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耀金】爱情具象化

少楠:

1,短篇4800字左右,此文又名《美食的胜利》,《得厨艺者得金》,耀哥厨艺max设定get√
2,耀金无幼驯染设定get√
3,主耀金,副瑞金,微all金get√
4,耀金一见钟情设定get√
5,这是糖get√
6,人物归七创社,ooc归在下get√
OK?
GO↓


金看着满天飞的小物件不禁感觉到头痛。


『所以说这些都是什么啊!喂!』


金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可以看见一些奇怪的小物件跟在别人后面飞,比如说他发小格瑞的就是一盒milk,紫堂幻的就是一只小斯巴达,凯莉是一轮弯月加一颗星星,嘉德罗斯的是一颗黑色的小星星,雷狮的是一艘舰船(?),安迷修则是一匹彩虹小马(?)……连他自己都有,是一个矢量箭头。


金一开始以为是每个人不同的原力技能导致出现这些小小的物件的,但是当他询问自己发小时,格瑞的回答是:“有关心这个的时间,还不如多去练练级,白痴。”然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金对于这个答案无疑是不满的,但是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发小可以回答自己的问题已经很好了,但还是嘀咕了一句:“切,不知道就不要回答嘛!搞得自己很懂一样!小心以后找不到女朋友啊!哼!”


格瑞:我无所畏惧,你也不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直到他去问紫堂幻时他才知道这些奇怪的小物件只有他自己能够看得到!这件事也不甚了了,既然不会妨碍到正常活动那就不要管了就好,金是这样天真的想的。


然后更加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金发现他走到哪都会有不同的小物件砸在他帽子上,或者说只要参赛者出现在金周围,那些小物件就会从参赛者身边飞到金的身边围绕着他,从来没见过如此的超自然现象的金感觉自己受到了惊吓,简直多到不能呼吸啊!


那些小物件还一个劲的往他的小箭头上撞,看那架势简直就是要与他的小箭头融为一体啊。不过托这个的福,金每次都可以在任何参赛者发现他之前躲开他们,也避免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说啊!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啊!”


金一手托腮,一脸苦恼地看着在自己眼前飞得欢的小矢量箭头,另一只手抓住不断扭着的小箭头来回翻看,可就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要知道,金可是好不容易才从那堆小物件山中脱离出来的。


“不行!完全不知道啊!看来只能去问丹尼尔了,他是裁判肯定知道些什么!”金放开挣扎的矢量箭头,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


金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尘土打算再去刷一些怪赚取积分。刚走两步就看见一把苦无以极其之快的速度扎到了他的帽子上。


“woc!不是吧!还来!”金几乎是拔腿就跑,可还没跑出十米开外,就被钉在他脚边的真·苦无拦下了,金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就好像那几支苦无不是钉在泥土里而是钉在了他的脚背上一样。


『完了!碰上硬茬了!天要亡我也啊!』


此时金脑子里只剩这一句话。他全身冷汗直流,脑子里在闪过一瞬间的空白后,就立刻飞速运作起来,思考了不下十种的逃离方式,只想到了一种最为可行的方法。金发誓这是他用一生的脑容量才思考出来的方法,绝对奏效!


身后传来的悉悉索索的脚步声,那硬茬正一步一步逼近金,手上还拿了什么东西。金深吸一口气,在心中默念三个数。


『1,2,3』


就是现在!金就像突然脱力一般向前倒去。没错!在敌我实力不明确之前,不能莽,要先示弱,等对方放松警惕时快速估评敌我实力差距,再选择是迎敌还是撤退。


金骨骼清奇,他对自己的速度十分有把握,他打算在对方放松警惕时给TA一发矢量冲击,然后就跑。


可是金并没有感觉到脸颊触地时的冰冷,反而是一只有力的手揽住了他的腰,将他拉了起来,对方似乎在观察金的反应(并不),金就知道,现在要稳住!稳住!不能方。于是金也就很配合的闭着眼睛。


谁知对方比金还要淡定,就那么一直地揽着金的腰看着他。空气中弥漫出一种尴尬的气氛,饶是中二如金也有些撑不住场子了。


“噗!”


揽着他的手开始轻轻颤抖,对方似乎被金这可爱的反应给逗乐了。


『就是现在!』



金猛地睁开眼,像踩到毒蛇一样跳起来给了那个硬茬一下。


“矢量冲击!”


那人一时也躲闪不及,实实在在地挨了金的矢量冲击。那人连忙和金拉开距离,手上的东西也顾不得了,做出“停”的手势。金此时也终于看到了这个硬茬的容貌。


【每日打脸(1/1)】


一头蓝发,额前几缕被挑染成紫红色,旁边还有三个黄……什么鬼?紧身衣勾出实打实的耐看而不唐突的黄金比例的肌肉,外面穿一件白色外套,后腰上留出一块黑白条纹的……What!?


