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all金】《风》

墨君 看见我请打我一嘴巴并让我去写文:


食用说明:
☆全程意识流
☆人物ooc属于我
☆永远写不出自己心里想的感觉
☆现代学院paro
☆是个甜文,真的不虐,相信我,我从不开刀
☆“  ”人物说话,「  」人物内心


以上都可以的温柔的人请向下阅读↓


“又到了樱花开的季节了。”金撑着头盯着窗外那一个个待开放的花苞和一两朵耐不住性子已经开发了的粉红的樱花,他是这样轻声的说到。


不知道从哪来的粉笔头正中额心 击中了那光洁的额头。上课走神的小心思瞬间被拉扯回来。有些吃痛的摸了摸额头,漂亮的天蓝色的眼睛里映出的是讲台上老师苦口婆心教导他的身影。



金傻傻的冲老师笑了笑,随口说了一句“对不起”就又开始做自己的事情了。老师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开始他的授课。金伸出手将左手边的袖子撸起来,看了一眼表面上正“滴答滴答”走动的秒针
「还有十分钟」
还有十分钟就下课了。



有些无聊又有些心急的熬过那漫长的十分钟。下课铃即将奏响。



“叮——咚——”低沉的下课铃响了起来,像是远方天国的古钟正在被圣洁的天使神圣的奏响。



这是上午最后一节课的铃声,老师向往常一样又拖了一会堂。学生们都习惯了,安静的听着老师最后啰嗦的话语,唯有金在位子上不安的扭动,腿都伸到了桌子外面,准备随时走人。「唔真讨厌啊」



当老师宣布“下课”的那一下,金飞快的跑了出去。第一个冲出教室的人总是很受人关注,老师和同学们看了看已经没有人影的门口,像是了解什么内幕一样,无奈的与旁边的人相视一笑。



金飞快的奔跑在走廊上,越过一个个走动的学生,经过的地方只留下一阵风,每个同学倒是都见怪不怪了。



再急弯的地方,金实在没有躲的过去,狠狠地撞上了一个人。金一下子跌坐到地上,一边揉了揉屁股一边嘴上不停的说着抱歉。手胡乱的在地上摸索着,抓住掉到一旁的帽子迅速的扣在头上。感受到对方的怒气,他猛的一抬头



“诶嘉德罗斯,你怎么在这呀”金有些纳闷为什么嘉德罗斯会在这里,明明是他第一个冲出班级的。嘉德罗斯挑了挑眉,他已经习惯了金那与别人不同寻常的关注点,伸手拉了一把坐在地上起不来的金。



“嘿嘿谢谢啦嘉德罗斯!”露出洁白牙齿的天真的笑容总是容易感染人,“等会见了嘉德罗斯!下次会带巧克力饼干给你的!”说着就开始往前跑,还不忘回头朝嘉德罗斯挥挥手。



“又要去那里吗?”嘉德罗斯问到



“嗯!”金有力的声音回答到,虽然相比前面声音小了很多。



「这渣渣跑的真快」嘉德罗斯盯着金往前奔跑的背影,十分无奈的笑了。在金就要到达下一个转弯处时,嘉德罗斯才向前走了两部,朝那已经很远的背影叫到“记得带两块给我!”  模模糊糊中也能看见金好像对他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嘉德罗斯转过身又向回去的方向走了一会儿,抿了抿嘴,对着他的两个小跟班低声说了什么就离开了。



他说——
“你们先回去,我去看看他,那个渣渣很不让人省心。”



金跑呀跑,来到了格瑞的班级,停下来向窗内看了看,作为幼驯染的两人,从小就像连体婴一样十分默契,格瑞和金不约而同的看到了对方,金向以往一样热情的和格瑞打着招呼,格瑞露出一个浅的不能在浅的微笑算是回应。金早就习惯,格瑞能这样都是少见“格瑞!等会一起去吃中餐吧!!”说完金就跑走了,因为他知道格瑞一定会答应他的。



格瑞盯着金刚刚驻足的地方盯了一会,一言不发的将刚刚打开的便当又关上放进抽屉里,拿出书本安静的看着,一旁爱慕着他的女生失落的将她们为格瑞准备的爱心便当拿来回去,她们知道他们心中那完美的“格瑞大人”永远是最在意金的。



今天她们让格瑞吃自己爱心便当的计划貌似又落空了,经管她们就没有也不可能会成功。女生们哀声怨气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无精打采的吃着精致的午餐。



格瑞叹了口气,又将书合上,起身朝金奔向的地方走去。


「果然今天还是放不下心。」




金继续奔跑着,每向前奔跑一步就能看见来自不同的光线在勾勒他带着急促表情的的脸蛋儿。好像有些累了,汗水开始不停的顺着那柔软肌肤滑落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天气并不冷,所以看不见那呼出的温热的白色气体。他不能停下来,但是不知不觉中他好像已经跑到了高年级的楼层。
「只要穿过这里就快到了」
「好像快没时间了」



金突然被一把蓝黄色的戒尺给拦下,不用看他也知道是谁的,原地的跑着,气喘吁吁的说着“那个...安迷修前辈我...”



