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嘉瑞金】我真特么不是O

对勾函数:

abo设定,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全篇有毒,不正经。
都说abo不开车就是耍流氓,于是我来耍流氓了,而且会将这个行为坚持到底。
嗯,我有信心【被拍飞】
秋姐性转,有部分秋金。
嘉瑞秋金全A设定
直球嘉预警
废话多,流水账,即兴作品,不喜勿喷
如果能接受,那咱走起——


在不知道第多少次被陌生alpha堵在楼梯间表白,金终于忍无可忍地伸手给了人家一个过肩摔。
“对不起,我是alpha,不搅基,谢谢。”
他说。


金从小就软,一头灿烂的金毛,一双明亮的蓝眸,眨巴眨巴看着你,就像只迷了路的小动物,让人忍不住总想着上手搓一把。
那时候,秋和格瑞的第二性别都已经分化了,俩alpha,超霸道总裁范的那种。
在金还没性别分化的时候就天天跟龙看着宝藏一样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护着金,谁来跟谁呲牙,生怕哪天他们一个不留神金分化成了omega,再被哪家不长眼的混蛋alpha给拐跑了。
别说他俩过度紧张,毕竟他们家金宝从小就好看,还喜欢朝着人笑,笑起来还像个小太阳,大院里百分之七十的人都对他心怀不轨。
另外百分之三十是不怀好意。
啧啧啧。
真烦。


说实话,没人认为金会分化成一个alpha。
包括上面提到的那个傻哥和傻发小。
金是在格瑞的怀里分化的,迷蒙着一双漂亮的天蓝色眼睛,柔软的金发被汗水浸湿,整个人看起来有点茫然,但好看,特别好看,好看到格瑞有点愣神。
别问我这俩老大不小的大小伙子为啥睡一张床。
我不会告诉你这是秋哥和格瑞石头剪刀布输了的结果。
在反应过来后的一瞬,格瑞飞快地松开了手,同时迅速收敛了自己的信息素。翻身下床,溜溜地后退。紫罗兰的眼睛东瞅西漂,就是不敢低头去看金。
金啥事没有地揉散了头发,从床上坐起了身子,小声地嚷了一句热。
格瑞的鼻尖开始弥散一股柔软的巧克力的味道。
很香,但不甜。
是黑巧克力。
带着不惹人注意的侵略感。
不能否认,格瑞不讨厌这种味道,甚至说,他喜欢这个味道。
闻起来不会腻。
但是,和自家发小混在一起混了足足十几年,格瑞非常明确现在的情况。
靠,老婆没了。


金分化成了alpha。
这是个悲伤的故事。


金是个alpha,骨骼清奇的alpha,能上树能下海,动手打人打的贼溜,被打也贼溜,上了擂台就跟打了鸡血似的,说撂翻就撂翻,管你是谁。
金到底是进了秋和格瑞的学校,军校,带着一身好闻软香的黑巧克力味。
也就是这个味道,加上金不愿争强的性格,总有那么一群眼睛不知道长哪去了的alpha以为这是个难得一见的宝贝omega。
管他和不合乎情理。
每天都有上面提到的那种生物在各种地点堵着金表白。


“对不起,你误会了,我不是omega,我是个alpha,真的是alpha。”
“渣渣你别拿这种借口糊弄我,我是认真的!我……我会对你好的……”
大哥,这不是你对不对我好的问题,问题是我是个a啊,和你一个性别的啊,我不搅基的啊……金缩在墙角真真想泪流满面,面前那个黄毛朝天看起来特牛逼的小伙是他们学校的NO.1,他不敢动手,也根本打不过。
“渣渣你不许急着拒绝我!也许我现在不太清楚如何和一个omega相处,但我会认真思考的!你……你……考虑一下我!”
金已经在认真思考该如何拉着这个二缺去中央军区医院证明自己的性别了。