『woc!挑染杀马特!葬爱家族!嗯,还是个身材不错的葬爱家族。』



经过一番解释,金才终于明白自己面前的这个挑染杀马特没有恶意,只是去商店买完东西经过这里时正好听见有人奔跑的声音才过来看看的。



“什么嘛,原来只是我自己吓唬自己啊。对不起啊,还害得你挨了我一拳,我叫金,你呢?”金有些脸红,不好意思地捡起对方掉下来的袋子,然后他看见了几瓶染发剂。



『嗯,不愧是挑染杀马特,不愧是葬爱家族的人啊!』


染发剂:没错!又是我!


“神近耀。”


“嗯…神…耀哥,你有看见什么奇怪的东西在我周围吗?比如说小箭头,小苦无之类的……。金掂量了一下自己该怎样称呼这位神近耀,刚开口想要像紫堂幻一样直呼姓氏的,但是,这位小哥的姓氏略微奇葩啊,金斟酌了一下用词,决定称呼他为“耀哥”。



见神近耀表情一变都没变,金开始方了,道:“没,没看见,也没有关系,就当我眼花了吧,啊哈哈。”金尴尬笑笑,将视线转移到上方不去看神近耀的脸和那两个一见面就腻歪在一起的箭头苦无。金准备不再进行这个话题了,就看见神近耀轻轻地点了点头。



“真的!真的吗?你也看得见!我就知道!”金的眼睛里迸发出星星,选择性忽略了神近耀可能是跟着小苦无才找到他的事实。他一跃而起,继续追问下去,“那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可令他失望的是,神近耀摇了摇头,连小苦无都有些软趴趴的。



“这样啊……那耀哥我们一起去问丹尼尔吧!他一定知道的!嗯!现在就走!”金还没走上几步,就被神近耀给拉了回来。



“怎么了?难道你不想知道这个小物件到底是什么吗?”金不解地问道。只见神近耀指了指偏西的太阳,金就懂了他的意思。



“也是,这个点了,大厅也应该没什么人了,那只好明天再去了。呦!今天就在这里休息吧!”金有点可惜,小箭头也垂了下来。



“裁判球!你在的吧!有什么吃的可以买吗?”



“哦,(^∇^)参赛者金现在已经超过了饭点,已停止提供食物,亲~”可爱的兔子裁判球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出来,还照常恶意卖了个萌。



『这玩意还真是无处不在啊!』



“什么?还有这种规定?那…只能去打猎了啊。”



神近耀点了点头,决定不将自己的住房就在附近的消息告诉金。他摸了一把金的脑袋,示意他去弄一些可以吃的。神近耀摸他头的行为让金很不高兴。



“耀哥!不要摸我的头!我本来就在生长期,万一以后长不到一米八也像格瑞那样找不到女朋友怎么办了啦!”



不过这些话神近耀并没有听见,他已经离开金的身边了。要不是那支小苦无还在的话,说不定金都要以为神近耀抛下他自己跑了呢。




看着在自己面前飘来飘去的小苦无,金莫名的想要捏一把,来偿还神近耀刚才摸他头的血债。他一把揪住无辜的小苦无,就开始絮絮叨叨。



“不准摸我的头!本来就不高,这一摸又矮了怎么办?那个雷狮海盗团的佩利明明只比我大一岁,就比我高了31cm,这不是坑人吗!这是吃了激素长得吧!再看看那个大赛第一,比我小六岁还比我高2cm,这还让人活吗?比我高的就该去砍腿啊………”陷入埋怨中的金并没有发现他的小箭头和手中的小苦无开始变得少女粉起来。




神近耀的速度很快,去了大约十分钟就扛着一条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腿回来了。




“哇!好大啊!耀哥你是怎么办到的啊!这下有口福了!哈哈!”金的星星眼让神近耀很是受用。




神近耀为了保持肉的鲜味,随即立刻砌灶生火,给金弄了一顿简单的烤肉。非常熟练的剥皮去骨,那么大一块腿肉简单撒点盐和一些神近耀回来时路上采的不知是百里香还是迷迭香或是罗勒的香料及一些小小的酸果就够了。不得不说大自然真是天然的食材库。




肉本身的油脂在火的焙烤下渐渐渗出,多余的油脂顺着肉的肌理滴落在火焰上发出噼里啪啦的迸溅。神近耀又放一些有香味的树枝叶进火中,湿料和烈火共舞出“滋啦”的声响,从而产生的烟熏得烤的深红的肉边缘微微发黑。撕碎抹在肉表面的罗勒也微微卷边,松弛的肉在火的炙烤下缓缓收紧了自身变得紧致,肉也开始飘出香味,表皮变得脆而又不会看上去酥的掉渣,刚刚好。



咬上去很脆却很实在,有草木的清香,表皮最妙的还是那一点罗勒叶。又有一点点烟熏特有的焦味,水分由此被完全锁住了,将营养的流失降到了最低。肉内里则还是可爱的嫩粉色,生与熟的滋味在被牙齿攻陷后就被无所畏惧的舌头不断索取。肉深层次被盐打理的井井有条,很有嚼头,完全不会又干又柴。一点点迷迭香和百里香交织在一起的香料味。味道不会太重,有酸甜的汁液调和,因此明明是味道重的烤肉却可以吃起来如此爽口不腻口。




金吃过是赞不绝口。



“耀哥!看不出你厨艺这么好啊!我要是女生一定要嫁给你啊!”