“金,在走廊上奔跑太危险了,撞到别人就不好了。”安迷修揉了揉金那一头柔软的金发,温柔的大哥哥正在履行他身为学生会会长的指责。



“唔对不起啦前辈!但是快没时间了!”金依旧在踮脚原地跑着。不好意思拒绝安迷修的好意憋的白皙的脸蛋都红了。



见着可爱的模样,安迷修也不自然的咳了两声,“再怎么样安全最重要,没事的金,一定能赶上的。”



“唔..唔可是..”也许是身边的人都像格瑞和嘉德罗斯那样,很少有人把温柔表现的这样淋漓尽致,金实在是不擅长对付想安迷修这样温柔的人。



一时找不到怎么回答,金有些手足无措,正准备就这样溜的时候,好像又来人了。



“哟!这不是金嘛?又要去那里吗?”一只骨感分明的略有一些粗糙的手搭上金的肩膀,那人笑的邪气也帅气。



金猛的回过头却差点和那人的撞上,不过只是鼻尖擦过鼻尖,“啊雷狮学长!”金对这动作感到害羞,从鼻头到耳尖瞬间染上了少女般的粉红。



朝雷狮身后看了一眼,他的团队果然也在。“帕洛斯学长,佩利学长你们好!”金眯着眼睛笑了起来,阳光打在这个笑脸上  有些耀眼。


「啊  是天使啊」



“雷狮学长卡米尔呢”
“我在这金”


卡米尔拉低了帽子,又将那鲜艳的漂亮的红色围巾扯高了些,才缓缓的从雷狮的身后走出。



“哇卡米尔你来的居然比我还快!”天然呆的金总是这样,十分吃惊于这些不重要的事情。
“因为按时下课了”卡米尔不擅长于金聊天,因为只要一对上那双漂亮的蓝眼睛他就无法冷静的思考。


“啊真好啊,真羡慕”金可怜巴巴的嘟了嘟嘴,好像身在自己所属的班级很委屈似得。“呀不好!我得走了!下次一起出去玩吧!学长们!!”终于记起自己的目的金再一次奔跑起来。


「没时间了」


“喂金!”安迷修还是很不放心喊到。
“好了好了没马的骑士,随他去吧,反正也阻止不了不是吗。”雷狮张扬的笑着,这是他一贯如此的作风,安迷修不满的朝他看去,但雷狮海盗团的他们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像是动漫里那偶像团体出场时的队形站好,一个个气焰嚣张切霸道。除了卡米尔以外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那海盗团一如既往的跃跃欲试的期待的笑。




“喂混蛋骑士,不想去看看吗”雷狮高傲的说着,像是狮子在主动激起对方挑战。“很担心吧。”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十分笃定的语气,是自信满满却嚣张不以的态度,经管他们自己也担心的不得了。




「反正最大的那块蛋糕永远是属于我雷狮的」




金倒也听从了安迷修的话,除了最开始离开时那十分快速的奔跑后,眼见能看见学校那个漂亮的温室花园,他也渐渐放慢了脚步。
「赶上了吗?迟了吗?」



金小心翼翼的打开温室的门,稍稍探进他那金毛的脑袋四处大量着,看见不远处熟悉的身影立马就毫不犹豫的钻了进来。他朝那皮肤黝黑  在细心照料植物的人喊到“银爵哥!!我来了!”



当门被打开时就知道金来的银爵,背着金微笑了一下,但转瞬即逝,装作才知道金进来的模样,稍有吃惊的道“金?你什么时候来的?”



“嘛刚来的!银爵哥你也太不小心了居然不知道诶,要是有别人偷偷的来了怎么办呀!当然我很小心的进来哥你不知道也正常哈哈”金将双手放在后脑勺处抱着,笑着活像个小太阳。



温室里当然是很温暖的,这个大花园里有这各种各样的植物,这些漂亮的奇异的植物都由银爵一个人在打理,它们沐浴着来自阳光来自温室里那暖黄色的灯的照耀,正茁壮的成长着。对于刚刚一直奔跑着的金来说这里面无非是比较热的,汗水浸湿了他里面的夏季校服,将秋季校服的外套脱下,就能看见他那白嫩的手臂。



他走到银爵的身边蹲下。看着银爵正打理着一朵还待开放的花苞,稚嫩的花苞是多么可爱啊,这个特别的花骨朵镶嵌着银色和金色的边,它那包含深情的姿态寓意着它渴望开放,展示它那优美的身姿。但是还差点,就差一点东西它就能开放了。



“为什么它还没有开放呢,银爵哥”金小心的抚上那充满力量的花苞,“瞧它多漂亮啊”



银爵没有说话,他摸了摸金的柔软头发,撩起金前额的头发,轻轻吻去那想要滚落下去的汗珠。“别担心会开的。”




金的脸一下子通红了起来,像是一朵娇滴的艳红的花儿,这可真是太刺激了,他从来没有想过待人冷淡的银爵居然会亲吻他,虽然只是额头。正当他沉浸在害羞中时,有一群人也进来了。