嘉德罗斯是他们军校的NO.1,一个牛逼的a,挺单纯一小伙,每日的日常活动就是打架,打架,和打架。
逮到谁打谁,不过大部分时候是跟那个NO.2的白芦荟格瑞。
毕竟打别人也没啥挑战性。
但上回架打到一半,格瑞突然被一个怒气冲冲的金毛小子强硬地扯出了擂台,劈头盖脸一顿骂,分分钟给那头白毛都骂蔫,但格瑞那小子从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敢放声。
“又打架又打架!上回刚给你包好的伤口特么的又让你给挣开了!你就不能老实一点不让我操心吗?!今天这架不许打了!明天也不许!后天也是!不对不对,以后都不许进行这种私下斗殴!”
在嘉德罗斯眼皮底下,那个气鼓鼓的小金毛把格瑞拉走了,一个眼神都没给这位傲气的NO.1,说不受伤是假的,嘉德罗斯很悲伤。
而且格瑞那混蛋走之前给他的那个意义不明的眼神更让他窝火,似乎带着一种明晃晃的炫耀,以及怜悯。
我靠,你丫的有什么可值得骄傲的?有人管着你你骄傲啊!劳资天下第一,才不要人管着!
嘉德罗斯气闷,不爽,干脆利落地一脚踹废了擂台的栏杆。
灰尘弥漫之间,嘉德罗斯在铁锈味和泥土味的混合之中捕捉到了一种不一样的气味。
柔软的巧克力。
温和,醇香,不甜,但偏偏就是让人觉着好闻。
是黑巧克力的味道……
格瑞和他同为alpha,嘉德罗斯非常熟悉他的气息,毕竟在打架的时候,他们总会忍不住地释放自己的信息素针锋相对。
但那个面瘫的薄荷味冷的简直让他怀疑人生,天底下为什么会有这么难闻的信息素!
他当然不知道格瑞对于他的阳光味道也是这个评价。
那么这个黑巧克力的味道,就只能是那个金毛小鬼的了……
嘉德罗斯下意识地做了个深呼吸。
好香……
猛然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的小少年刷得红了脸,迅速环顾四周,嘉德罗斯把红透了的包子脸藏进了围巾,飞快地逃离了这个地方。


嘉德罗斯从来不认为自己会看上一个omega,然后心甘情愿跟他过一辈子,那些个不抗打不抗骂,一句不和哭唧唧的存在才不是他的菜。
就算他们有着好闻的信息素和好看的样貌。
嘉德罗斯不在意这些。
但现在,他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他看上了一个omega!好看好闻还能打的那种!
注意,是能打,不是能被打。
第二次看到那个小金毛是在医护病房里,那天集训,他们打了个群架,最后成功让进医护病房的人数翻了一倍,医务兵忙不过来,就从别的兵部拉人,小金毛似乎就是被强行拉来充数的,正巧被分到嘉德罗斯这床,也有可能是因为没人敢管嘉德罗斯这床。
嘉德罗斯确信小金毛记得他,因为这人上来就先给嘉德罗斯翻了个白眼,然后才认认真真地处理每一处伤口,他的动作刻意地放轻放柔,就像是在对待自己的珍宝,这种态度让嘉德罗斯意外地受用。
鼻尖萦绕的缕缕巧克力柔香更让人安心,在军校混了这么多年,嘉德罗斯第一次在不是自己领地的地方睡得这么安稳。
第二天一早,嘉德罗斯是被粥的香浓气息弄醒的,从外面进来的金发少年依旧穿着医务兵的白大褂,推着辆餐车,车上有盛好的粥和水煮蛋。
“我弄醒你了吗?”小少年不好意思地揉着头发,“对不起啊。”
嘉德罗斯向着被子里缩了缩,遮了遮自己有点发烫的脸。


他,恋爱了。
他确信。


但是当他去告白的时候,这个金毛的小子竟然用性别做借口!他是alpha?怎么可能!谁家alpha的信息素这么香软好闻啊!同性相斥知道吗?他要是alpha的话,他怎么可能一点都不讨厌他的信息素?
啧啧啧,这小子就是为了拒绝他才这么说的!一定是!