神近耀:不用,现在就嫁给我吧。




在金沉迷于神近耀神一样的厨艺中大快朵颐时,神近耀的吃相比金要好一些,只是有些麻烦,他需要摘下面罩。在他将手指放在鼻翼边时,金意外地停止了吃肉,目光炯炯地盯着神近耀的脸。



『快点!好想看看耀哥的脸!』



神近耀自然是注意到了金火热的视线,他摘面罩的动作停了下来。朝金眨了眨眼,然后将自己的那一份推给了盯着他的金。




神近耀:不够吃?吃我的吧(⊙_<)



金:……(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拜倒在美食的裙摆下。默默接过神近耀的那一份)



『好可惜,好想看看他的脸。一定很美……不对!我在想什么呢!再说我又和他不熟,我都打了他脸,怎么还可以这么厚脸皮地开口问呢?但是,真的好想看看啊TAT』




金叹了一口气,低头乖乖地扒肉。神近耀在一旁看着他进食。接近尾声时,金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摸了摸自己吃得圆圆的肚子,瘫在神近耀腿边,感叹人生如此美好。突然神近耀拍了拍金的肩胛,他歪着头,朝金指了指自己的嘴角。




“耀哥,你,你是在故意卖萌吗?”



金明显误会了神近耀的意思,神近耀见沟通不能,轻轻摇了摇头,从随身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帮金擦擦嘴角的食物碎屑,还十分干脆地连金那吃得油光光的嘴也擦了个遍。



金愣住了,随后脸色爆红,一把夺过那块手帕,道:“我,我自己来就好了。”




此时两个小物件紧紧地贴在一块,分不开了。




吃饱喝足思淫欲(并不)金毫无睡意,便和神近耀用一种十分神奇的方式交流谈话,整个过程几乎是金一个人再讲,而神近耀听着。




“耀哥,你每天都用多少发胶啊?格瑞他每两天就要买新的发胶。”



“……”



“耀哥!你用的染发剂是什么牌子的啊,颜色这么鲜亮。我也想买一瓶绿色的送给格瑞,他一定会很喜欢的!”




“……”




染发剂:能不拿我说事吗?




“耀哥……你,喜欢吃甜食吗?或,或是会做甜食吗?卡…卡米尔……呼…呼…”



“……”



听着旁边的呼吸声渐渐平稳,且感觉到重量,神近耀就知道,金已经睡着了。此时神近耀的脸已经不再那么痛了,这个时候神近耀才能好好看看金的脸。




金的脸本来就比较白皙,在火光的映衬下镀上了一层暖金色,就像裹了一层枫糖浆,柔软的金发被火光转变成了夕阳色,头发有一部分搭在神近耀的肩膀上,和他自己深蓝的头发交织在一起。



神近耀看了一会儿,一把从身后的灌木丛中揪出一只在旁窥伺的裁判球。



“欸!∑|⊙д⊙| 神近大人我错了!请不要像雷德大人一样捏碎我!拜托,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人<;)”



神近耀丝毫不在意裁判球的讨饶,将裁判球的界面切换成类似于相机模式,放在腿上的手改为揽住金的肩膀,深蓝色脑袋与金色脑袋靠在一起,另一只手拿着裁判球做拍照的姿势,拍下了这难得的一幕。



与此同时,小箭头和小苦无也在发生转变。



……



“金你说这个啊,这个可以说是帮助那些不擅长表达自己的人更容易表达自己的东西。至于为什么只有你和他可以看见,也许是因为你们两个有缘吧。”这是笑眯眯的大天使长的答案。





『但是还是觉得在诓我啊!有缘什么的……』




金悄悄地看了坐在身旁的神近耀一眼,却发现神近耀也在看自己,黑底蓝瞳与天蓝色对视的瞬间,金几乎窒息。金一触及他的视线,又立刻收回了视线。金只感觉到自己脸上烧起来了,心跳也好像加快了,为了不让神近耀看到自己这副蠢样,金压低了帽檐。




连口袋里那块神近耀的手帕金都觉得像是揣了块烧成蓝色的铁一样炽热无比。



『有缘什么的,大概是真的,吧?』



『啊啊啊!格瑞说的没错,我就是个白痴啊!』



现在如果有人也可以看见这些小物件的话,就会看见有无数个由矢量箭头与小苦无融为一体的粉红爱心围绕在这两人之间。



『看在食物的面子上,就算是栽在你手里手里我也认了啦!(╯^╰)反正也不吃亏……』


ps.《爱情具现化》还有一个all金版本,不知道小伙伴们想不想看,我先申明不要太期待质量。

评论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