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all金/瑞金】龙与公主

杚鸟_极端金吹:


★不适火速撤离
★all金tag(很弱,瑞金主场,没有修罗场。
★龙金,大概童话paro??
★ooc我的,人七创社的,一切不适来源于我,请别怪人物,谢谢。
点文艾特 @Griffin.是个过气写手
其他还在肛qaq













那么就,go?















[一]


金是条龙。


他真的是条龙!
欲哭无泪的看着揪着他尾巴说他一点也不像龙的小家伙,金捂住脸,不知道做何感想。


“你看,你没有龙的鳞片。”
小小的银发[公主]扯了扯他,指着另一旁的雕塑,“你也没有龙的凶。”


“……龙不一定都是凶的,你看我就……”
“不对!你不是龙!”
小公主奶声奶气反驳他。
好吧。金又把抬起的头垂下捂住,感觉自己的龙心碎成一片一片的了。
早知道就不招惹这家伙了。


大概几日前,金来到了凹凸国,来寻找自己失踪已久的姐姐秋。她是条强大的银龙,金则是金龙。
龙也有等级划分,像是银龙,就是天生的战士。金龙……前期较弱后期大概就能雄起的。那种。作为一条金龙,金天生就……是人形。
金来到凹凸国第一件事并不是寻找一处作为龙的据点,而是找到一家饭馆,心平气和地同饭馆里的人谈天说地顺便吃吃饭。赶了很久的路,他很饿。
遗憾的是,由于他身上并没有凹凸国发行的金币,所以最后被误认为吃霸王餐,还被老板娘撵了出去。


金决定去赚金币。
虽然龙族的尊严都被他踩地上快碎了(……


然后他看到了一个告示,旁边还贴了照片。
那是一个小孩子,看不出雌雄,只能按照告示的[公主]所确定是个女孩。长得很可爱,就是绷着一张小脸,看起来怪严肃的。
【寻找能够使公主微笑的人】
后面的一串奖励金币让金有些微微吃惊。
地主家的傻女儿哟……


他随多数人一样揭了告示,随后被王宫的卫兵带去了王宫。面对面见到了告示上贴着的小公主。
小公主拍拍手让所有人都离开。
一龙一人就开始大眼瞪小眼。


小公主皱皱眉,“你不是要逗我开心吗。”
金恍然回应,“啊?哦,嗯!”


于是龙使出浑身解数想要逗公主开心。


结局无一例外都是——大失败!
看着金卖蠢小公主眼里还出现了疑似嘲讽的神情。
金一急。
龙尾巴就露出来了。


小公主:……
金:……


“如果我说我是龙……”
金挠脸打着哈哈,试图解释什么。


随后莫名其妙一龙一人就因为“我是龙”“你不是”的话题吵起来。
一直吵到开头那一幕。
金还发现这公主,哪是公主……明明是个小王子!
这算不算商业欺诈啊?!


瞧着金生无可恋地捂住脸一副“快让我去死吧”的颓废气质,假公主晃了晃脑袋,忍不住叹口气。
“如果你是龙……为什么还要来揭榜。”假公主紫水晶一样纯粹的双眼放在他身上,“龙会这么无聊吗?”


“其实……是为了金币。”
“……龙不是都很……”


金诧异地看假公主,“谁跟你说的?龙也是很穷的好吧。”
假公主不想说话了,感觉他对龙的认知在跟这个疑似假龙的家伙交谈中一点点碎裂。
“如果你真的是龙的话。”
紫水晶双眼荡开波纹,假公主面容清冷,不变分毫,稚嫩的语气中却出现了一丝颤抖。
“你会实现我的愿望吗。”



王宫当天,一条金色巨龙盘旋于顶点,掳走了王国的公主。国王从此一蹶不振,命令卫兵全国通告寻找到一个可以救回公主的勇者,奖励是可以当面向国王许诺一个愿望,任何。


[二]
“你真是龙……?”
格瑞不死心地又摸了摸那闪闪发光的金色鳞片,惹得化为原型的金龙一阵颤笑。他收回手,有些不敢相信龙竟然……?
他露出了迷茫的表情。
龙,在这位小小的公主(王子)的认知里,都是强大,贪婪,聪慧,拥有毁灭的力量。


金一看他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闷声吐出一口龙息,郁闷的开口,“我只是其中一条,其他龙没我这么友好的。你该感到幸运哟。”


格瑞一愣,点点头。
他的小手犹豫摸上金龙的头颅,硬的,没有人类金发时的柔软。他很认真地摆正了神色,一字一句郑重道。
“谢谢你。”


飞行中的庞然大物不知为何忽然剧烈颤了一下。


假公主真王子格瑞大概是龙掳走公主史来最安静最文静的一个。
金捂住脸。
不,完全不能比较,他掳的是王子。
虽然是格瑞自己要求带走他,但金还是觉得应该用掳走比较好,毕竟国王都是这么说的,他也要跟上节奏。
这时候格瑞就会不死心地又问一遍,金真的是龙吗。


真是够了本体都给你看过了你还在怀疑什么啊?!!