“别再去烦金了,他是个alpha,不可能会喜欢你的。”格瑞冷着张脸横了自己的刀,立在嘉德罗斯面前发出警告,顿了一下,他又加了个词,“永远。”
“哼!我和渣渣的事还用不着你来管!”嘉德罗斯长棒咣当一声砸上地面,挑出一脸的不屑。“他迟早会成为我的。”
格瑞的面色更加阴暗,握着刀的手紧了又紧。“神经病……”
没啥意外,他俩又打了。
私下斗殴,金明令禁止的那个。


格瑞喜欢他的小发小,这不是个秘密,有点情商的都知道,但金不知道。
他情商的技能点可能点错了地方。
似乎是从小时候开始,格瑞就已经喜欢上金了,经常靠着自己小孩子的身份跟秋哥抢人。
比起已经算是大人的自家亲哥和与自己年龄相差不大的玩伴,金更喜欢护着自家发小,所以基本上每次的抢人活动,秋哥都是哭唧唧的铩羽而归。
恭喜玩家格瑞成功获得一只软软绵绵可搓可揉的抱枕金。
金的睡相挺糟糕的,睡到半夜就愿意往格瑞怀里钻,细长的小胳膊小腿毫不在意地直往格瑞的身上撂,没啥力道,蹭一蹭还有点痒。
格瑞睡眠浅,金一闹腾,他就醒了。
一醒来怀里就多个宝贝,软的,暖的,他喜欢的。
格瑞不喜欢太过外露自己的情绪,但在夜晚,没有别人,他或许可以放纵自己,可以悄悄地,没人知道地ooc(划掉)稍微收一点福利的吧……
少年的手指缓缓攀上他怀里人的脸颊,轻柔地摩挲过那人的眉,眼,鼻,然后至唇。
他的宝贝的唇色是健康的淡粉色,在月光下透着些清润,手下的触感是柔软,而又惑人的。
被打扰到了睡眠,金皱了皱眉头,不满的发出了个鼻音。
格瑞迅速收回了自己的手,无声地叹了口气。
他不能过界。
至少现在不能。
不过没关系,他在怀中人的额头落下一个吻,只要他守着,护着,宠着。
这人,终归会是他的。


所以当明确自家未来媳妇变成了和自己一个性别的问题时,瑞哥崩溃的内心你们感受到了吗……


而且学校里还有那么个天天骚扰他家金,时刻准备搞事情的黄毛二缺。


“格瑞,你说我是不是该拉着嘉德罗斯进卫生间直接脱裤子给他看啊……呜哇!我哪里像个omega啦!我明明很有alpha的气场的啊!”
格瑞在金的旁边打着沙袋,听到金的话一个趔趄打偏了拳。
别,千万别,嘉德罗斯那个混球可不是什么君子,你这一出一整,我怕你不仅证明不了自己的性别,还可能把自己送到人家嘴里。
“不行。”
“啊呀呀呀!那我还是扯着他去军区医院吧!”
“身份证给他看了吗?”
“给了啊!完全没用啊!我不想跟他搞基啊!”
格瑞目光一侧,似乎从金的话里品出了什么特别的东西。
不想跟嘉德罗斯搞基?
似乎并不意味着金不愿搞基啊……
“要不然我去随便找个omega应付一下他吧,就告诉他我有女朋友了?我记得……凯莉是omega的吧……”
金极认真地思考起这个问题。
“不行!”
“不行!”
沙袋脱离挂钩,砸在墙上。
门脱离门框,砸在地上。
门内的格瑞和门外的嘉德罗斯对视一眼。
你丫为什么在这。
相看两厌的少年从对方的眼睛里读出了同样的意思。


“渣渣!我知道你是个alpha了!但是我告诉你!我不会放弃的!你也不许再拿别的借口搪塞我!”
嘉德罗斯伸手扣住了金的肩膀,再打一记直球。
格瑞在一侧把牙咬得咯吱咯吱响,努力控制着自己想揍人的冲动。


金是个alpha。
不想搞基的alpha。
目前正在努力练习过肩摔中,立志把学校里的NO.1和NO.2摔出脑震荡,最好把喜欢自己这件事摔出他们的脑子。


道路漫长,请加油。


end
最近在极认真地憋瑞金的鬼故事……
就想问自己你丫一写傻白甜的玩什么恐怖类。
别过多期待,因为你们可能会看到一篇写作鬼故事读作傻白甜的诡异文章
我只能保证一点,不会虐。
最后,我爱你们,谢谢支持!

评论

热度(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