“那边的黑虫子你干了什么?”冲进来的嘉德罗斯危险的眯起眼睛,他怎么能允许自己的沉浸在别人的温柔里。这可能是他不知道怎么温柔对待金而在嫉妒吧。




“啧被抢先一步了吗”雷狮对银爵的做法感到嗤之以鼻,殊不知自己打的小算盘也和银爵这样无差。海盗团的佩利摩拳擦掌十分想和银爵比试比试,一旁的帕洛斯一脸幸灾乐祸的拍拍佩利肩膀笑嘻嘻的说着“去吧去吧,给我们海盗团减少两个对手。”但有些呆愣的佩利并没有听出这话的言外之意。




安迷修良好的骑士道精神告诉他现在要保持冷静,努力扯出一个绅士的微笑。格瑞一言不发的站在一旁,眼底的惊讶和失落一览无遗,这真是少有的表现。




“哇大家怎么都来了?”金很开心,他喜欢和大家在一起,他从来都不受外界气氛的影响,依旧很傻很天真的笑着,银爵缓缓的站了起来,也许是一直打理花朵而顿累了他站起来后也依旧把手放在了耀眼的金发上,有点像挑战,毕竟作为一个已经成年的男性,气势上无论如何也不能输给这群在他眼里还是毛头小子却一个个嚣张的学生。



“温室内禁止学生入内。”银爵想了想觉得自己刚刚打理完植物的手还没洗不是很干净,不能玷污那一头耀眼的头发,就暗搓搓的将手收回,还不忘用手背弹掸几下,这才真正将那念念不舍的手收回。



“那凭什么这个渣渣可以”自知理亏的嘉德罗斯虽然很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却也为了不失气场问了这个愚蠢的问题,有些不甘的撇了撇嘴。
“这是丹尼尔校长特许的。”



就算金在迟钝这么久的相处下来也多少知道一点他们为什么争吵,好笑的看着他们那无谓的争吵,不由得想笑出声来,终于一下没忍住他还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噗哈哈”金抱着肚子蹲在地上,清脆的笑声成功吸引的正在争吵的各位的吸引力,也打动了待放的花儿。“快停下争吵吧,可别把这漂亮的温室破坏了。”



“我啊最喜欢你们了。”



停下的他们面面相觑,被这让人毫无防备的纯情的告白弄得有些不自在,该脸红的红了耳尖红的也红,这种时候该说什么呢,各位都是高傲的人,谁也不会清楚的表达自己的喜欢。



「这也太犯规了吧」


被遗忘在一旁的花儿不甘心被遗忘在一旁稍稍将那洁白的镶着奇怪花纹的花瓣打开一点。这朵神奇的花是金的姐姐秋留给他的,是从遥远的地方带来寄送给他的,他将花儿的种子埋在这个学院里,由丹尼尔校长为他修建了这样一个温室种花。


听说这是【风的种子】。
听说风的种子极难得到。
听说这个种子承载了他姐姐对他深深的思念和无尽的话语。


这小小的变化无疑触动着金的心灵,金立刻又将注意放在的花上,一心一意的期待再一次的变化。“你们看呀,它真漂亮。看那小小的旋风孕育在这小小的花朵里,真是神奇呀。”



不知不觉其他人也围了上来,若现在还争吵和害羞才会是真正的愚蠢。他们不约而同,一心向着同一个人,然后说出了同样的话。


“别着急,有我们在陪你。”


金虽背对着他们,但是他们也能知道金他一定被他们感动的哭了出来,因为金他温热的泪水正在一滴一滴击打松软的土地。



他含着泪水笑了,笑的让人心动。
花开了,美得让人窒息。



小小的旋风包围了他,吹乱了他的头发,金色的发丝摇曳着,让人有些看不清他那带着小小惊讶的表情。
像是姐姐在对他述说着什么,温柔的令人沉溺。
风儿在每个人的耳边经管,大概是在对他们嘱托着什么,这应该也是秋的意思吧。



风儿即将远去,风不会停留在一个地方,当它渐行渐远时,金朝它喊了出来。



那是包含深情与感激与幸福的声音。


他说


“风儿,请告诉我姐姐”
“我啊  被人爱着呢!”





——End——
感谢您阅读至此
*文章写完没有做修改,如果有错别字,语句不当,用词不当等问题,让您食用不快,我表示抱歉,并希望能谅解。


*全程意识流  真的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回看后凭借记忆我应该写的是一个:金的姐姐秋死亡向,留给金一个种子,只要金真的找的能够让他依靠的人才能开放。然后年级虽然没什么特别重要的地方但是还是说一下吧,嘉德罗斯和金高一同班,卡米尔高一,与金不同班;格瑞高二;雷狮、帕洛斯、佩利高三,安迷修高三并且担任学生会会长;银爵成年大学生,主修动植物系  受丹尼尔邀请来兼职。


*想写出温柔的感觉但是明明尽力了却因为文笔不够没有写出心里想要的那种十分十分温柔柔情的感觉,真的很抱歉。


*虽然文笔并不好但是还是想要评论,想要进步。


最后再一次感谢您耐心阅读到这。

评论

热度(46)

  1. 怪卡已经是个垃圾的墨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