会再把气力撒在我身上了。”


 


他答应了——反正又不急,Riki就算再练一百年一万年也打不过他。何况只要到了晚上,Riki还是一样被他调教的命。


 


夜间的Riki和白昼里的Riki完全不一样。


很惊奇的,他发现当他把Riki抱上膝头的那一刻起发生的骤变……好像是猎豹尖锐的爪牙一瞬间就被剥落干净,露出脆嫩柔软薄如蚕茧的内在。黑发的幼兽在他怀中哭泣颤抖,满眼通红、身子抖得像是夜风中的落叶。


“Riki……”他低声呢喃,抬起少年的下巴,一手轻轻拢在他胸前,让Riki注视着穿衣镜中自己的模样,尽可能用上他最温柔的、诱人的声线,“现在的你才是你最真实的一面,好好记住这点……不要忘掉……”他贴着Riki的耳朵,轻轻呵气、悄悄微笑——貌如天使,心如恶魔。


Riki整个人都变得柔弱起来,哭得更加厉害。


——看起来,Riki似乎很害怕他。


而Iason自己也能分辨得出自己每次触碰Riki所能引起的妙不可言的反应——像是火花在灼烧少年的肌肤,他所触及的地方都热烫惊人,在他怀中的Riki脸色嫣红得近乎病态……


 


 


然而到了第二天,阳光照亮那双乌黑如幽潭的眼眸的第一秒,那分裂出去的魂魄就在刹那间归位——愤恨、怒火、羞恼,Riki看向他大喊大叫、把手边一切能拿得到的东西都砸向他。暴躁得近乎凶悍。


“我要杀了你啊!”——这句话俨然成了Riki的口头禅,无论他是在白昼还是在黑夜,不论他是在愤怒还是在哭闹。


Iason坐在那儿,若无其事地撑着头,隔着防护罩,含笑欣赏这只暴走的小野兽失控的情绪,心里希望最好是Riki能够闹得筋疲力尽然后失声痛哭。


 


“露面舞会啊——Iason~”Raoul的电话不适时地响起,他皱起眉头,果断把它给掐断了。


知道,知道,知道~


露面舞会是吧——这不正在调教着呐,着什么急啊?着急又没什么用~还不如此刻尽情欣赏Riki的绝妙反应吧。


真是的,接二连三来催问,吵死个人了。


 


…………


 


每天都是在浑身虚脱的状态下醒来,恍惚视线里一片血色撕裂的天空,喉咙干燥,双耳嗡鸣,Riki想想自己要再这么被Iason玩下去只怕人就真的完了。


所以开始控制自己,不要把体力浪费在跟懦弱无能的家具吵架上,不要把气力浪费在跟Iason掐架上,反正这两样从来也得不到什么结果。


不要生气——愤怒是所有事件中最耗费他精神的一件。


不要因绝望而哭泣——再绝望也不会比眼下更绝望,哭起来的话 也实在不像个男人。


 


但如何又能熬过这令人崩溃、窒息的每一天,如何在看着自己一天天腐朽、堕落的时候还能保持清醒不会因为灰心绝望而尖叫疯狂?


他只能起来锻炼。


虽不能真的出现什么奇迹,也不指望哪天能够突然爆发成赛亚人爆了全Amoi,但身体健康了,心理状态也会好一些。看着自己的肌体在阳光下像是沐浴着雨露的幼苗渐渐成长,好歹也能有所安慰。


 


不生气了——生气的时候跟Iason拌嘴,多说两句反而会被对方五迷三道的逻辑给带歪了。


也克制自己不要砸东西——每次激怒爆发之后体力耗空,人比跑了马拉松还疲惫。这时候要被心血来潮的Iason抓起来调教就太可怕了。


 


是啊……眼下没有什么事物比Iason本人更令他恐惧了。以前那些事儿还是在夜间,现在Iason白天若是逮着空儿也会抓了他干,这令他错愕不已。然而时候Iason却故作严厉地指责他,舞会将近,他却一点准备的意思都没有,这才逼得作为主人的他不得不亲手来调教。


 


他很莫名其妙,不知道要具体怎么努力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儿了。这种羞于出口的事儿他也根本不想问。大抵作为下位者、作为宠物总是要承受上位者的主人的责难的,何况问了也不会让Iason放过自己。


白天的时候他不见Iason就分外清醒,狂野地把枕头当沙袋狠揍。他清醒、他独立、他能思考、他有力气——他想且一定能够在再次见Iason的时候把他揍扁!