“……这个给小孩子喝真的没问题吗?”金拿着朋友塞到手里的酒桶,犹豫地确认,“你可不要骗我雷狮。”


名为雷狮的男人拍拍他肩膀笑得肆意又自信。“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这个可是好东西,大爷我一般不给其他人分享。”
说着,他忽然凑近了金的耳廊,呼出热气,扑到金的皮肤上。
“——我只跟你分享。”


金感动得猛地转身抱住了他。
“谢谢!雷狮你真是我的好朋友!”
雷狮:“……”
雷狮:“……不用谢。”
不管怎么说,好歹拥抱了,总比那些只看不动的家伙好。
雷狮在内心安慰自己,拳禁不住攥紧。没一会儿又松开。
躲在角落看的人差点笑岔气。


雷狮是金掳走格瑞后为了替格瑞购置一些正常衣服的时候认识的,是一个热情又帅气的男人,对金很好,很是照顾金。
雷狮的朋友个性也都很鲜明,或多或少跟金混的都很好。比如嗜糖如命的雷狮的弟弟卡米尔,类似军师一般存在的总喜欢骗他的帕洛斯,还有跟他一样喜欢吃肉的佩利。当然,少不了雷狮的死敌,自称最后的骑士的安迷修,金觉得他还是挺好的。


嗯……公主被掳走后揭王榜的第一个勇士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又放弃。
不用打架真好啊。金由衷的对安迷修这个人生出各种好感。他真是个好人。
这个时候格瑞一般骂他白痴。
金真的怀疑格瑞真的是皇族子弟吗?怎么骂人这么顺溜,而且连龙都敢骂。


总之,金拿着雷狮赠予的酒回巢,期间他连雷狮邀请留下来吃肉都没有答应。他觉得格瑞可能会喜欢这个玩意儿……啊虽然他的感觉没一次准就是了。
忽略雷狮在他坚决拒绝后忽然变得更锅底一般黑的脸,金的心情还是很愉快的。


“格瑞格瑞!我回来啦!”
收了龙翼金拎着酒快速跑进洞穴,踢开脚边的气球——他曾经以为格瑞喜欢带回来的结果被暴打了一顿——金欢快地扑到那边安静看书的银发青年身上,神秘兮兮地捂住他的眼睛。
“你猜猜我给你带了什么!”


格瑞:“……松开。”
青年的声音清冷,明明平淡地听不出情绪,又莫名让人感觉到了几分无奈和纵容。
金嘟囔着格瑞一点也不配合拿出之前雷狮赠送酒桶摆在他面前印有星星的桌子上——这也是他送的不过没有被打就留下了——开口:“这个,好东西来的!”
格瑞冷漠的表情崩了,黑了一半。
“这谁给你的?”
“雷狮。”看到格瑞黑脸金乖巧地回答。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酒。”
“……”
格瑞看起来都想再暴打他一顿了。
表情十分不好的格瑞看着一无所知的傻龙,几秒后叹了口气,接过酒桶,掀开盖子,凑到唇边灌了口。


金期待地问他:“怎么样怎么样!好喝吗……?!”
忽然压下来的柔软堵住了金龙喋喋不休的嘴。
辛辣刺激的酒水通过格瑞探入的舌头渡进金的嘴里,有些还不小心漏出流了下来,滑入格瑞捧着金脸的双手的指缝间。
金瞪大眼睛,被酒的辛辣呛到,立马推开格瑞锤着胸口剧烈咳嗽起来。
水蓝色的双眼都蒙上了一层雾气。
那旁的格瑞仍是清淡的面容,舌头伸出,舔了舔唇角,看的金一个愣神。格瑞做出了深思的表情,眼睛锁定着他,露出了类似猎人一般的目光。
“味道……还不错。”


金:……我靠?!!!


后来的肢体交缠,互相交换氧气,喘着气索求,颤颤巍巍手臂与洁白身躯交叠,侵入时的疼痛,电流一般的酥麻,牙印大大小小被盖章在金龙的躯体,青年王子覆盖时的温柔与动作时的粗暴。
“以后不要接受别人的东西。”素白手指钳着快要失去意识的金龙下颚,青年伸颈,吻了吻他的唇角。“你是我的龙,明白吗。”



end


真怕翻,这么隐晦应该……?
评论区要矜持,谢谢。:)

评论

热度(261)