 


然而晚间一见Iason他就惊慌失措。尽管那个金发贵族从来就不需要任何的酷刑,从来都未对他扬起一次皮鞭。然而那金发美人只要微微扬起优雅的脖子勾魂摄魄的一笑,那如花瓣一般美丽的芳唇微启吐露宛如毒药的字字句句,就已折磨得他痛苦不堪。


羞辱已经是对Riki最大的鞭笞。更何况他在Iason手里丑态毕露。


那人带毒的声息,从耳膜徐徐灌入大脑,咬住他的脑髓,让他骨酥筋麻。他手不能动、口不能言,灵魂都被Iason轻而易举地攫住,剩下肉体任他宰割。


 


怎能不恨他?!


剑眉倒竖,他飞起一脚踹出,把沙袋都踢得震天作响。


 


镜子里的自己已经比几个月前高了许多。


这是他头一次,在太阳下,主动地、自己打量自己。


却发现就连自己也不大认得自己了。


眼前这个眼神沉静而阴鸷的男子有着雕塑一般精致的五官,俊逸漂亮的轮廓已褪去了少年人的稚嫩圆润,在这个年龄中他那修长的身材可能过于高挑了,但好在比例匀称,整体是非常健康,甚至可以说足够性感。


“卖相不错~”他自嘲地想,“或许Iason哪天累了倦了还能把我卖个不错的价钱……”


他脸色微变,忽然想起第一次遭遇Iason的事,那时候是自己想要卖的。


记忆仿佛是一根针,狠狠地扎着他的神经,尖锐、刺痛——此刻他真的是无比悔恨那时愚蠢透顶的自己,竟然主动把这身子送给吃人不眨眼的恶魔……


恶魔……


 


谁又能挡得住那样的诱惑呢?


在看到Iason那样惊艳完美的容颜之后?在Iason那比阳光更刺眼的光辉之下?在看到Iason优雅得无与伦比的举手投足、在被他宛如天籁的声音神不知鬼不觉地勾走魂魄之时?


就算是在海中遭遇了塞壬的水手,也未见得能够比Riki更加凄惨。


塞壬只是用歌声迷乱了水手的神智,然后把他们脱向海王的宫殿。


 


Riki呢?现在他怎么沦落到如此模样?


 


羞耻、不堪、迷乱、堕落……暗夜之中的那个人恍惚是截然不同的自己,被毒蛇的毒液浸透了、咬烂了,从那腐朽溃烂的肉身上开出甜美剧毒的罂粟花……


……他扶着前额,脑子里有千百般奇幻诡异的臆想,却什么都整理不出来,头好痛,只要一想到Iason他就会这样,像是被阳光刺激到的穴居物种,失去了全部的反应,只能迫不及待地想要找个地方躲藏起来。


 


Iason回来时,意外地发现颓丧地靠墙坐着的Riki:“怎么啦?Darly没有给你把玩具带来?还是又犯了烟瘾?”


“我想……换了个人的话,大概会迫不及待地去舔你的脚心吧……”Riki阴沉着脸,闷闷地说,“为什么要找我呢?你这么美,这么漂亮,你只要一声令下,哪怕无端端要人去死,也有人抢着在你面前自杀的——只要你高兴。哪怕是用钱买,你也能买到一打驯服柔媚的宠物,为什么不那样做呢?”


他感到痛苦不堪,也不想去看Iason。


 


Iason完全不知道Riki在想什么——他们常常这样,面对面说着话,却往往互不关己,充耳不闻,从来都不让对方听懂也懒得让对方听懂。


这样的结果是双方都很郁闷,Iason就在夜间把白天的郁闷加倍奉还——那时候怀中的Riki被他扒了个干净,无论是灵魂还是肉体都在他面前暴露无遗,无处可逃,无处可藏。这样的亲近给他带来一种微妙的喜悦,Riki那发自灵魂深处碎裂的嘶喊声仿佛羽毛撩过他的身子带来一阵阵的兴奋,令他头皮发麻。


这是一种新奇的感受,最后他得出的结论是——欺负Riki会让自己很快乐。


 


于是Riki更加恨他了。





评论

热度(33)

  1. 怪卡白马公主009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